Clubhouse為何成「過氣網紅」?話題枯竭暴起暴落

·4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2月一夜暴紅的語音聊天應用程式Clubhouse,過去兩個月又迅速沒落,成了暴起暴落的「過氣網紅」。

最近該應用即將推出安卓版,但鑑於其之前的大起大落,這回能否找到新的增長點,似乎也遭到不少質疑。作為曾經短暫成為兩岸三地華人交流的最直接平台,如今打開該應用程式,還在線的華人用戶寥寥無幾。

Clubhouse在2月初時,因為馬斯克等名人背書一夜暴紅,由於該應用採取邀請制,其他社交媒體上處處有人「求碼」,而一個邀請碼在ebay上,一度被炒到市價125美元;如今在eBay上可以花1美元便可買到。由於興起速度太快,中國當局還未來得及屏蔽,因此在短短幾天內有許多中國網友湧入Clubhouse,應用上出現了許多兩岸三地全球華人交流的房間,其中也不時看到一些名人身影。

「當時覺得真的是一個地球村、烏托邦一樣的」,住在紐約的華人用戶楊旻雯在2月初到3月中期間,每天會花費三、四個小時在上面,「以前很愛聽播客的,當時播客也不聽了」。她表示,Clubhouse有即時反饋和互動,「可以暢所欲言,而且可以很快得到很多人的共鳴」。

因為常發言,還在一些房間擔任主持人,因此她有近1000的粉絲,甚至連當時也沉迷Clubhouse的著名藝術家艾未未,也有追蹤她。一些華語房間常能看到她的頭像「在台上」(即發言區),大多是藝術分享、文化交流、跨文化觀察、政治話題等。她表示有時也會去英文的房間,聽一些情感類話題或社會種族議題等,「感覺他們更有組織性、更有秩序、更有禮貌」。

中國當局在2月8日對Clubhouse封鎖,雖然切斷了華人用戶一大來源,但也在短時間造成更多中國用戶的好奇心,一時間已註冊的帳號賣得更貴。但好奇心驅動的潮流,畢竟難以持久,更何況互聯網時代,人們的好奇心轉移得更加迅速,封鎖後大約持續了一周左右,中國社交媒體上便無人再談此應用了。

不過Clubhouse在海外華人中熱潮又持續了幾周,由於「被牆」,因此許多的房間討論中國政治、新疆棉花等話題,吸引了一些海外華人群體。

但無論華語或英文房間,話題似乎很快出現枯竭,用戶開始減少,這兩者的互相影響形成迅速衰落,一些名人也開始離開平台。即使有人組建一些看似有趣的主題房間,在線人數能超過100、200人已算非常成功,和高峰期一個房間動輒幾千人時的盛況,已不能同日而語。

洛杉磯一位華裔設計師Y也在用了沒幾天後不再打開了,「魚龍混雜,全是attention seeker(尋求他人關注的人)」。他常去英文房間,中文房間也不時逛一逛,他表示許多用戶自我介紹裡頭銜就寫一大堆,令人反感,而房間裡交流的也是沒有什麼有用的信息,太浪費時間了。

「大概到3月中,發現沒什麼感興趣的話題,慢慢就忘了」,如今楊旻雯又回歸了播客,幾乎不再打開Clubhouse。「留下來的就那幾個老面孔,沒話題找話題維持熱度」,她表示,很多話題根本是「硬熬出來的」。而那些一開始吸引了許多用戶的名人,大眾對其一樣有疲憊感,「覺得乏味」。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蓋茲為慈善自願辭微軟董事?傳是與員工鬧緋聞
CDC鬆綁口罩/公布數據:輝瑞、莫德納 保護力94%
5年前起攀升 美駐外人員「神秘腦傷」 已逾13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