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來銀行爆性騷案處理不當 女經理患憂鬱症被離職【瞎事多1】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字撰稿:黃彥宏
攝影記者:徐嘉駒
編導剪接:翁如儀
美術設計:姜峻傑

將來銀行為大股東中華電信持股42%、兆豐銀行持股25%的「國家隊」純網銀,主打「金融科技融合生活美學」,企圖以文創、精美的圖樣,與傳統銀行做區隔,藉此打入年輕人市場,但籌備1年多卻遲遲拿不到營業執照,上線日期一延再延,而《毅傳媒》調查發現,將來銀行內部性騷擾事件頻傳,被害人質疑公司未有妥善處置,致其承受過大壓力,罹患嚴重憂鬱症,還「被」離職,讓人詫異、憤怒。

將來銀行前員工妤君(化名)向《毅傳媒》控訴,2020年2月她進入將來銀行之後,長達3個月時間,遭當時的資訊處張姓經理用言語、文字性騷擾,包括「我要妳來就是要讓妳爽」、「沒感受到阿?那我下次再頂大力一點」等,不堪入目、性暗示強烈的言詞,讓她身心備受煎熬。

資訊處張姓經理騷擾妤君(化名)的對話、錄音等,均被蒐證記錄下來。(圖:讀者提供)

直到5月,妤君因工作表現不俗,從專經升為經理,並由將來銀行的總經理劉奕成親自簽核,妤君當時曾直接向劉求救,表示自己長時間遭受張男的性騷擾,身心疲憊不堪,但劉奕成當時表示,因公司沒有性騷擾相關防治措施,要妤君先忍耐並觀察狀況。沒想到,妤君在掛上經理頭銜之後,發現張男可能怕自己威脅到他的地位,言語騷擾而變本加厲,讓妤君在工作上感受到敵意,認為自己遭到職場霸凌。

妤君表示,當時將來銀行資訊處副總周旺暾,做為資訊處的最大長官,卻未積極處理張男對她性騷擾的事件,讓妤君仍舊與張男處在同個團隊、相同辦公室內,又經過2個月,到了7月底,妤君情緒已在逼近崩潰邊緣,她邊哭邊向警局報案,最終轉由北市勞動局介入調查。

妤君(化名)在經過了長期的職場性騷擾之後,終究受不了身心的煎熬,而向警局報案、填寫性平法申訴表,隨後轉由勞動局受理調查。圖:讀者提供

在勞動局發函給將來銀行之後,將來銀行才終於成立性平會,啟動性騷擾事件調查,公司在8月緊接著開了兩次調查會議。不幸的是,在調查期間,妤君陷入職場人際、工作壓力的夾擊,被身心科醫師診斷出,罹患嚴重的憂鬱症、暈眩等症狀。

妤君告訴《毅傳媒》,調查之前,公司的人資跟她簽訂「保密協議」,要求整起性騷擾事件不能外傳,但到了8月底,此事件卻已在公司內部傳開,甚至有同事直接劈頭問她,「欸,妳知道張男性騷擾事件的女主角是誰嗎?」同事的耳語,無疑是對妤君赤裸裸的二次傷害。

妤君(化名)在將來銀行遭受性騷擾、職場霸凌期間,被身心科醫生診斷,罹患了嚴重憂鬱症。(圖:讀者提供)

最終,在多次向公司反應之後,妤君於9月初申請「留職停薪」調養1個月獲准,期間她仍不斷回診,前前後後進行了身心諮商高達12次。原以為再次回到工作崗位,能夠坦然面對工作,妤君卻在10月返職時,被通知調動單位。

妤君萬萬沒想到,下令組織調整的竟然是資訊處副總周旺暾,並上簽總經理劉奕成、董事長鍾福貴核准,將她丟去新設立的「系統分析科」,該科是1人單位,管理階層也沒有跟她說該科的業務範疇為何?更未指派工作,讓剛重返職場的妤君感到孤立無援,彷彿在一連串的夢魘之後,等著她的是更無盡的黑暗深淵。

