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健瑋 認真的演員有魅力

GQ



黃健瑋是公認的會演戲,猶記《GQ》去年訪問他,是他出演《白米炸彈客》中的楊儒門之時。為了更貼近角色積極瘦身,還和楊儒門一樣,騎腳踏車環島一周。這次他則是演活了迷你電視劇《麻醉風暴》裡的蕭醫師,不僅讓醫護人員以為他是真正的醫生,也收穫了來自各界的熱烈評價。而他始終很低調,演出橫跨了電影、短片、電視和舞台劇,還覺得自己永遠還不夠,沒事幹的時候去學武術、學語言、學樂器,如果說這世界上有關於認真魔人的定義,我們相信他就是最標準的範本。


GQ:你參與過電視、電影和短片的演出,還演過舞台劇、京劇和跳舞,面對這些不同領域的專業,怎麼轉換或調適?

黃健瑋(以下簡稱黃):每一次演出都是新的體驗,對我來說就像是重新投胎,習慣之後就變得很坦然。身為一個演員,問題來了就是盡力去做,無論別人對你的評價好或壞,不管角色或不同的表演方式,面對久了,漸漸地也不會害怕。



GQ:就蕭政勳醫師這個角色,怎麼做功課?

黃:他的生活基本上就是待在醫院裡,對於社會、人群是疏離的,不太跟別人互動,不會展現出他的情感,花了很多時間專注在課業與事業上,講白點,就是個宅男,所以他所剩下的價值就是在專業上。我們拍攝開刀房的幾場戲,醫療顧問全程都在旁邊,包括醫療術語或藥名、打針、插管、開刀過程的每一個動作,我們全部都照做了一次,所有的細節,我都希望沒有任何遺漏。



GQ:你說過在拍開刀房的戲因為過度專注而站到腳發炎,過度專注在戲而忘了自己身體的狀況,很常發生嗎?
黃:我做事比較拚,不會想太多,在我以前最初學表演時就是這樣,之前在學校演牛仔,我光是練套繩圈就套了一個月。我相信如果真的照著角色的方式來過生活,這些小動作會慢慢地改變你,現在我演戲也回歸到這樣的做法,比較直覺。


GQ:對你來說,怎麼當一個好演員?
黃:我是個不會想太多的人,從小的教育就是這樣。以前住鄉下海邊,家裡的觀念就是不能輕易被人欺負,可能養成比較「硬」的個性,加上我性格很直接,有時拍戲很累,沒注意到禮節的部分,偶爾會與人起衝突,但事情過了就算了,遇到挫折也不會自怨自艾。

我現在覺得,把生活過好,是當一個演員很重要的基礎。


GQ:對你來說,什麼是好好過生活?
黃:家庭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除了照顧家人,要能有效地規律、紀律自己,多學習新的東西,人一定要不斷學習。所以我會安排很多課程,沒戲演的時候,我就溜回學校去找戲演,當是額外的訓練。我學武術、學法文,之後也想學西班牙文。從國中時期就對武術很有興趣,合氣道學了幾年中斷,上了大學就開始練太極拳,之後換柔道、詠春拳,又接觸到東歐的軍用格鬥術,沒有招數,比較偏即興,只有簡單的原則,學武術除了訓練身體之外,還能訓練自己的反應。


GQ:每一種武術都有其哲學,練了武術之後對你的影響是?
黃:學武術必須要非常了解你自己,你的個性、恐懼、極限,迫使你當個更好的人。現在接觸的武術「Systema」是要將情緒漸漸平和才能學好,也同時訓練自己的心智。武術告訴我要當一個好人,才能學到更高的技巧。演戲也是如此,只有在平常生活沒有這麼多極端情緒的時候,才能夠在表演時把這些東西放大。


GQ:接下來有什麼新的計畫?
黃:現在跟幾個朋友一起寫劇本,想拍一些故事,目前有個舞台劇的劇本,我想要把它導出來;電視、電影方面想要從當編劇開始,慢慢來吧。


GQ:對10年後的自己有什麼期許?
黃:我希望可以學會一種樂器,下個月開始學鋼琴,先看適不適合,希望自己在那個時候可以好好跳探戈,覺得心境到了,能感受欲望之外的其他事情,再找個有庭院的房子,種種樹,陪陪女兒、家人。對於演員的角色,不會多想,有機會都會去嘗試,隨遇而安。




延伸閱讀:

>>余文樂登《GQ》獨家專訪
>>余文樂登《GQ》帥氣特輯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