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R要求高 女力爆發徒手捏蟑螂

·4 分鐘 (閱讀時間)
▲HUR女力爆發的時刻,竟是在殺蟲蟲的時候。(圖/記者葉政勳攝)
▲HUR女力爆發的時刻,竟是在殺蟲蟲的時候。(圖/記者葉政勳攝)

HUR出道一年,終於推出新專輯《REVELATION》,這次專輯想要傳達女力的概念,她們認為不只是發了一專輯這麼簡單,而是希望創造一個屬於HUR的宇宙,所以專輯裡的每一首歌曲都是不一樣的曲風。

HUR分享專輯中最喜歡也是最有困難的歌曲是《One Way To The Highway 》,團員C.Holly透露喜歡的原因是在該曲中,她們加入了很多自己的想法,經過不斷討論與修改才有了最後的樣子;困難的原因是整首都是饒舌,由於錄音是一個一個進錄音室錄音,常常錄了2、3個小時都沒出來,可見其困難程度。

▲HUR出道一年推出首張專輯《REVELATION》。(圖/記者葉政勳攝)
▲HUR出道一年推出首張專輯《REVELATION》。(圖/記者葉政勳攝)

談到專輯主要想傳達「女力」,她們分享團員們最女力的一面是在拍MV的時候,因為有武打戲,所以特別學習了一個月的武打課,「我們還要跟男生武打教練對打。」至於私下展現「女力」的地方,她們透露剛住宿舍時,席子淇在半夜發現有「喇牙」,因此尖叫出聲,把團員們全都吵醒,每個人都拿著武器蓄勢待發,至少跟「喇牙」對峙一小時,「過程中我們想了很多辦法弄死它,因為不能把它打死,母蜘蛛肚子破了就完蛋了。」最後是連穎一邊打一邊叫才結束這場混亂。

▲席子淇分享「女力爆發」的時刻。(圖/記者葉政勳攝)
▲席子淇分享「女力爆發」的時刻。(圖/記者葉政勳攝)

但最厲害的是巴倫月,因為她很討厭蟑螂、蜘蛛類的東西,所以一看到就會拿塑膠袋套著手,然後把蟑螂捏死,令人聽了震驚不已。不過裴頡也不輸巴倫月,曾經的「戰績」是用橡皮筋把蟑螂射下來,以「女力爆發」來形容完全不突兀。

由於是住在宿舍,幾乎24小時都相處在一起,生活作息上難免會有不同,被問到誰的生活習慣最不好,利善榛尷尬笑回:「嗯...都有生活的痕跡啦!」連穎則表示自己是衛生股長,「跑宣傳或是通告很多的時候,常常沒時間整理,地板都是衣服,我就會花時間把大家的衣服收好。」而6人每週都會開會,溝通也很直接,也就不太會出現吵架。

▲巴倫月膽子非常大,竟然可以把蟑螂捏死。(圖/記者葉政勳攝)
▲巴倫月膽子非常大,竟然可以把蟑螂捏死。(圖/記者葉政勳攝)

HUR從選秀節目出道,談到這一路以來的歷程,裴頡坦言先前常常會給自己很多的壓力,「給自己過高的要求,讓自己的身心靈狀態很不好,淪陷在負能量裡,後來是靠著冥想,或是跟團員、經紀人、家人聊天才讓狀況改善。」C.Holly則是提到,因為要在短時間內把作品寫出來,需要考慮的東西很多,「音樂人的壓力、製作人的壓力等等,歌沒創作出來時,會自我焦慮,或是覺得自己沒達到標準,就會不知所措。」

▲裴頡出道初期常給自己過多的壓力。(圖/記者葉政勳攝)
▲裴頡出道初期常給自己過多的壓力。(圖/記者葉政勳攝)

席子淇分享加入女團後,最辛苦的部分是唱歌,「參加女團前不太會唱歌,連去KTV都不太開口唱歌,這一年我進步很多,我克服了我的障礙。」她推測之所以過去不敢唱歌的原因,很可能是先前沒自信造成,「也許是怕被嫌棄,但現在我能唱歌了,家人聽到都會私訊我,我覺得很感動。」

來自蒙古的巴倫月,雖然中文不流利,但依舊努力的想表達所想,因此學中文成為她最要征服的課題,她表示:「我中文不太好,有時候會誤解意思,謝謝團員幫我翻譯,有時候待在家我也會利用時間趕快去讀中文。」而單獨來台,難免思念家人,她也不諱言想到媽媽就會哭,這時候團員就是她的精神支柱,會好好開導她、安慰她,「我有時候會覺得好累,想要放棄,但我已經加入(女團)了,這是我的夢想,我會繼續走下去。」

▲HUR各自分享出道後的心聲。(圖/記者葉政勳攝)
▲HUR各自分享出道後的心聲。(圖/記者葉政勳攝)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HUR「只穿一件Bra」秀好身材!全員單身:媽寶男也OK
HUR爆為了她買「別墅」 神祕限定團員曝光
HUR吊鋼絲變身人造人 席子淇幻想擁有讀心術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