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Dai》少子化是什麼樣的問題?

·4 分鐘 (閱讀時間)
Jack Dai》少子化是什麼樣的問題?
Jack Dai》少子化是什麼樣的問題?

【愛傳媒Jack Dai專欄】少子化的課題最近很夯,綜觀多數文章大多是單一歸因式的論述、要不就是直接否定少子化是個問題的論點,後者比較少人探討,基於此,我想就「少子化是什麼樣的問題」來談談。

同現象不同問題

先說「少子化不是問題」的論點,代表是白經濟的那篇《別讓少子化嚇唬你!》這篇很多人轉過,核心觀點濃縮起來是:「少子化不必然是危機,反而是經濟發達、社會進步的現象,它不需要被『解決』,只需要『因應』。」

這篇文章我以前也轉過,因為他提供了另一個視角供思考,然而坦率說,這篇文章的「分析頗為簡單,結論下的頗草率」,原因有三點:

一、忽視那些經濟更為發達、社會更為進步、生育率卻遠高於台灣的歐美國家「們」,如冰島(1.96)、英國(1.86)、美國(1.84)、丹麥(1.77)。

二、忽視那些經濟與社會文明程度遠不如台灣,生育率雖高於台灣、卻和歐美先進國家雷同的國家「們」,如北韓(1.91)、尼加拉瓜(1.81)、馬來西亞(1.76)、帛琉(1.7)。

三、基於上述,忽視台灣相較於各國低到驚人的事實。(1.07)

上述被忽視的三點,就足以在原文提到 Gary Becker的「財富上升與教育水準提升,多會使生育的需求由數量移向品質」的前提下,在經濟、產業、文化、教育、社會結構、政策等層面探討,不同國家間的問題各不相同,而找出屬於台灣普遍性與特有的問題點。

少子化的問題

再來談少子化可能造成的問題,一般提出常見的影響有三:

1. 總人口減少:未來財政收入減少。

2. 人口結構老齡化:老人照養的社會福利成本上升。

3. 未來年輕勞動人口減少:總體生產力下降。

上面三點環環相扣,而深想一層的衍生問題至少有下述三點:

1. 社會財富分配更加不均衡:世代間的收入差異加大,造成社會分歧加劇,如現在的台灣。

2. 消費人口結構的改變,造成因不同層級的市場規模增縮,消費多元性的減少。

3. 仰賴年輕人口的基礎勞動力減少,企業的基層工作勞力供不應求。

而政府可以施行的對策人們也很好想像,像是「鼓勵生育」和「開放移民」。

鼓勵生育遇見的挑戰不多說,是屬於台灣經濟與社會結構下如對抗潮水退去一般的難;開放移民也有不同民族之間可能衍生社會問題的隱憂,如現在的美國。

所以在解決方案的取捨上,像已經在透過外來人口來彌補少子化問題的新加坡和日本,也是限質、限量的小心翼翼。

一句總結:「少子化不僅是個總量問題,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因國家的人口結構改變』,造成國家競爭力、經濟、社會與文化都會產生巨變的問題。」

這也是為何各國都無比重視少子化問題的原因。

以台灣的問題來看,個人認為很難單一歸因不生的原因是什麼:既是社會進步下,結婚生育不再是人們唯一選擇的時代背景;也是在教育、產業結構與傳統觀念的制約下、生育後養育成本過高的抑制;更是前述兩點環環相扣、彼此影響的結果。

如果非要從根本面來解決,那首要還是得把課題從「少子化」升格成「人口總量減少」來探討,再針對最大的局限條件來克服。

也許、只是也許,答案最後還是「國家與國民的富有程度」與「人口流入」。

作者本名戴于千,獨立創意代理商 Rules Creative 總經理,是個生意人,也是個讀書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