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發現全球Messenger總語音流量50%竟來自柬埔寨?查了兩年原因才曝光

·7 分鐘 (閱讀時間)

根據Facebook吹哨者弗朗西絲·霍根公佈的內部文件,外媒意外的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在2018年,Facebook的團隊遇到了一個難題,他們發現柬埔寨使用者佔Messenger語音功能全球總流量的近50%,但這家公司卻沒有人知道原因。

根據Rest of World報導的內部文件,一名員工為此想要進行一項調查,懷疑這是否與識字率低有關?然而,這個想法似乎不是那麼正確。

而後,在2020年,Facebook因此催生了另一項研究,調查的對象為音訊使用量大的國家的使用者。令人驚訝的是,答案跟Facebook的關係不大,而是跟高棉語的複雜性有關,以及使用者如何將科技應用在Facebook從來沒想到的方向。

在柬埔寨,從嘟嘟車司機到總理洪森,每個人都喜歡發送語音訊息(在此指錄音後發送的語音訊息,而非即時語音)而不是文字訊息。Facebook的研究顯示,雖然也有其他地方也會使用發送語音訊息,但柬埔寨用的人最多。

在這項研究中,包括來自多明尼加共和國、塞內加爾、貝南、象牙海岸的30名使用者以及柬埔寨人。其中,87%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習慣於使用語音工具,來發送跟他們應用程式上設置的預設語言不同的語音訊息。事實上,他們這樣做,不光是在Messenger平台上,還有在Telegram以及WhatsApp--調查對象中最受歡迎的平台。

為什麼呢?主要的原因之一是,打字輸入對他們的情況來說太難了。

高棉語屬於南亞語系孟-高棉語族。在柬埔寨,約有1300萬人以高棉語為母語,約100萬人以高棉語為第二語言;在泰國、寮國和越南也有約200萬的使用者,以當地高棉人為主。

以柬埔寨的情況來說,並沒有一個簡單的方法可以輸入高棉語。雖然高棉語Unicode很早就被標準化了,但在2006年至2008年間,鍵盤本身卻有技術上的困難。第一個高棉語電腦鍵盤的開發者面對到的問題是,如何把該語言的74個字符對應到鍵盤上,這是世界上所有文字中需要用到數量最多的輸入字符。

這顯然是一項艱巨的任務。Javier Sola是一位出生在西班牙、居住在金邊的電腦科學家,他是2005年最初高棉作業系統計畫的團隊成員。

現任柬埔寨非政府組織Open Institue執行主任Sola表示:「高棉語的符號比英文字母多得多。」在標準的英文鍵盤上,使用者可以一次看到所有的字母,這使打字變得直觀。但在高棉語中,每個鍵都有兩個不同的字符,這需要在兩個鍵盤層之間反覆翻轉。

不僅如此,如果收件人的電腦沒有跟發件人相同的字體,一些輸入的文字就無法出現。不過,他們還是在電腦上客服了這些難題。

但是,在2009年左右,Facebook在柬埔寨開始流行,與此同時,智慧手機和行動網路也開始出現,這意味著資訊量爆炸性增長。今天,Facebook仍是該國最受歡迎的社群平台。但是,在一個更小的智慧手機螢幕上,與電腦同樣的打字系統在手機上輸入變得幾乎不可能。

2016年美國國際開發署的一份報告顯示,柬埔寨智慧手機使用者更喜歡使用電話語音和語音訊息,因為他們發現打字很困難、很費時間或因為他們對如何使用裝置來輸入高棉文字感到困惑。甚至有一些受訪者,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的手機支援高棉語。

對於西方使用者來說,理所當然的其他功能--如準確的拼寫檢查或光學文字識別--在高棉語中仍只具備基本的功能,這讓使用者對文字使用感到沮喪。

Sola表示:「現在我們有了稍微先進的鍵盤,但它們沒有預裝在手機上--跟Google、三星和微軟的鍵盤不同。」多年來,人們已經對這種現象習慣了。他表示,在柬埔寨,使用語音訊息只是人們不得已但很自然的選擇。

這種情況不僅僅在Messenger上,在柬埔寨其他流行的平台上,諸如Telegram、WhatsApp和LINE,使用者也都喜歡用語音訊息。雖然在這些平台上沒有如Facebook一般有統計語音流量的資料,但受訪的柬埔寨人表示,他們認識的絕大多數人都依靠語音工具來獲得便利和表達能力。總體來說,他們對在公共場合說話並不感到害羞,在街上錄製語音訊息也很自在。

另一位受訪的自由工作者Leng Len表示,這很難再回去了。「它可以進行最有機的表達,並且比打字更快。」

但對語音工具的依賴也產生了它自己的一系列特殊問題:對話變得短暫了。這些使用者還抱怨,他們無法快速查到他們交流的細節,只能透過記住他們留下的語音訊息是哪一段,來重放這些訊息。在聊天記錄中的內容不可能使用搜尋功能來尋找。

然而,與此同時,這些不便似乎並沒有超過其弊端。現在柬埔寨的書面訊息,往往以商業交流或英語交流為主。

雖然Facebook的員工想像語音訊息的重度使用與文化水準的低落有關,但根據世界銀行的最新資料,柬埔寨的識字率約為80%。

POSCAR是金邊一家為教育建立數位工具的公司,該公司的CEO Sok Pongsametrey指出,在現有的文字輸入方式下,如果一個字母太難拼寫,年輕人可能會採用更容易獲得的字符來刻意錯誤地拼寫這個詞或用省略號來縮寫一個詞--因為他們知道讀者會理解這個隱含的詞。

但這引發了更多的連鎖反應。Sok表示,這些變通的方法,使從事機器學習的工程師更難用這種語言來訓練人工智慧。另外他還擔心,這些取巧的方式,將意味著年輕人將失去對高棉文字的熟悉。

「當我用高棉語寫作時,我非常小心,因為這是一門藝術,但是年輕人,他們認為非常容易,」Sok說道。

語音訊息在柬埔寨的主流化,引發了關於內容控制和錯誤訊息傳播的問題。語音是出了名的難以掃瞄、缺乏上下文線索,且跟視訊相比,更難分辨它是否被篡改過。

目前,已經在一些引人注目的案件中,出現了語音訊息的證據。例如逃離柬埔寨的佛教活動家Luon Sovath,他稱柬埔寨當局捏造了判他有罪的錄音。

當被問及在柬埔寨如何防止錯誤內容的傳播,Facebook(現在稱為Meta)的一位代表只提到了一般的措施。「使用者可以報告Messenger上的任何內容,包括語音訊息,我們會有以高棉語為母語的團隊將對任何違反我們政策的內容進行審查和強制執行。」

Javier Sola指出,有一些較新的鍵盤,如微軟的SwiftKey,讓高棉語輸入變得更容易一些,但許多柬埔寨人甚至不知道它們的存在。

柬埔寨只是一個市場,許多科技公司對開發更好的產品不感興趣。「他們在這裡賺不到錢,所以他們並不投資研發,」Sola說道。

為此,柬埔寨的使用者將繼續適應著這種模式。當被問及她是否認為語音訊息會被更好的技術所取代時,Len表示懷疑--「我不這麼認為。目前語音訊息還是最有效率的對話方式。」

更多T客邦文章
如何手動安裝 Chrome 的「.crx」瀏覽器擴充功能檔案?
如何啟用LINE貼文串的營利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