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成媒體亂源

徐勉生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否決中天新聞台換照,引發社會高度關注。NCC撤照的理由遭到眾多學者專家逐一駁斥,認為這其實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憂心國內新聞自由已死。

NCC封殺中天,不僅僅是扼殺新聞自由,也同時凸顯了自身的失職與無能。NCC判處中天死刑,完全違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所賦予的各項職責,不但沒有保障新聞自由,更直接干預媒體專業自主,同時阻礙了傳播市場的公平競爭,更可能產生寒蟬效應。今後國內媒體為求自保恐將自我設限,對於執政者任何荒腔走板的作為都不敢加以評論。如此一來,民眾知的權利就受到了傷害。

依NCC組織法的規定,NCC掌理「通訊傳播事業營運之監督管理及證照核發」。此法條的要旨在於規定NCC除了消極地「證照核發」,更要積極地「監督管理」傳播事業。因此,如何引導所有傳播事業朝健康正面的方向發展,才是NCC最主要的任務。然而看看目前台灣若干新聞媒體的表現,可謂亂象叢生,日趨低俗,欠缺對國家政策的報導與評論,反倒是交通事故、社會新聞等成為報導重點,NCC視而不見,根本沒有盡到輔導匡正媒體的責任,獨獨對中天新聞台要求嚴格。

NCC對中天判處死刑,是中天犯下什麼滔天大罪,而且確定無教化的可能呢?NCC對中天所做的處分完全不符比例原則,是為瀆職。

媒體被稱作第四權,就是因為媒體可以為人民發聲,監督政府。如今NCC自甘墮落淪為執政黨排除異己的打手,以政治因素關閉媒體的惡例一開,可能形成惡性循環。以後台灣只要政黨輪替,取得執政權的政黨很可能如法炮製,以各種理由關閉不順從己意的媒體,如此一來,台灣的傳媒發展將永無寧日,NCC恐將成為台灣傳播媒體界的亂源。(作者為退休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