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全球最大FTA 台灣拚魚死網破

·5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謝錦慧/李娜 台北綜合報導】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15日簽署,東亞區域經濟整合勢必更為牢固,台灣被排除在外有加劇經貿邊緣化隱憂。不過專家認為,美中爭端未歇、全球反中浪潮延續的局勢,將為台灣帶來轉機。

RCEP談判於2012年11月宣布啟動,原有16個成員,包含東協10國(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菲律賓、汶萊、越南、寮國、緬甸、柬埔寨),加上中國、印度、日本、南韓、澳洲以及紐西蘭;歷經多回合討論後,去年11月各參與國在泰國曼谷的東協峰會上終於發布領袖聲明,宣布完成協定的20章節磋商。

儘管印度因憂心中國傾銷、對中貿易逆差擴大等議題,最後一刻決定不參與。然而,即便沒有印度,RCEP成員國合計國內生產毛額(GDP)規模仍逾25兆美元、約占全球1/3,也是全球經濟規模最大、涵蓋人口最多的自由貿易協定(FTA)。

RCEP作為目前為止最大的巨型FTA,不只讓東亞經濟整合更緊密,也將強化中國影響力,並與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產生競合關係。

不可諱言,台灣作為小型開放經濟體,在RCEP中扮演關鍵地位的中國與東協,又分別是台灣前二大主要出口國家或地區,台灣被排除在RCEP之外,確實會受到衝擊。

不過,中經院WTO及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認為,考量RCEP的結構、國際政經局勢後,「對台灣有影響,但這個影響沒有想像那麼大」。

李淳解釋,東協10國與中日韓紐澳之間已有實施生效的FTA,以及正在談判中的FTA,因此RCEP只是在既有基礎上「升級」,而且台灣出口至RCEP國家約7成金額的產品免關稅,影響相對有限。

李淳形容,以100分來說,衝擊可能只有25分,政府以及產業界應該思考的是,如何進一步處理這25分的影響,最好是降到只有2、3分。

「RCEP真正需要立即關注的議題,反而是台灣在中日韓這些主要競爭對手間的勢力消長」,李淳說,東協與中國、韓國及日本的雙邊FTA於2005年、2007年與2008年陸續實施,產業界早有準備。他說,關注重點應放在原本沒有簽定FTA的中日、日韓,當RCEP生效後,台灣在中國市場將面臨來自日本新的競爭壓力,在日本市場也會面臨來自中國、韓國的新競爭壓力。

若從產業面來看,根據資料,台灣出口至RCEP經濟體約70%免關稅,範圍涵括資通訊產業為主的產品,其餘30%則需要關稅,多為機械、紡織、金屬、化學品、塑化品等。

台經院研究九所所長譚瑾瑜指出,資通訊產業受惠於資訊科技協定(ITA),得以零關稅、暢通無阻,但中日韓以及東協勢必會因為簽署了RCEP,形成更為緊密的關係,台灣優勢產業要如何維繫競爭力,傳統產業又如何拓銷國際市場,將是後續應思考的課題。

經濟部官員表示,傳統產業面臨重重關稅障礙,為了強化台灣在國際上的競爭力,避免產品難以跟他國競爭,政府不斷爭取加入國際組織,同時協助廠商拓銷,找尋突破口。

此外,經濟部持續輔導廠商進行數位轉型及跨域整合,例如塑化產品和電子產品相結合,提高商品的差異性及附加價值,開拓出另外一塊市場,就能避免出口到他國時遭遇低價流血戰。

就紡織業而言,多數廠商早已進行海外布局,順應東協市場情勢而進行海外布局,在亞太15國簽署RCEP後,所面臨的衝擊預估較小。

「CPTPP不是完美,但是是很重要的替代選項」,相較之下,CPTPP可以處理日本、馬來西亞、越南市場的問題,南韓也一度傳出想要加入;李淳認為,若台灣能夠加入CPTPP,能夠有效抵銷不少RCEP帶來的衝擊。
雖然美國總統川普2017年1月上任後,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不過在日本主導之下,TPP以CPTPP的型態重生,並於2018年底生效。

譚瑾瑜分析,RCEP生效實施,不只加劇與CPTPP的競合態勢,也會強化中國在東亞的影響力;而在美國總統大選勝出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雖然被認為作風相對溫和,市場普遍預期,美中競逐關係不會改變。

譚瑾瑜強調,拜登曾任前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副手、嫻熟TPP事務,料將延續歐巴馬做法,即藉由多邊方式進入亞太區域經濟整合;也就是說,美國重回CPTPP的可能性頗高。

「拜登跟川普作風可能有差,但同樣會希望降低對中國依賴」,李淳進一步說,拜登所提出政見已經表明要重建美國供應鏈,而美國追求的供應鏈夥伴不再只看關稅,更強調是否可信任,「5G乾淨網路」就是最佳例子。

李淳認為,在美中貿易戰、疫情發生之前,全世界透過簽署協定、區域經濟組織建立夥伴關係,台灣因而陷入邊緣化危機;如今全球局勢改變,轉而注重是否可信賴、是不是市場經濟等,有無簽署法律文件、自貿協定反而不是關鍵。

除了美中對立延續,疫情爆發後,產業發展也納入國安思維,「去中化」趨勢更為盛行;美國正建立可信賴夥伴聯盟,部分歐洲國家也跟進5G網路禁用華為中興通訊設備的做法。2020/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