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圖】Google 也開空包彈,當生技夢與科幻奇想混為一談

藍弋丰
民報
【藍圖】Google 也開空包彈,當生技夢與科幻奇想混為一談
【藍圖】Google 也開空包彈,當生技夢與科幻奇想混為一談

近來,美國揭發重大生醫騙局,血液檢測分析新創公司Theranos原本是新創「獨角獸」明日之星,然而執行長伊莉莎白.福爾摩斯(Elizabeth Holmes)所宣稱的只需幾滴血就能準確血檢的遠大夢想,在技術上從來沒有實現過,檢驗結果有嚴重偏差,最後都要靠傳統檢驗來修正,估值高達90億美元,其實全是造假堆疊的海市蜃樓。

事實上,Theranos推出之初,就早已遭到質疑,整個醫療史上,醫療血檢產業無不追求能以更少量的血液得到準確數據,這麼多業界頂尖人士長年來的努力都沒有達到,有其基本原因,若是從手指刺兩滴血,由於血量太少,血滴流出時,從傷口混入的組織液成分,或是其他外界汙染,會大大影響血中各種成分的數值,導致檢測失準,所以只能用來做粗略的判定,如糖尿病患者平時滴血測血糖僅供參考,要知道準確的血糖數值還是要抽血。

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數學與物理問題,抽血的血量越大,混入的量就相對越小,數值才會準確。就讀化學工程的伊莉莎白.福爾摩斯不知這基本的刺血傷口常識,認為醫療業界頂尖專業人才都是笨蛋,信口開河認為其「愛迪生」血檢技術可以只靠刺血幾滴就能準確檢測出各種血檢數值,在生醫界有基本常識的人大多質疑,但是一般投資人卻願意相信這個生技夢,投入7億美元資金,讓Theranos估計市值高達90億美元。

這可說是投資生技最危險的一種現象,就是把根本在科學上不可能成立的科幻奇想,描繪成生技夢,最後必定落空,不只是伊莉莎白向外募資編織成大騙局,連Google用自己的資金創立的生技研發部門,也釀成了三大空包彈。

「矽谷的傲慢」只有資訊專業 缺乏生醫常識

3年前,Google的生技創投部門新任主管安德魯.康拉德(Andrew Conrad)發表了他的科幻奇想,那就是要讓著名科幻影集《星際爭霸戰》之中的手持三合一醫療掃描器(Tricorder)成為現實,他的願景是無數磁性奈米粒子,在血液中追蹤癌細胞,把資訊傳送到智慧型腕帶裝置,當時他宣稱6個月內就能打造出原型機。但是,3年過去了,計畫毫無進展。

左圖:科幻影集《星際爭霸戰》中星艦醫官使用的手持三合一醫療掃描器(Tricorder)。(圖片:下載自ThinkGeek)

日後Google生技創投部門改名成為Verily生命科學部門,包括三合一掃描器在內,共發表三項遠大研發計畫,全數成為空包彈,奈米專家杜夫大學化學教授大衛.華特指出三合一掃描器的奈米狂想,不是科幻,而是奇幻,他很懷疑這些奇想永遠不可能成真。華特曾經訪問Verily,表示其奈米粒子可用來測量一些基本數值,如體溫、心跳等等,但生化部分則不盡理想。

就醫學的角度,就算單一奈米粒子真能偵測到單一癌細胞,不同的癌症,甚至是同部位癌症但不同的突變基因,細胞表徵就不同,那是要打造幾百種奈米粒子呢?更基本的問題是身體生理上會把奈米粒子引導到肝臟而遭破壞,癌細胞也不是都會漂在血中,奈米粒子若真能偵測癌細胞,可能全都吸附在固著的腫瘤癌細胞上,結果從腕帶上根本掃描不到。

這些奈米粒子對身體難道又不會有害?安德魯.康拉德宣稱奈米粒子太安全,連動物試驗都不用做,這根本違反數百年來的醫學常識,因為過去太多認為安全的物質最後發現有害,人類記取教訓,所以才必需經過動物試驗、人體試驗。磁性奈米粒子在血中有可能造成血栓等問題,必定要經過動物試驗與人體試驗來確定其安全性,安德魯.康拉德卻誇口連試都不用試。

掃描也可能造成假陽性疑慮,就是健康無癌症的人,因為掃描錯誤,以為有癌症,結果進行了對身體有害的治療,這些都是這項奇想的基本醫學疑慮。

Verily的第二項知名研發計畫,是可以檢測血糖的隱形眼鏡,還與知名藥廠諾華旗下的隱形眼鏡大廠愛爾康結盟,媒體喧囂一時,問題在於,血糖濃度到底從淚水中能否反應出來?專家非常懷疑這點。因為生理上,淚水中的糖濃度,會隨著氣溫、濕度以及其他因素而大幅改變,根本無法準確反映血糖數值,而這點醫學界早在1980年就知道了。

右圖:Google所屬Verily生命科學部門研發可檢測血糖的智慧型隱形眼鏡。(圖片:下載自Google官網)

第三項野心勃勃的研發計畫,則是人體大數據計畫,打算從一萬個志願者身上蒐集資料,以作為大數據分析的基本資訊,然後就能用這樣的數據找出異常,聽起來似乎很合理,但問題是人類不同族群之間的身體差異相當大,所以醫界針對譬如亞洲有不同的醫學指引,而一般醫療數值更是得奠定在遠比一萬人大得多的基礎上,至少數十萬人,只用一萬人很難稱作是「大」數據,更別說計畫只追蹤5年,在醫學上動輒都要追蹤幾十年以上才能說有較可靠的結論。這個計畫從實驗規模及方法上就有基本問題,也是注定要面臨失敗。

