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停止開發VR系統,元宇宙夢想面臨擱淺危機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剛剛過去的聖誕節假期,Meta的Oculus APP在App Store與Google Play美國區雙雙登頂,甚至壓倒了YouTube和TikTok。而Oculus APP是Meta旗下VR設備的必備應用,這也就意味著在聖誕節期間,Meta的Quest 2成為了美國消費者中的熱門聖誕禮物。

就當Quest 2在通往千萬用戶的道路上一路狂飆時,Meta最近卻“出事了”。根據海外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援引消息人士透露的信息稱,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已暫停開發面向VR/AR的自研操作系統“XROS”,但其被叫停的原因尚不清楚。而值得注意的是,有知情人士表示,這一決定是在XROS項目的“靈魂人物”馬克·盧科夫斯基宣佈離職後不久做出。

據瞭解,馬克·盧科夫斯基是在2017年加入Meta,以操作系統團隊負責人的身份,參與了Android替代方案的開發工作。在加入Meta前,盧科夫斯基在微軟時曾以首席架構師的身份主導了Windows NT的開發,此後則在2004年加入谷歌擔任工程主管,曾參與設計了谷歌所有重要的搜索API,而隨後在重新回歸谷歌後,盧科夫斯基也迅速被委以重任,擔任了谷歌AR工程和操作系統高級總監,領導其AR操作系統團隊。

這樣一位關鍵先生的離開,讓失去了帶頭人的Meta XROS項目停滯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並且類似的事情在互聯網行業三十餘年的歷史中也已經發生過太多次。當然,Meta方面顯然也不會任由事態擴大,很快通過Reality Labs部門工程副總裁Gabriel Aul發表了一份聲明,表示“我們在努力構建@RealityLabs操作系統的過程中有若干技術方向,仍在為我們的設備開發一個高度專業化的操作系統,並依舊非常重視這項工作,還將繼續投入必要的資源來構建這項工作。”

然而來自知情人士的爆料稱,Meta已告知該公司部分員工,將繼續修改開源版本的Android系統,也就是代號為“VROS”的Android改良版本。從自研的“XROS”到在Android基礎上改良的“VROS”,這其中的變化意味著什麼?相信顯然並不是Meta的官樣文章就能解釋得通的。

毫無疑問,暫時擱置自研操作系統的開發對於Meta的虛擬現實設備銷售,以及未來的元宇宙戰略將有著重大的影響。當下,元宇宙概念還處於各方參與者自說自話的階段,但其中唯有“沉浸感”是幾乎公認可以實現體驗躍遷,且令大眾明顯有區別感知的前進方向。盡管在科幻小說中,腦機接口是讓線上與線下這兩條“平行線”交織的工具,但在現實世界裡承擔這一角色,則是VR設備了。

虛擬現實技術是是一種多源信息融合、交互式的三維動態視景和實體行為的系統仿真,使用戶沉浸到該環境中,具有大量人類所擁有的感知功能,例如聽覺、視覺、觸覺等感知系統,並且基於這一仿真系統,使用戶在操作過程中可以隨意操作、並得到環境最為真實的反饋。如今看看業界對於VR的描述就知道,這極有可能就是實現元宇宙的基礎。

作為通往元宇宙的鑰匙,VR頭顯也已經被認為是接替智能手機的下一代個人通用計算設備,所以也使得其對於Meta的意義重大,甚至可能會關乎到Meta佔據元宇宙入口的戰略成敗與否。畢竟操作系統不能自主的“痛苦”,華為已經在這兩年展示過了。對於Meta而言,VR設備的操作系統依賴Android,就意味著將無法建立類似蘋果的“圍牆花園”體系。

自研操作系統對於Meta的重要性,看看谷歌是如何利用Android系統為自家的全家桶在海外移動互聯網市場攻城略地,進而撐起了其萬億美元市值的就知道了。而軟硬件一體的蘋果,更是實現了硬件上的高利潤率和軟件層面的“蘋果稅”,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的效果。有了蘋果與谷歌的珠玉在前,Meta又怎麼可能甘於將操作系統假手於人。

為什麼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只有蘋果與谷歌搞起了“應用商店經濟”?這個答案想必大家都清楚,是因為Android掌握在谷歌手中、iOS是蘋果的。而未來的元宇宙也極有可能是一樣的,其同樣是需要有內容來給用戶消費的,有了操作系統就有了應用商店,也就掌握了內容的分發能力。

所以自研VR操作系統不僅關乎到Meta的商業利益,更是其實現佔據元宇宙戰略的重要一環。元宇宙本質上非常符合絕大多數互聯網企業的本質——“賽博地主”,同時也是web2概念的極致體現。

“賽博地主”就是佔據了互聯網行業生產資料的廠商,而互聯網行業的生產資源則是“流量”。典型的互聯網廠商成長路徑,都是從單一應用的成功逐漸積累用戶,在達到一定規模後開始平台化,然後就有內容創作者進來生產內容,最後就是吸引用戶消費內容,也就是“吸引用戶——起量——掌握更多用戶——再起量——佔據流量渠道”的增長模式。

那麼在元宇宙的世界裡,Meta要如何將流量留在自己的手中呢?僅靠硬件產品顯然是不行的,因為硬件與用戶並非一一綁定的關系,而排他性的操作系統則可以實現這點。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操作系統和Meta賬號可以類比為iOS與Apple ID,並且這兩者也是相輔相成的。

由於操作系統勢必是Meta元宇宙戰略的底層基礎設施,雖然用開源的Android來支撐VR設備帶來的優勢,是在當下兌現。也就是開發者可以直接借助成熟的Android生態來為Meta生產內容,例如,現在Quest 2就可以實現訪問Zoom、Spotify、TikTok。可這樣做的缺點,就是在開發者習慣了用Android給Meta的VR設備開發應用後,隨著Android與其綁定的愈發緊密,未來自研操作系統的難度就會越高。

扎克伯格曾指出,在一個平台上需要有約1000萬人使用及購買VR內容,才能使開發人員持續研發和獲利,一旦超過這個門檻,內容與生態系統就將實現跨越式的發展。換句話來說,在Meta的VR設備銷量超過千萬之前,繼續使用Android是可以接受的,但在VR生態開始跨越式發展後,再想要擺脫Android就很難了。所以現在擱置XROS對於Meta而言,可以說是非常大的打擊。

如果沒有了自研的操作系統,即便Meta實現了“未來10年讓元宇宙覆蓋10億人”的目標,那麼最終勝利的果實可能也不僅僅是屬於Meta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36氪經授權發布。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