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A:泡妞、搭訕與強暴

李魚

(德國之聲中文網)PUA(Pick-up Artist)從字面上看,是搭訕藝術家,在中國國內,它也被稱作"泡妞學"。搭訕藝術家運動起源於美國,上世紀七十年代韋伯(Eric Weber)"How to pick up girls "可以看作是這個運動的始祖。但現在這個詞在語境當中多含貶義,人們一般對這個詞的理解是通過對異性的誘騙,"把對方搞到手",達到與其发生性關系的目的。

對搭訕藝術家而言,男女平等這一概念是陌生的。說得更直白些,它是一個男人使用心理上的威逼利誘等種種手段讓女性就範。搭訕藝術家們不掩飾他們的手段之一便是"push and pull",軟硬兼施,胡蘿卜加大棒,先給一個贊美之詞,讓你有接近天堂的感覺,緊接著貶低侮辱,直接送你走進地獄。在中國,PUA被定性為"新型精神鴉片",今年5月間,中國江蘇省警方查處了一個兜售PUA服務的網站。

搭訕藝術家在德國傳播得並不廣泛。隨便問一個行人的話,基本沒有人知道PUA是什麼意思。2014年底,在當時還並非流行的PUA領域发生了一件醜聞,讓PUA進入人們的視野。PUA教練、瑞士人布蘭克(Julien Blanc)在社交媒體上发布了一個視頻,洋洋得意地稱自己如何輕易地攻破女人,成功地將她們弄上床。他甚至說,"在東京,你作為白人可以任意放縱"。他宣稱使用的方法是,"在街上,可直接將她們的頭送向我的生殖器"。人們在影片裡看到,布蘭克果真在街上和在他的課程裡"表演"他的技巧。他的學員們,在老師的激勵下開始嘗試這一方式。

觀眾震驚。然而,真讓人們憤怒的是布蘭克在影片裡傳播的理念。他說,在攻心戰裡可以使用暴力。是他不經意說錯話了嗎? 不是。他用關鍵詞#chokinggilsaroundTheWorld曾在社交媒體上瘋傳開來。也許是他為招攬客源而實施的營銷戰略,要知道,布蘭克受雇於美國的Real Social Dynamics (RSD)公司,並在YouTube上擁有自己的講課頻道。如果想得到"搭訕藝術大師"的真傳、看到真人,課程的學費可高達3000美元。布蘭克的表演顯然過了頭,由於各方的壓力,他不得不在CNN電視台進行道歉,不過他的"強奸教頭"的稱號令他揮之不去。一些國家決定不向布蘭克发放入境簽證。

雖然布蘭克來德國講課不用簽證,但德國這攤子讓他RSD公司的同事接管了。2017年正當#metoo運動風起雲湧之際,RSD在柏林舉辦免費講座,觀眾來了很多。RSD在臉書上專為德國設有一個群,目前有差不多2000名會員。RSD舉辦的講座一般不收費,但如果想繼續了解並學會要領以及掌握方法,可以繳納270歐元,接下來觀看在秘密地點錄制的影片,其中也可以得到訓練。想再進一步发展的話,可以繳納2000歐元,進入新手訓練營並在鏡頭前表演,攝制的影片提供給其他學員觀看。該公司於2017年在柏林開辦的一個新手訓練營據說很快便人滿為患便提前結束了報名階段。

老弟,你真的不需要呀!

搭訕藝術家無論如何不像在培養人的愛情,讓兩人之間的關系變得更為浪漫。性問題專欄作家埃爾哈特(Mimi Erhardt)曾一針見血地指出,"需要上這種課的人,是一條可憐的小香腸。我只想敲一下他的後腦勺,告訴他,老弟,你真的不需要呀。好好學會舉止,讓你富有自信。"她寫道,上這種課毫無意義,什麼也學不會。男人需要的是,彬彬有禮,幽默,做他自己。她給出的絕招是,"臨時邀請一位女士去喝一杯。贊賞一下她的音樂品味。如果都不大奏效,別忘了我們百試不爽的最後一招:想上床,必須先示友好。"

不排除,也許搭訕技術家能夠獲得短期成效的可能,但依賴"手段"不可能長期性搞定另一個人,就算一年、兩年內奏效,長遠的幸福絕無可能,而這也不是搭訕藝術家的目標。因此,人們對搭訕藝術家的詬病以及負面理解,並非空穴來風。

男人們果真需要這番訓練嗎?布蘭克事件後,PUA被打上了強暴的標簽。行內人士很無奈,有口難辨。2014年,一名不透露姓名的業內專家告訴德國的《明星》雜志,布蘭克並不是業界代表。他說,搭訕藝術家作為職業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很多男性有這一需求,他們在同女性交往時不自信,遇到困難時,不知道跟誰訴說。"我遇到過男性,婚後15年被女方拋棄,絕望至極,失去重新開始的勇氣,更不知道怎樣開始新生活。還有年輕、近乎病態內向的男性找到我,他們希望改變現狀。"這名搭訕藝術家還說,"來我這裡的大多數希望掌握更好對待女人的技巧,他們夢想有一個女友和家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是想'游戲'而已。"

作者: 李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