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放棄了公正的核心價值

諸葛俊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換照,是每一家電視台的輪迴,也是再平常不過的媒體管理程序,為什麼這一次中天電視台的換照弄得這麼引人注意?幾個弔詭的關鍵點先弄清楚,也許就比較能懂這個問題。

第一,如果這個時候是所謂「親綠」電視台要換照,會不會引起這麼大風波?NCC會不會開個聽證會,找來那兩位學者主持會議?再找那7位專長備受爭議的鑑定人共同參與會議?第二,如果中天電視台在市長和總統選舉期間並沒有大量報導韓國瑜新聞,被劃歸成「挺韓」媒體,會不會受到現在相同的處境?第三,如果中天電視台的大老闆不是蔡衍明,換照會不會只是一個送件、審查的程序問題而已?第四,中天換照是不是新聞自由的問題?

這四個問題,一個是電視產業經營的專業問題,一個是政治問題,一個是企業形象問題,一個是民主社會核心價值問題,卻要在一次換照程序和一次NCC主導的聽證會予以釐清、解決,而且還涉及市場經濟問題,NCC想要畢其功於一役的作為會不會弄得複雜了?從10月26日的聽證會中看出來,顯然都沒有觸及這幾個核心,可以說聽證會只是個過場,套句電視新聞術語「鋪個反應畫面」而已,而且這個反應畫面影音不合,鋪得滿糟糕的。

任何有爭議的事情,若能夠回歸原點檢視初衷,就容易看清楚問題癥結。只可惜,以上四個問題的答案全部變成模稜兩可,原本是個法律、法規的明確問題,卻演變成複雜模樣,讓人看不清楚最初的核心。

新聞自由是民主社會的核心價值,中天即使再「挺韓」,就是表達一種聲音,就像是選舉期間挺陳其邁、挺蔡英文一樣的平常,也是眾多聲音中的一種,言論市場,各取所需。更何況選舉過後,贏了就當選,敗選回歸平常生活,都各安其位,這個時候藉著電視台換照的程序對異見者開刀,不就是秋後算帳嗎?是不是應該放眼未來,新聞如何自律?如何真正發揮編審功能?新聞如何專業管理?用過去的經驗審查未來的經營,這就是NCC。國家公器形象就是這樣被搞爛,何必呢?若非有「政治那隻黑手」在操縱,豈會有「講了100次不會介入中天換照」都沒人會相信的天方夜譚。

回歸NCC成立之初仿效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的精神和功能。FCC委員由總統提名,參議院行使同意權,同屬一個政黨不得超過3位委員,如此就是避免不當的政治操縱;而且委員中不得與委員會相關商業機構有任何經濟利益,也是避免不當商業利益介入。可見,握有媒體經營生殺大權的通訊委員會其公正的精神重於一切。

公正,就是NCC回到初心的表現。首先檢視委員的政治態度,是以政治傾向或專業考量?如果是專業考量,就不會有「2人偏綠,可以配合處理中天」之說;如果是專業考量,當天聽證會聘請的鑑定人就不會有「沒有電視實務經驗」之譏。很明顯的,這件事情政治大於專業,NCC放棄了公正的核心價值,忘記了皇后貞操,違背了初心!

而且在歷次的裁罰中,NCC對中天電視台的理由居然有「中天新聞大量報導韓國瑜」,更讓人不寒而慄,這不就是新聞自由的範疇嗎?不只是專業的判斷,更是公民言論自由的素養,怎會是裁罰的理由?

言論自由不必陳義過高,就是一種生活態度。雖然中天換照事件並不直接等於干涉新聞自由,但如果容不下政府不喜歡的烏鴉聲音,那我們這個社會是有問題的,難道只能有政府喜歡聽的喜鵲「美聲」?換照是媒體管理程序的技術問題,多元社會中的政府被貼上箝制新聞自由的形象,兩者孰輕孰重?恐怕是事件後續發展應當要深層考量的。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前玄奘大學大眾傳播學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