批評者認為矽谷資訊產業普遍對生醫領域有嚴重誤解,資訊產業總認為只要程式寫得出來,數學上邏輯看起來正確,產品就能做出來,而不願意理解生醫領域遠比電腦複雜,生物體之中的運作流程有絕大多數變數人類尚未掌握,因而有太多不可預期性,不是想像一個完美理論就能照樣運作,但是Verily的離職員工透露,高層經常顯然沒有意識到這點。

Verily反擊這種批評,表示公司雇用了許多生醫領域的專家,他們很了解生醫領域的複雜性。不過專家實際檢驗例如三合一掃描器的專利,發現Verily顯然沒有了解這些生醫常識,顯現出標準的矽谷傲慢,而這不是科學應有的運作方式。

「先喊先贏,之後再說」

安德魯.康拉德本身是解剖學與細胞生理學家,他本人總該了解這個常識,但Verily離職員工透露,安德魯.康拉德的創業態度是「先喊先贏,之後再說」,就經營的角度,這種態度可以理解,Verily需要一些驚世駭俗的研發計畫,才能順利取得大眾目光,以及公司的資金投注,這就像伊莉莎白.福爾摩斯的Theranos一樣,先胡亂吹牛,有了錢再來做看看。

事實上,Verily在一些比較不那麼驚世駭俗的計畫上已取得成功,並非全然失敗,但是三大媒體焦點計畫卻沒什麼結果。Verily離職員工透露,三合一掃描器其實比較是用來爭取媒體焦點,而非真正可行的計畫。

檢測血糖的隱形眼鏡也是如此,這項計畫吸引了Google創辦人布林的目光,布林盛讚這項可融入日常生活的裝置,還表示就是這個隱形眼鏡讓Google成立了Verily,顯然這個指標計畫對Verily取得資金極為重要,但Verily離職主管透露,這項計畫只是「投影片計畫」,就是只存在於漂亮的投影片上,前主管透露雖然當初的確曾經打造出原型裝置,但毫無作用。

過去還有其他人也宣稱打造可測量血糖的隱形眼鏡,2003年馬里蘭大學有研究者發表,2009年有其他研究者申請相關專利,但從來沒有實際產品上市。除了隱形眼鏡,無數醫療研究都想找出非侵入性的測量血糖辦法,包括從淚水、汗水、口水等等,但全都失敗,原因很簡單,這些體液的成分就是沒辦法準確反映血液中的血糖數值,最後還是必須靠刺血或抽血。

但掛上了Google的名聲,就有了可信度,讓諾華也上了船,更成為擋箭牌,Verily面對質疑,就表示當初都跟諾華討論過了,意思彷彿是:你們要質疑諾華嗎?

而人體大數據計畫也是,雖然這計畫缺失明顯到根本不用詳細檢視,因為光是一萬人的「大」數據就是個笑話,大規模醫學研究動輒數十萬人才能叫大,追蹤5年比起許多疾病研究得追蹤40年以上,也根本毫無意義,但是這個計劃看似能結合Google的資訊專長與醫學,所以也成了重點計畫,無視於根本上的問題。

當主導者抱著這種「先喊先贏,之後再說」心態,投資者又非生醫領域時,那會發生什麼事?Google的確打造了許多跨時代的產品,無人自駕車都輕易的實現了,三合一掃描器在非生醫領域的人看起來,是個比無人車簡單多了的「小東西」,Google又怎會造不出來呢?

台灣不是美國 產業沒有奇想的本錢

在台灣,法政出身的政治人物,以及往往是從電機、機械起家的企業家投資者,與學研機構的許多從資訊、電子電機與機械相關專業出身的產業專家,一同擬定國家產業計畫時,對生醫產業,往往有著跟Google創辦人布林一樣的熱切興趣,於是在各種研討會、投資論壇場合上,經常出現奇妙的現象,那就是產官學界請來的生醫專家顧問,聽到政策或投資案,先是露出傻眼的表情,然後拼命搖頭苦笑,但礙於沒有生醫投資就沒有飯碗,於是最多只能默不作聲,但主持的長官或企業家,卻是看不懂生醫專家的尷尬表情與保守語言暗示,越來越興致勃勃。

最後,生醫被列為新政府的五大創新領域之一,也就一點也不讓人意外。但是,台灣真的有那個實力發展生醫嗎?先不論人才與基礎環境的落差之遠,也不論連投資規模往往都只是歐美的百分之一,就不說台灣的環境,看看資源百分之百的美國,也鬧出了Theranos大騙局,連Google都創造出三大空包彈,政府官員與熱情的企業家們,難道認為自己比Google創辦人布林更聰明嗎?

如果台灣是像Googles那樣日進斗金,那麼浪費一點在生醫奇想上,大概也無傷大雅,可是,台灣現在是像Google那樣賺錢嗎?剛好完全相反,台灣是產業經濟面臨困境,所以才要發想所謂五大創新產業,看看Google的三大空包彈,希望相關當局對生醫實在應該戒慎恐懼,不要太過興致勃勃才好。

STAT:‘Silicon Valley arrogance’? Google misfires as it strives to turn Star Trek fiction into reality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