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op工廠(上)】訓練過程太不人道 南韓偶像製造工廠的畸形發展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女星具荷拉輕生,消息震驚南韓。

短短兩年之間,從鐘鉉、雪莉到最近的具荷拉,南韓偶像明星接連傳出輕生消息。這些悲劇訴說的是南韓藝人承受的巨大身心壓力,明星產業的畸形發展,以及網路霸凌「殺人不見血」的嚴重性。

 

28歲的具荷拉星期天被發現死於首爾的自宅內,距離她上次自殺未遂只有六個月。

上個月,偶像明星同時也是具荷拉的密友雪莉,則因受不了網路的長期霸凌而走上絕路。25歲的雪莉11歲出道,15歲加入偶像團體F(x)。最諷刺的是,她最近的一場活動是主持電視節目,教導公眾網路霸凌的危害。

明星藝人死亡總是受人關注,往往成為轟動一時的社會新聞。不過,南韓Kpop的高折損率特別讓人觸目驚心。

南韓娛樂圈是著名的偶像製造工廠,定期量產出青春貌美如花的偶像。但是,這些偶像的訓練養成充滿不人道的過程:她們多半從國中或高中進入訓練班,手機被控管,斷絕和家人朋友的聯繫,不准涉入一般年輕人的情感關係,要努力打造自身清純天真又兼冶豔性感(這二者不矛盾衝突?)的形象。

而且這些偶像們一旦逾越了這些偶像的規範,就會付出巨大的代價。特別是「私生飯」(사생팬"sasaeng fan",南韓指專門挖掘藝人「私生活」的「粉絲」)在網路無窮無盡的騷擾。

具荷拉和雪莉在生前,她們的私生活都受到網路嚴厲的檢視和無情批判。南韓演藝圈對男女藝人的差別待遇尤其是天差地遠。她們兩人所謂踰矩的行為,在較開放的社會裡根本無太多可議之處;對照之下,當初男團《BigBang》的歌手勝利等多人卻大辣辣在自家的聊天室裡分享對女性下藥性侵的影片,並留下種種嘻笑怒罵的留言。

具荷拉在今年5月第一次自殺獲救,照理說應該為Kpop敲響警報,但整個演藝圈卻充耳未聞。外界質疑在具荷拉並未得到任何適當的協助,自她首次自殺未遂後,唯一發出的新聞是在死前兩個星期,經紀公司宣布她將低調復出,在日本舉行演唱會並發行單曲。

這似乎表示,她的團隊的優先要務是把具荷拉推回舞台上繼續賺錢,而不是先去處理她的精神上的困擾。有評論者痛批,在父權至上的南韓,明星被當成用後即拋的商品。

粉絲的網路行為,對於偶像的自殺也必須負部分責任,例如雪莉的爭議影帶曝光,網路上多見的是羞辱和指責受害人,卻少有要散布影片的人負起責任。 如今南韓國會裡已經準備採取行動,預計推動制裁網路霸凌的立法,暫時名為「雪莉法」。

參考資料: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Korea Times

更多鏡週刊報導
【K-pop工廠(下)】偶像女星接連殞命 「雪莉法」能否終結網路霸凌?
【韓星性醜聞】這不是K-pop的問題 是整個南韓「惡性陽剛文化」的問題
【韓流經濟學(上)】防彈少年團讓潮牌更潮 K-POP威力席捲全球時尚圈

更多新聞報導
香草結晶報到!草莓姐姐八月大孕肚曝光
女友疑穿高以翔生前外套 網:像在他懷抱
林志玲甜啾AKIRA 一通電話認定「這個人」
省錢家規發威 小S愛女絕緣千元衫仔褲
「離婚不是我想要的結局」梁靜茹離婚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名醫驚離世 最後留言網友哭翻
卡了70案 29歲法官爆兼當麻豆
女兒被霸凌 爸衝教室捅死9歲童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