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TPP: 中國及日本福島食品進口禁令恐成台灣「入群」障礙

·9 分鐘 (閱讀時間)
Representatives from CPTPP countries signed the rebranded Pacific trade pact in March 2018
CPTPP的前身是《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奧巴馬時代曾力推圍繞美國構建的TPP,其中有部分為美國量身定制的條款。整個協定也被視為對抗中國經濟崛起的產物。

中國和台灣相隔不到一周先後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CPTPP),引發對海峽兩岸借該亞太貿易協議角力的關注。

也有分析認為,台灣欲借力CPTPP擺脫過於對中國市場的依賴,但台灣對日本福島五縣食品的進口禁令成為其「入群」的另一障礙。

台灣中研院副研究員吳建輝對BBC中文說,加入CPTPP是台灣政府長期推動的政經戰略目標,但能否解禁日本福島食物進口,是目前台灣加入該機制的最大挑戰。

「如同過去馬英九,為了加速與中國區域整合,推動台灣加入ECFA及修改服貿條例,引發太陽花運動,蔡英文在推動台灣往太平洋區域整合,加入CPTPP,也會遇到政治挑戰,」他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coDOEzeKjI

CPTPP:兩岸角力新戰場?

台灣上周三 (9月22日)宣佈正式申請加入CPTPP,使用的名字與其在世界貿易組織(WTO) 的相同: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TPKM)。 這距離中國宣佈申請加入該協定不到一周。

日本國際教養大學(Akit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中國研究助理教授陳宥樺向BBC說,加入CPTPP需要與其他11個會員國做事先的階段性協商,包含對於國營企業的補貼、智慧財產權(知識產權)、數據儲存等問題這些中國都尚未解決,而輪值國日本,對於遵守規則向來很要求。 「北京急著在此刻送件申請,目的大概是想讓台灣的申請複雜化,」他解釋。

也有台灣輿論猜測,CPTPP是否會循WTO「先中國,後台灣」的模式。當年,台灣在1990年即申請加入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也就是WTO前身。

但在國際政治現實下,除了不能用台灣或中華民國名義加入外,台灣也要接受WTO「先中國、後台灣」的共識 。

2001年12月,中國加入WTO之後,一個月後,台灣也順利入會。

但吳建輝分析稱,WTO模式的本質是美國柯林頓政府強力游說國會,讓中國以發展中國家身份加入,但CPTPP(前身TPP)創立本質則是在抵禦中國,兩者戰略目標相去甚遠。

由11個亞太國家在2018年簽署的CPTPP是該區域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機制,覆蓋了約5億人口,和13.5%的全球經濟。而CPTPP的前身「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原本是由美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 ; 歐巴馬)在任時期創立,被外界判定為當時其「回到亞洲」戰略的核心,目標之一是為抗衡中國在印太地區日益增加的影響力。

前總統特朗普上任後不久(2017年1月)以保護美國勞工為由退出TPP。TPP於2018年重整為新組織「CPTPP」。

根據台灣官方數據,CPTPP多數成員國是台灣的主要貿易伙伴,佔島內國際貿易的24%以上。2020年,台灣對中國出口(含香港)達到1514.5 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佔台灣總出口值43.8%。

https://twitter.com/iingwen/status/1440902548613783558?ref_src=twsrc%5Etfw

香港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認為,缺少歐盟和美、中三個全球最大市場,CPTPP一度被一些國家視之為改善本國貿易環境、打破大國壟斷的出路。 「但也隨著兩岸先後申請加入,而變得更微妙。。。 這一役,對中國而言並非志在必得,而對台灣未來的國際空間卻非常關鍵,」他說。

台媒新新聞雜誌亦訪問台灣經濟部高層稱,原本台灣評估認為,北京對於申請加入CPTPP並不急切,原因是CPTPP對勞工人權及網路資訊透明等要求頗多。 因此台灣認為,北京至少會等到明年,由與中國關係友好的新加坡擔任CPTPP輪值主席國時才申請加入。但中國突然宣佈申請加入CPTPP,讓台灣經貿高層感到措手不及。

民進黨立委蔡易餘,在周一(27)質詢台灣經濟部時質疑稱,北京搶在台灣之前申請加入CPTPP,他懷疑是經濟部內部消息走漏至中方,呼籲經濟部進行調查,部長王美花則表示不予置評。

澳洲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迪告訴BBC中文,兩岸相繼提出正式申請,但實際上,短期內取得入場卷都有很高難度。「譬如, 北京申請即刻面臨澳洲政府反對,除非中國停止對澳洲的經貿制裁,不然澳洲不會同意。對台灣來說,好處是經濟上是尋求貿易風險多元化之舉,以期開拓中國之外的市場,但是難度同樣極高。」他說。

吳建輝則提及,除了擺脫對中國單一市場的依賴,對台灣另一重要的議題是CPTPP規範的需保障外籍漁工,對於台灣改善外籍漁工時常遭台籍僱主虐待的人權問題有所幫助。

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引發海嘯,巨浪翻過海堤衝擊福島第一核電站。
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引發海嘯,巨浪翻過海堤衝擊福島第一核電站。

