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O峰會面談 艾爾段拜登過招受矚目

·5 分鐘 (閱讀時間)

特派專欄(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6日專電)美國總統拜登承認亞美尼亞大屠殺為「種族滅絕」,讓土耳其總統艾爾段不爽在心,但仍期盼一週後「初見面」開創「新紀元」。同樣給人立場強硬印象的兩人將如何過招,令人矚目。

「把土耳其共和國逼到走投無路的人,將會失去重要朋友。」

以講話直率、常發驚人之語著稱的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又撂話,這次是針對華府,而且就在拜登上任後,兩人首次面對面會談前夕。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14日將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召開高峰會,艾爾段、拜登已排定進行場邊會晤。

北約兩大軍事國關係本已緊繃,與艾爾段私交不錯的美國前總統川普卸任後,繼任的拜登踩土耳其痛腳,在人權議題上發揮,導致雙邊關係急轉直下。

拜登1月上任後不急著跟艾爾段談話,4月23日終於通上電話時,卻是拜登預告,華府將承認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亞美尼亞大屠殺為「種族滅絕」,讓艾爾段不爽在心。

他6月1日受訪時終於一吐怨氣說:「兩國緊張原因何在,就是所謂亞美尼亞種族滅絕...擁護亞美尼亞之外,你們都沒有其他問題要處理了嗎?」

土耳其國內反美情緒高漲、兩國關係緊張,「美國陰謀論」在國內是個政治運作好題材,反美論調也一直是艾爾段鞏固保守和民族主義支持者基本盤的政治資本和颳起國內政治旋風的好牌。最近被流亡海外黑道大哥鎖定攻擊的內政部長索魯(Suleyman Soylu)就用「美國推翻艾爾段陰謀」回應自己所受貪腐指控。

拜登不會像川普一樣地對安卡拉若干有違民主規範作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讓反美論調者更振振有辭。儘管艾爾段自己經常提油救火,但是對華府關係必須突破,以及「初見面」攸關未來雙邊關係成敗的政治現實,讓他此刻急需一個冠冕堂皇的破冰理由來安撫支持者。

土、美關係棘手議題不勝枚舉,包括安卡拉採購俄羅斯S-400防空飛彈系統而遭華府制裁,甚至被踢出F-35匿蹤戰鬥機開發計畫;美國在敘利亞支持被土耳其視為「恐怖分子」的庫德族民兵團體;土耳其國營銀行遭控協助伊朗規避制裁而被美國起訴;安卡拉認定的政變始作俑者葛蘭恐怖組織(FETO)領導人流亡賓州等。

造成兩國嫌隙的周邊原因還包括土耳其、希臘在愛琴海和東地中海的領土紛爭、黑海緊張情勢下的安卡拉與莫斯科關係、敘利亞前景、伊拉克情勢、土耳其清剿庫德族武裝對伊拉克庫德斯坦自治區的衝擊等。

艾爾段1日在專訪中坦承,截至目前,與拜登對話「一直不順」,不像跟川普進行電話外交時「非常和平而且好相處」。他甚至搬出美國前總統老布希(George H. W. Bush)和歐巴馬,強調和白宮之間「哪裡有過這樣的緊張關係」。

S-400飛彈是土、美緊張的要害,但是武器系統早已到貨,安卡拉現在只能幫自己尋找華府也可以接受的下臺階,選項包括所謂「希臘模式」,也就是另一北約盟國希臘將1990年代採購的俄製S-300防空飛彈系統布署克里特島(Crete),只在非常有限制情況下才去使用。

有報導說,艾爾段可能會向拜登提出將S-400布署南部印吉利克空軍基地(Incirlik Air Base)受制於美方,而且不讓俄方參與操作和維修的新方案。土耳其外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曾掛保證說,系統將「100%由土耳其掌控」,境內不會出現俄羅斯軍事專家。

近年來土、俄關係看似和睦,但4月以來,跟俄羅斯歷史恩怨甚深的喬治亞、波蘭、烏克蘭領袖相繼到訪,艾爾段矢言支持喬治亞加入北約、與波蘭敲定出售無人機,並在烏、俄劍拔弩張之際力挺前者,土耳其上週還參加北約的堅定捍衛者演習(Steadfast Defender)。這些都讓艾爾段面對拜登時有幾張牌可打。

至於拜登,如果他提出嚴苛條件讓艾爾段選邊,那大概也不足為奇。

拜登在以色列—哈瑪斯(Hamas)近期戰火中讓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知難而退,對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姿態強硬(穆罕默德.沙爾曼甚至還沒有等到拜登的電話),並且決心跟伊朗達成核子協議。

想到這一些,艾爾段如果希望拜登出手幫助土耳其擺脫頹唐經濟,至少姿態上可能得放軟。

2020年初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批評土耳其人權紀錄時,稱艾爾段為「獨裁者」,甚至矢言支持土耳其反對陣營推翻艾爾段。

儘管在「亞美尼亞種族滅絕」議題上對拜登不爽在心,艾爾段5月下旬與重要美國企業主管進行視訊會議時仍公開表示,相信與拜登見面將開創兩國關係「新紀元」。至於那將是何種風貌下的「新紀元」,也讓這場「艾拜會」更受矚目。(編輯:林憬屏)110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