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事實核查:中國靠貸款敲詐非洲?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有一點是無可辯駁的:沒有中國的項目、投資和貸款,今日非洲許多地方的發展將會截然不同。除了斯威士蘭外,中國通過其國企在所有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都直接參與和資助大型基礎建設項目。至於貸款的條件為何,外界眾說紛紜。德國之聲對幾個傳言進行了事實核查。

傳言1:當借款方無法還款時,中國會獲得基礎設施?

今年三月,肯尼亞政府不得不出面澄清:即使該國無法如期償還超過32億美元的貸款,該國的重要經濟港口蒙巴薩港也不會落入中國手中。

肯尼亞利用中國貸款建設連接蒙巴薩港和首都內羅畢的鐵路。基於各種原因,通過這條鐵路線運送的貨物比預期要少,尤其是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的收入銳減也危及了還款計劃。

這不禁令人想起斯裡蘭卡的漢班托塔港:當年斯裡蘭卡向中國貸款興建這個貨運港口。2016年,斯裡蘭卡政府陷入財政困境,於是將漢班托塔港租借給中國招商局集團99年。漢班托塔港於是被視為中國債務陷阱的前車之鑑,但這種說法目前遭到駁斥。

南非國際事務研究所(SAIIA)中非關系研究員範斯塔登(Cobus van Staden )表示:“目前我所知的各種研究,結論都是不存在這樣的債務陷阱,甚至在斯裡蘭卡也沒有。情況並不是中國插手介入後就把某國的機場沒收了。在非洲或其他地方都沒有這樣的事。”

在2000年代,一些貸款是以原材料做抵押,例如安哥拉石油。但並未發生抵押物被沒收的情況。範斯塔登指出,原物料如今不被作為擔保之用,因為中國目前從世界其他地方獲取更多原物料。

結論:傳言1是錯誤的。

傳言2:中國比起其他出資方是否更不依不饒?

贊比亞、乍得和埃塞俄比亞這三個非洲國家因為新冠疫情陷入經濟危機,正在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進行債務重組談判。贊比亞的問題尤為緊迫,因為該國在11月就將無法還款。高達30億美元的歐洲債券的還款期限將至,而且與債權方無法達成共識,破產已是無可避免。中國開發銀行則在不久之前提供贊比亞一點喘息的空間。

範斯塔登表示,歐洲債券方面的問題更為常見。“事實上,比起中國方面,有更多的先例是歐洲債券的債權方向有關政府提起訴訟,要求獲得國有資產。”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所(CARI)的阿克爾(Kevin Acker)認為,中國相對溫和的態度有其原因:“中國向非洲國家提供貸款的一個重要驅動力是將自己確立為發展伙伴,並施加政治恩惠。這樣的恩惠反映在他們承認中國而非台灣。此外,這也是為了支持中國在聯合國等多邊層面提出的倡議。”

結論:傳言2是錯誤的。

傳言3:非洲國家是否必須遵守與中國簽訂的秘密條款?

今年三月,德國和美國研究人員發表了一份關於中國貸款的研究,標題是:“中國如何放貸:與外國政府簽訂的100份債務合同的罕見調查” (How China Lends: A Rare Look into 100 Debt Contracts with Foreign Governments)。內容寫道,中國近期越來越堅持秘密條款,甚至否認交易的存在。

範斯塔登表示:“中國堅持保密的原因僅僅是因為中國習慣保密。它不是一個特別會公開處理此類事情的國家,也不是系統透明的國家。” 專家發現,西方國家的債務重組平台“巴黎俱樂部”致力於透明公開,但其成員之間的一些雙邊協議也非常不透明。

範斯塔登指出,非洲國家可以通過提高貸款協議的透明度來改變游戲規則。阿克爾也持相同看法:“這些秘密條款的影響力只在國家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如果一個國家的法律規定必須披露協議內容,那麼公開協議就不違反條款。” 他以喀麥隆為例稱,該國建立了一個統整與中國所有貸款協議的數據庫。

結論:傳言3部分錯誤。

傳言4:新冠疫情是否導致貧窮的非洲國家更依賴中國?

中國經濟在去年經歷了第一波新冠疫情後便迅速恢復運轉,而其他國家則花費更長的時間遏制疫情。中國因此在外貿以及非洲市場上取得了一定優勢,但並沒有因此建立進一步的貸款依賴。相反的:據CARI數據,2019年新冠疫情爆發前,中國在非洲僅發放了36筆新貸款,遠低於往年。

“中國能輕易為高風險、低收入國家的大型項目提供貸款的時代正慢慢終結—類似的事情現在肯定暫停了。”阿克爾如是說。如果這些國家無法還款,對中國銀行而言也將成為問題。

範斯塔登表示:“這並不一定意味著中國會離開這個領域,中國還是一個重要的信貸方。但是其他來自中國的參與者正面臨商業銀行、私人投資者及其他群體的競爭。”

無論新的貸款情況如何,依賴性依舊存在:舊貸款將會到期,而受到新冠疫情削弱的經濟體可能會像贊比亞一樣依賴債權人中國的善意。

結論:傳言4部分正確。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David E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