核心挑戰:日本福島食品進口禁令

台灣政府在中國之後提出申請也遭致批評。台灣政論家陳嘉宏撰文稱「蔡政府如此憂讒畏譏,不敢決斷,其實正是它面對公投始終左支右絀。」

這裏指的公投,便是針對台灣是否解禁開放日本福島五縣的食品入台。

由於2011年,日本東北大地震引發海嘯,造成福島縣核電廠幅射外露,許多國家當時開始禁止福島周遭農產品食物加工品進口。然而,311核災10年後,至今全球至僅剩中國(含港澳)與台灣未開放福島5縣市農產品,韓國是部分開放。

日本過去曾直接向台北表態說,對福島食品及農產品進口解禁與否是台灣申請加入CPTPP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2018年11月,由台在野黨國民黨提案的「反核食公投」通過,該公投主要內容為在兩年內「維持禁止進口日本核災地區食品」。同年12月,時任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曾表示:「因為台灣限制日本福島食品,將無法參加CPTPP, 日本亦不排除在世貿組織內提出爭端解決。」

該公投案在2020年底已屆滿,失去對台灣行政部門的強制拘束力,但蔡英文政府目前尚未有行動。

長期研究國際貿易仲裁的吳建輝向BBC解釋稱,為了與美國貿易談判,在放寬美國「萊豬」進口限制上,蔡英文強勢主導,投注了極大的政治資本; 為了加入CPTPP,在福島食物進口方面,蔡英文勢必需要面對台灣內部的政治壓力,沒有多少迴旋空間。吳建輝說,雖然他認為在法律和科學上已沒有正當理由禁止福島食品,如同「萊豬」進口,在台灣持續引發激烈對立。但他預計至少要兩年後甚至是蔡英文離任後,台灣能正式進入CPTPP。

評論家陳嘉宏撰文稱: 「台灣人不能一方面想加入CPTPP,另方面卻又製造貿易壁壘;不能每逢鳳梨、釋迦、蓮霧被中國禁了之後,就想著日本市場可以胃納,卻又抵死不肯讓福島食品進口。 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進程早已被民粹的公投拖慢,CPTPP是最後的機會之窗。」

然而,宋文笛則說,此刻申請同時也讓蔡英文政府能製造「外部壓力」 (gaiatsu),推動內部經濟治理的改革。 「也就是拿 CPTPP 的外部壓力當借口,要求台灣內部共度時艱」。

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朱松嶺向港媒「大公報」表示,兩岸在CPTPP在博弈「恐怕是美、日打台灣牌的延續,
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朱松嶺向港媒「大公報」表示,兩岸在CPTPP在博弈「恐怕是美、日打台灣牌的延續,

「一個中國」原則?

儘管美國已退出相關協定,但總部在華盛頓的美台商業協會(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對台灣的決定表示歡迎。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以及之前參加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的4名候選人都曾表示歡迎並支持台灣申請加入CPTPP。

研究中日關係多年的陳宥樺說: 「比起中國,日本比較可能會讓台灣參與CPTPP,畢竟台灣已凖備多年,漁業法、農藥管理法、專利法都已針對該組織進行修改,與其他成員國完成了事先的階段性協商。至於福島食品的問題可能會留待台灣入會後,以雙邊協商來解決。」

不過,台灣的申請遭致中國嚴厲的抨擊及反對。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記者會上稱: 「堅決反對任何國家與台灣進行官方往來,堅決反對台灣地區加入任何官方性質的協議和組織。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地區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個中國』原則是公認的國際關係凖則和國際社會普遍共識。」

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院朱松嶺向港媒大公報表示,兩岸在CPTPP在博弈恐怕是美、日打台灣牌的延續; CPTPP在日本的主導之下,對中國大陸的申請很不利。美、日唆使台當局趟CPTPP的渾水,中國大陸要警惕。」

中國廈門大學台研院副院長張文生也向大公報表示說: 「CPTPP是具有官方性質的國際組織,台灣當局若想加入,首先必須符合『一個中國』原則,必須要得到中國政府的同意。」

一般來說,接納任何新成員需要該協定的11個簽署國一致同意,但其中馬來西亞以及汶萊兩國仍在CPTPP觀察會員階段,尚未有投票權。

美國華府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研究員波靈(Greg Poling)在推特中發文稱,汶萊跟馬來西亞是最容易受到中方施壓的國家,南美的秘魯以及智利才是將來台灣能否入群的關鍵。

陳宥樺解釋說,在美中對抗的大背景下, 日本扛起了在本質上排斥中國參與的經濟國際組織的CPTPP。「換言之,一個沒有中國的CPTPP對日本的經濟安全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從日本的角度來說,它可能不會偏好讓中國先參與,至少不是馬上。」

「但新成員能否參與CPTPP是由共識決定,不可能日本一國說了算,」他補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