妤君憤恨不平告訴《毅傳媒》,公司這樣的作法根本是「變相逼迫離職」,她只好奮力最後一搏,向公司提出「不法侵害」調查,之後將來銀行亦擺明著要「送客」的手段,妤君最終自請離職。

但妤君在11月中一離職,就因氣不過而向勞動局申訴,也委託律師向張男提出民事訴訟。勞動局受理申訴後,找來將來銀行和妤君展開勞資協調。由於妤君認為離職是公司逼迫,因此訴請給付資遣費,沒想到將來銀行卻要她先「撤回申訴」,才能換到資遣費。

另外,性騷擾的事主、資訊處經理張男,在事件後被降職調為「客服專案經理」,將來銀行卻未公告人事異動,也讓妤君氣不過,認為公司只想「和諧」,要求公司補發公告,才能防止其他人受害,遭公司拒絕。據悉,張男已婚且有2個小孩,在被降職後,於10月底已離職,目前在別間公司任職測試工程師,丟了主管職。

在勞資協調破局之後,將來銀行的人資仍舊不斷與妤君調解,就在妤君心軟想撤回申訴時,公司卻對內部員工發出一封E-mail,指稱該離職員工(妤君)是「聲稱」遭到性騷,卻無詳細說明、解釋公司調查後的懲處結果,讓她氣到炸鍋。

妤君認為,將來銀行發出這種內容,完全沒顧慮到當事人承受著嚴重的憂鬱症折磨,公司還說要「正向發展」,卻沒人幫她走出創傷。更扯的是,將來銀行眼看妤君不撤回在勞動局的申訴,竟寄出律師存證信函,威脅向她提出誹謗、侵害名譽、違反保密條款等,民事、刑事罪名樣樣來。 然而,勞動局在2月底的最新函文,認定將來銀行違反《性平法》第13條,「雇主未盡工作場所性騷擾防治義務」一事成立,妤君才終於出了一口氣,讓公權力洗刷她的滿腹委屈。

將來銀行做為妤君(化名)的雇主,卻未善盡防治職場性騷擾的義務,並被台北市勞動局認證,違反性平法,但將來銀行決定提起不服訴願。(圖:讀者提供)

針對性騷擾案件,將來銀行說明,本次投訴人以非正式管道提出後,總經理劉奕成除告知投訴人可正式提出申訴外,並立即轉知人資及相關單位,過程中也多次提醒投訴人可提出正式申訴,並於時間內依照性平辦法選定調查委員,最後獲當事人同意提出正式申訴,調查過程中也充分提供當事人說明及提出事證的管道,並於調查報告完成並成案後,提供投訴人申復管道,投訴人也接受公司調查結果。

至於投訴人妤君稱總經理劉奕成要她「先忍耐」一事,將來銀行表示,並非事實,就調查結果,將來銀行已給予被申訴人嚴格處分,而本案中雙方當事人之主管,也因未能妥善處理而經相關評議程序予以懲處,將來銀行強調,性平是公司優先重視的工作價值,絲毫不能容忍任何同仁違反性別平等,一旦發現性平事件,必經公正允當調查,對於成案者,亦經人評會給予最重之懲戒。

《毅傳媒》再詢問妤君有關劉奕成透過公司回應,否認有要她先忍耐的說法,妤君表示,她去年5月面談反應時,只有劉跟他的秘書在場,私下會談她當時未錄音,但張男事後在答辯狀上告知法官,是7月才接到總經理劉奕成告知他被控性騷擾,顯見中間有落差,此案已進入司法程序,其他部分她就不便多談。

將來銀行小檔案。資料來源:毅傳媒採訪整理

更多毅傳媒報導
劉奕成愛耍寶 曾在公司短跑同事幫計時【瞎事多2
署名香蕉送女同事 怪男涉性騷擾後閃婚【瞎事多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