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Dai/遠航,遺書,兩個字

Jack Dai/遠航,遺書,兩個字
Jack Dai/遠航,遺書,兩個字

張綱維遺書全文:

     「本人張綱維對不起大家,因受詐欺集團詐騙再加上兩岸不景氣導致公司虧損日漸擴大,本人已墊款近9億元仍不足用,二十多年來心血付之一炬,只求一死以謝罪,但死不瞑目,請求檢調單位調查:朴○日、林○陞、陳○隆、王○愷 四人,佯稱有大筆資金將挹注公司,分文未進導致突然跳票,又收取高額作業費,使我雪上加霜,我一心希望遠航能持續翱翔天際,最終聽信四人話術,造成現在這種情況,希望他們能出面履約解決所有債務,遠航能重生,公司也會做破產清算希望解決所有人問題 ,想不到12年前憑ㄧ己之力獨資救了遠航,沒想到竟被拖累如此下場,悔恨至死,都是我的錯,不關其他人的事。」

 

    讀來讓人心酸不已,不禁想起16年復興航空的事件,又是航空業的另一樁慘劇,唉。

    話說對於絕大多數的企業主來說(非全部),企業真的就像自己的孩子,你得付出無數努力才能養活他、讓他能夠自給自足,直到自立自盈,成長茁壯。

    這讓我想起一段回憶⋯⋯

 

    在還在打工當採購的時候,每次聽到供應商說他很辛苦,我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加油打氣一下,看似體諒、實則沒有理解可言,因為之於當時的我來說,所「經營的辛苦」不過是和我「工作的辛苦」等質等量的存在,有時對方哀嘆多了,我甚至會暗自埋怨起「他怎麼這麼囉唆呢?」

    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次是負責任O堂時,某間提供保護材的廠商因為一次大批量品質不良、被整批拒收,產線沒幾天就要斷線,除了要求整批換貨外、產品處主管也要求務必凍結貨款,以保後續損失有的賠償。

    當時他們現金周轉緊張、公司可能會因此倒閉,當晚他老闆哭喪著臉跑來我家樓下按電鈴,求我能不能跟產品處主管和品保協商。

    起先我對於他跑來按電鈴的舉動頗不以為然,因為這侵犯了我的私領域,非常不喜歡,但當他說著說著哭了起來時,我心也軟了。

    確定他的處理條件、幫他擬定對應策略與計畫,隔天我帶著他去跟產品處主管開會,說明難處與解決方案,幸好,事情解決了。

    而那個事件卻鑿在我心裡,一個中年人夜半跑來向我這個娃娃臉的年輕人拜託,他想必內心也經過無數糾結、才能拋掉自尊心。因此自己做生意後,每當遇見困難,我總不禁想起他。

    也許老同仁們會想問這家廠商是誰?即使是暗示都太容易知道,所以請別問,我不會說的,感謝,就當鄉野奇譚吧。

 

    回到我想說的正題,對於廣大網民而言,他們會因為讀到別人的心聲而多給予一點同理心嗎?

    我想多數很難,因為就像當初的我一樣,「困難」與「倒閉」是抽象的詞、兩個字,「難道」和「無能」也是兩個字,就連「遺書」也只是兩個字,這都很難讓人們理解背後的艱辛,依然會酸言怒語。

    沒辦法,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本質、網路的生態,之於個人、你和我可以選擇的是:「淡然的看淡這一切,接受他的存在,然後審視自己的心,保留一點溫暖彈性。」

    話說回來,自己也經歷過家道中落,我很感謝當初父親有撐住,沒有選擇解脫,一步步重新站了起來,我才有雖稱不上富裕、但衣食無憂的青春歲月,想想真了不起,由衷地敬佩父親。

    以上為抒情文,意涵不等於失去工作的員工和蒙受損失的旅客不可憐,也不等於他是個好人,純粹是百感交集的感慨。

 

    盼遺書之事他黃牛,悲劇別發生,被人笑罵真沒什麼了不起,終究會過去,總會雨過天晴、總能東山再起。

 

 

作者本名戴于千,獨立創意代理商 Rules Creative 總經理,是個生意人,也是個讀書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