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照常遶境 武漢肺炎卻停辦 關鍵差異何在?

黃 彥昇
保庇NOW
<p>2019年白沙屯媽祖前往北港進香畫面。(圖/保庇NOW資料照)</p>

2019年白沙屯媽祖前往北港進香畫面。(圖/保庇NOW資料照)

<p>2019年白沙屯媽祖前往北港進香畫面。(圖/保庇NOW資料照)</p>

2019年白沙屯媽祖前往北港進香畫面。(圖/保庇NOW資料照)

武漢肺炎在全球都引起疫情,台灣因為政府第一時間決策採取「料敵從寬」的態度,目前疫情尚在控制範圍內,而台灣向來有「三月瘋媽祖」的習慣,但在政府溝通之後,包括白沙屯媽祖、大甲媽祖、松山媽祖都取消了原定的出門計畫,而北港朝天宮也宣布遶境暫停一年。

大甲媽祖遶境有悠久的歷史。(圖/記者黃彥昇攝)
大甲媽祖遶境有悠久的歷史。(圖/記者黃彥昇攝)

台灣不是沒有經歷過大型的傳染病疫情,在2003年爆發的SARS疫情就給台灣造成了重大傷害,然而若仔細翻閱資料,會發現當時SARS疫情爆發的時間也在農曆三月,但當時台灣並沒有取消神明遶境的輿論,有些地方甚至還有非年例的神明遶境,例如艋舺青山宮的青山王送瘟壓煞。

十七年後在差不多的時間點爆發疫情,為何2003年的民眾能接受疫情期間神明遶境,到了2020年卻有較多的聲浪希望暫緩遶境?大致上的原因能分析出幾點:

一、2003年災情是前車之鑑

當年 SARS在爆發時乃至於台灣出現第一名病例時,其實台灣人的警覺性並不高,一直到和平醫院被無預警封院,台灣人才知道事態嚴重,知道這個傳染病是致命的。到了2020年武漢肺炎爆發,台灣人就能以2003年的SARS作為前車之鑑,希望能避免當年慘況在發生。以比喻來說,2003年的台灣是受傷後治療,2020年的台灣就是預防勝於治療

二、2003年民眾發聲管道不夠發達

2003年看起來離我們很近,但當時還沒有能讓每個人暢所欲言的發聲管道,YOUTUBE成立於2005年,FACEBOOK台灣版成立於2008年。簡單來說,2003年時台灣人能發聲的方式不如現在方便,若能將現在的時空環境挪移到2003年,或許也會有贊成取消遶境的輿論也不一定。

三、衛教觀念的進步

當年和平醫院的封院慘況大家仍歷歷在目,自從台灣被SARS疫情侵襲後,台灣的衛教觀念又更加深入到各個角落,大多數人都知道在面對傳染病時要如何自保,也知道那些場合容易爆發大規模傳染,因為這些觀念的根深蒂固,對大規模遶境的檢視自然也就多了。

四、時間點上的微妙

2020年武漢肺炎的爆發時間是在農曆三月之前,所以大家還有時間做檢討、進行暫緩遶境前置作業,但2003年並不是這樣。雖然資料上顯示,SARS第一名病例是出現在2003年3月14日,但真正引起恐慌的和平醫院封院事件是在4月24日,已經是農曆三月下旬,當時「三月瘋媽祖」已經進行到一半,有幾個指標性的神明已經結束行程,例如當年度大甲媽遶境是在4月6日到4月13日,北港朝天宮遶境是在當年度的4月20、21兩天,和平醫院封院時兩大媽祖的遶境早已結束,自然不會有要求停辦的問題。而白沙屯媽祖在2003年前往北港進香的時間是五月中旬,當時SARS的疫情在台灣已獲得控制,可以說諸位媽祖出門時都剛好避過了SARS疫情的高峰。

因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拱天宮宣布北港進香活動延期。圖為2019年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盛況。(圖/保庇NOW資料照)
因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拱天宮宣布北港進香活動延期。圖為2019年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盛況。(圖/保庇NOW資料照)

現在跟著媽祖一起出門是一種全民運動,似乎一年不走就會覺得怪怪的,然而在面對來勢洶洶的武漢肺炎,相信台灣的信眾都能理解政府的擔憂以及廟方決定暫緩活動的決定,如同前面提到的「料敵從寬」,在抵抗疫情時也必須「抗敵從嚴」,這是一場嚴峻的考驗,必須多方攜手才能度過這個難關。(編輯:黃彥昇)

 

資料參考:

維基百科-大甲媽祖遶境進香
維基百科-北港朝天宮
維基百科-SARS事件
萬年曆

※【保庇NOW】提醒您:
因應武漢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國外入境後如有發燒、咳嗽等不適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並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

更多保庇新聞
媽祖遶境遇武漢肺炎 理性與感性如何抉擇?
不貼了!鎮瀾宮取消貼香條 改送紙膠帶鼓舞士氣
2003年關鍵時刻 青山王團結信眾齊心抗SARS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