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ar威士忌混搭果香拓市場

報導黃唯淯

中國時報【報導黃唯淯】 Omar出身自台灣菸酒公賣體系,說實在的,當年台灣自釀與蒸餾技術老是遭人詬病,南投酒廠要出自行蒸餾的威士忌當然也讓很多人不以為意,但產品上市後,喝到酒款的人幾乎都傻了,沒人想到南投酒廠可以做出這麼精彩的作品!也讓人開始想回頭挖掘疏理南投酒廠何以如此成功? 其實台灣菸酒公賣體系早就有自釀威士忌的打算,廠房內還留有購置的蒸餾器,(當時蒸餾出來的酒體混合蘇格蘭進口威士忌,調製成玉尊調和威士忌;這組蒸餾器歷史非常久遠,早在公賣局時代就已購入,目前和新建置的蒸餾器共同服役),但彼時因技術不成熟,也少與國外釀酒學界交流。生產Omar的南投酒廠曾以水果釀造酒成名,而釀造這些香甜水果酒的經驗,反而成為Omar日後成功的祕訣之一。 早期威士忌並沒有換桶、過桶的概念,普遍做法都是購入二手雪莉桶(Butt,容量為500公升)或使用美國白橡木桶(Barrel或Hogshead,容量為200至250公升);而在威士忌產業逐漸成熟的今日,「風味」與「風格」這兩個字眼反而成為奠定威士忌產業出現全新高度的特色,南投酒廠彼時留下的水果酒桶,就這樣成為Omar的獨門神兵利器。 酒體更圓滑飽滿 首先談談Omar的蒸餾器配置,它一樣是二組成對(二隻初餾與二隻再餾),但與噶瑪蘭一樣,南投酒廠有得天獨厚的中央山脈水資源與溫暖的氣候,加速了酒體的快速熟成時間。蒸餾器的林恩臂角度則是微微往下,蒸餾出來的酒液較為厚實,配合台灣的天氣與溼度,讓酒體呈現得更為圓滑飽滿。而蘇格蘭少數強調林恩臂向上蒸餾出的輕盈酒體,會因氣候緣故讓酒質吃桶過深,造成桶味大過酒酯所營造的芳香氣味,這對台灣氣候來說反而不是件好事。 在酒體得天獨厚的狀況下,南投酒廠當時仍依照蘇格蘭釀酒法,採用波本桶與雪莉桶陳年,但南投酒廠前廠長潘結昌在某次品飲過桶熟成威士忌後,靈光一閃想到了過去酒窖中留下的獨特風味的熱帶性水果酒桶(荔枝、梅子、葡萄酒桶),他開始嘗試將威士忌與這些蘇格蘭人想都沒想過的獨特口味橡木桶結合,結果造成市場一陣轟動,在世界各大威士忌賽事中也奪下不少金牌。Omar也讓台灣在威士忌版圖中,持續擴大自身影響力。 酒後不開車 安全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