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le猜字遊戲異軍突起,《紐約時報》收購進一步引發關注

·7 分鐘 (閱讀時間)
用戶可把他們猜字的表現,以金丶灰丶綠色的格仔分享到社交媒體,而不會公開其答案。
用戶可把他們猜字的表現,以金丶灰丶綠色的格子分享到社交媒體,而不會公開其答案。

Wordle成為了互聯網的最新熱潮,但它的崛起有別於諸多其他線上流行應用程序。

這個遊戲並不是一個應用程式App,而是一個極其簡單的網站,儘管很多玩家想每天玩多過一次,它的創辦人不希望遊戲令人沉迷,或是受廣告或數據收集公司控制。過去幾個月,這款遊戲吸引了數百萬用戶,部分原因是因為這款猜字遊戲可以把答案的小格分享在社交媒體。

在社交媒體風麾的背景下,美國《紐約時報》花費約百萬美元,以不公開方式收購了這款遊戲。

創辦人喬什·沃德爾(Josh Wardle)是美國網上論壇Reddit的工程師,他在疫情封城時研發了這款遊戲,起初是為了在疫情封城期間和伴侶消磨時光。

Wordle可供用戶每天猜一個5個字母的英文單字。用戶最多可以猜六次,如果字母並非屬於該單字會顯示灰色,如果字母屬於該單字但並非相關位置,會顯示金色,猜中字母及其位置則會顯示綠色。

Person holding phone with Wordle on
遊戲設計成每天只能猜一個字,所以不會過度沉迷。

對於遊戲被出售,許多粉絲感到震驚。也有人認為創辦人值得收取回報。

一人在推特上稱:「我為沃德爾先生感高興。」

「他製作這遊戲是為了他的伴侶,因為她愛文字遊戲,他把這遊戲無償公開給所有人。」

「現在他有百萬元意外之財,是因為他愛上某人。」

擔心免費變付費

許多用戶也不認為《紐約時報》會讓這款遊戲長時間免費提供給眾用戶。一些用戶希望這款遊戲能夠留在網上免費使用。

美國德克薩斯科技大學的創新媒體行業的助理教授尼克·鮑曼(Nick Bowman)對BBC說:「雖然《紐約時報》承諾遊戲將是免費,但很多人擔心會出現其他成本。」

「如果用戶要開始分享數據去玩遊戲,或是他們要創建用戶名稱或檔案,或是開始有廣告,我猜這可能失去它的吸引力。」

它的崛起是毫無疑問,根據網站數據統計工具Similarweb,去年10月,該網站只有每月5千的流量,今年1月底,數字攀升至4500萬。

美國丶澳大利亞和英國佔了66%的流量,平均每名用戶花超過8分鐘,對任何遊戲收購者來說,是非常好的數據。

但尼克·鮑曼說,這對《紐約時報》來說,仍可能是一隻大白象。

遊戲可持續嗎?

「假設Wordle本身是我們想要的東西,這是一個錯誤,」他說,「我不肯定這款遊戲設計時考慮到可持續性。」

「這是很有趣的新東西,但遊戲面對的潛在問題要複雜得多。」

他不太肯定有任何人能確切理解Wordle火紅的背後秘密,但認為它的崛起應該與文字遊戲沒大關係。

「我們有文字遊戲已經很久了,」鮑曼說,「而市場上缺乏輕鬆遊戲。」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遊戲創意之處,是創造了一個簡單的空間,有別於複雜的數字世界。

遊戲的口碑具備一定的傳播力,但事實上,它對用戶的要求也非常簡單,只是每天約5分鐘,甚至沒有一句呼籲叫大家明天再玩,但仍然很多人每天在玩。

這很快變成了文化現象,它的猜字彩色格也走入真實世界,許多用戶用它的設計放在日常生活的用品當中。

https://twitter.com/aprilfiet/status/1485806788951908359

https://twitter.com/David_Bonnici/status/1487722967371251713

它的可分享性是關鍵,成為家人朋友每天的小話題,分享那些格子和策略。

對很多人來說,這款遊戲有相應的邏輯,有些人會先試常見的元音或輔音,有些人會保留一份清單去記起以往用過的字。

這遊戲沒有真正的失敗,許多人都會同意,很大部分是取決於運氣。

雖然用戶可以分享他們的成果,即猜了多少次就猜對,但這遊戲競爭性不是太大。

它有過少數的爭議時刻,例如有一次出現的字是美式的「favor」,而引發一場小爭辯。

但這背後也有窩心的故事。

例如一款同名App的研發人員發現這款遊戲火起來後,該應用軟件也見到大量的下載,他主動聯絡喬什·沃德爾問他應該怎樣做,他們決定一起選了一家慈善機構把收益捐出去。

喬什·沃德爾看來並非為錢而行,他拒絶與其他抄襲這款遊戲的公司達成協議去賺快錢。蘋果採取了不平常的做法,移除了App商店內一些涉嫌抄襲的App。

Wordle on a phone
用戶可統計自己平均要猜多少次才猜到該英文字。

《紐約時報》相關

當同意了這款遊戲的收購後,喬什·沃德爾揭露《紐約時報》在Wordle的故事中有很大的角色。

當他決定要設計自己的遊戲時,他和他的女友,玩完了《紐約時報》的拼字遊戲,所以由《紐約時報》收購是很合適。

他說由自己營運這個網站變得「有負擔」。

版權和專利

很難預估這個遊戲的未來,一部分原因是它並未申請版權和專利。

許多人也指出,這款遊戲其實和Jotto丶MasterMind和Lingo很多舊遊戲相似。

根據知識產權分析公司Clarivate的內容策略負責人羅伯特·雷丁(Robert Reading)所指,目前有兩個Wordle相關的專利申請,包括了文字拼圖遊戲的軟件。

「申請的公司NFT Technology和Monkey Labs都是使用同在舊金山的地址,」他說,「但不清楚他們和Wordle發明者或《紐約時報》有任何關連。」

Wordle grid on a phone
用戶每天平均花幾分鐘在該網站。

它的未來

喬什·沃德爾對Slate雜誌說,這些可分享的格子,最初是由一位新西蘭玩家所構思,後來加到遊戲當中。

目前這款遊戲已有很多人抄襲,並把遊戲作出修改推出。(例如網上有人製作了華語拼音版本。)

Sweardle就與Wordle很相似,但是以髒話為主,Nerdle則是一款解決數學題目的類似遊戲,希望令數學沒有那麼「可怕」。

Nerdle的創辦人理查德·曼(Richard Mann)說遊戲是為了一點樂趣,並對喬什·沃德爾表同情。

他對BBC說:「我只能想像每天所花的努力和每天的經營成本。」

「流量以令人警戒的速度增長,而喬什·沃德爾沒法永遠虧本經營Wordle。」

理查德·曼認為,喬什·沃德爾有權把遊戲賣掉,但他同樣懷疑,易手後的遊戲能否保持它的吸引力。

目前Wordle已經在商業機構的手裏,羅伯特·雷丁說:「比起它是一個非營利的免費網站,潛在侵權者要加倍警惕。」

而未來《紐時》運作這款遊戲的模式,相比起建立付費區,更大可能是把牌照賣給其他人。

無論遊戲的未來如何,粉絲們將會決定,他們是否想繼續玩這款遊戲,如果決定繼續玩,則要繼續去猜下一步會怎樣,而這並非猜5個字母的英文字般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