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揪唱黃宣大暴擊 明晚金曲獎平常心

·3 分鐘 (閱讀時間)

由嘟嘟、AJ組成的「JADE」,2017年底成軍,今年便以首張專輯《NEMO》入圍金曲獎「最佳新人」及「最佳演唱組合」,兩人在第31屆金曲獎前夕推出最新單曲〈Last Animals〉,找來第30屆金曲獎最佳單曲製作人YELLOW黃宣合作,三人笑稱:「根本找到同類。」

JADE團員嘟嘟、AJ對創作音樂一向不受限,表示早就想和優秀的音樂人們合作,第一個就找來YELLOW黃宣,巧的是三人對音樂的「嗅覺」、「聽覺」都極端的相似,因此合寫出〈Last Animals〉這首不止強烈衝擊聽覺,同時還用MV衝擊人們的視覺。

面對明天 (10/3) 的第31屆金曲獎頒獎典禮,入圍兩項的JADE不約而同都說:「以平常心面對。」鼓手AJ還祈禱:「千萬不要在走紅毯的時候跌倒,很糗。」讓工作人員笑歪。

▲嘟嘟 (左起)、黃宣、AJ合作新曲〈Last Animals〉。

〈Last Animals〉原創旋律由JADE和YELLOW黃宣的兩首Demo合併而成,就像JADE找來YELLOW黃宣合作,沒有人知曉這首歌的最終模樣,歪斜吉他佐輕挑節奏,嚴重的樂器對點加上報復性的Fuzz轟炸,在吉他的聲線中揮拉出末日的景況,而在這看似寧靜的時刻,人心/動物最原始的慾望也正在伺機而動。

適者生存的法則織成一張細密的網,將每一個物種緊緊綁住,領向滅絕的時刻,無法跟上進化的所有物種,只能眼睜睜地做最後的掙扎,這樣無奈的悲傷卻顯得格外刺激,滅絕前的怡然自得,果然是最暢快的事了。

「在絕種前,還是要享受片刻的美味。」JADE和YELLOW黃宣用音樂與文字交織成對「社會進化」的反嗆與吶喊,達爾文的進化論,在現今社會是否真的還能夠印證物種生存能力的絕對性?被淘汰的物種是否一定是劣者?

〈Last Animals〉不止表現出對於生存的思考,同時要解放長久以來被社會框架壓制住的種種欲望與念頭,那,才是每個物種最後能生存下去的本領。

該曲MV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2LjDZTxCzc) 也緊抓著歌曲的概念,現場紙醉金迷、一片狼藉,一開頭就是一張血流滿面瘋狂大笑的人臉,搭上重節拍的吉他和鼓,彷彿穿越平日進入另一個黑暗世界。

強烈的聽覺和視覺刺激,讓網友紛紛留言:「聽到傻掉」、「帥翻」、「太屌」,更有人對JADE和YELLOW黃宣這個組合讚不絕口。

以首張專輯《NEMO》入圍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和「最佳演唱組合」對JADE來說,一開始是受寵若驚,隨即兩人便以平常心面對,嘟嘟說:「能跟強大的音樂人們齊名,已經是感恩的心了。」如果能拿下金曲獎,最想得的是「最佳新人獎」,因為「一生只有一次,這次沒中,這輩子都沒機會了」。

兩人也非常關心金曲獎動態,嘟嘟超愛張震嶽,希望偶像可以拿下「最佳男歌手」;而AJ則說:「最佳專輯希望是阿爆 (阿仍仍) 的《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獲獎,因為這張是世界音樂專輯。」兩人都十分期待明晚的頒獎典禮,喜歡JADE的粉絲們記得收看週六的第31屆金曲獎直播,也可以隨時到JADE的官方粉專及IG查詢他們的最新動態。

(照片提供/愛貝克思avex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