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H滿月 居家辦公效率差

·2 分鐘 (閱讀時間)

「#WFH」堪稱疫情期間,社群軟體間最夯的hashtag標籤,意即(Work From Home,在家工作)。不少公司行號受到疫情衝擊,在中央宣布全國5月11日起二級警戒,就陸續實施「居家辦公」,隨後再升為三級警戒,迄今已滿月,企業主與員工心聲呈現兩樣情。企業主擔心員工打混摸魚而盯得更緊,員工則說居家辦公開會、工作效率變差,還要隨時待命,工作與生活界線變得很模糊。

過去不少人認為「在家工作真好」,但在悶了1個月,有上班族直呼,「想回公司上班了」。在科技業工作的黃小姐表示,工作、生活界線變得很模糊,沒有很喜歡居家辦公,短期還可接受,但長期滿辛苦,且視訊開會效率較不佳。

員工嘆 公私界線變模糊

擔任企畫的艾咪吐苦水說,在公司是打卡制,也不用出水電費,但居家辦公還曾開會到凌晨1點,「主管、總經理認為疫情期間大家沒地方跑、都在家,變成隨時要on call(待命)。」

在銀行工作的陳先生透露,公司採分流上班模式,分為ABC組輪周居家辦公,但公司系統建置未完全,加上有些機密文件無法帶回家,只能Key in簡單資料,並透過電話、視訊拜訪客戶。

陳先生認為,居家辦公優點是處理公事較安靜,不用那麼拘束,缺點是公司開會討論有時會因連線品質不佳,有些關鍵字沒聽到,要再多重複幾次,工作效率較不佳。

軟體工程師吳先生表示,5月17日開始WFH,優點是少了通勤時間,可以睡晚一點,但一開始沒有外接螢幕,少了轉接頭,所以工作效率奇差無比,後來公司快遞大家缺少的東西,有轉接頭可以接螢幕之後好很多,「可惜無法享用公司福利的飲料、零食、晚餐」。

企業主方面,雖然開放居家辦公,但該有的效率還是該有,有業主就怕員工摸魚更加緊盯。不願具名的產業界主管表示,居家辦公是迫不得已,會設定工作目標給同仁,不能「太放縱」。

主管稱 緊盯成效別放縱

日商琳得科科技公司公關呂筱薇表示,公司超前部署早在去年就曾分流辦公,今年5月17日也展開居家辦公,高雄50多位員工居家辦公,暫定到7月2日,若員工有困難無法在家工作,可向主管反映,但沒有接獲特殊狀況;現場產線20多人分流上班「做一休一」,產能未受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