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相迎超高齡社會 我們須嚴肅以對

王順民(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研究所教授)
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王順民(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研究所教授)

一項來自於行政院主計總處的官方統計,背後所涉及到人口老化的變遷課題,是有它嚴肅以對的必要。

話說:去年(2018年)3月之際,臺灣一地正式邁入老年人口占總人口14%比重的所謂「高齡社會」(aged society),然而,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所發布最新的國情統計通報指出,截至今年(2019年)的6月底,我國老年人口已經達到352萬人年增5.2%,這是自2016年底起,連續三年的增幅超過5%,而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率也一舉上升至14.9%的比重,如此一來,推估2026年台灣地區就會邁入老年人口占總人口20%比重的「超高齡社會」(hyper aged-society),也就是說,到時候台灣地區的人口分布,會出現每五位就有一位是年紀超過65歲長者的老齡化社會現象,這也使得相與對應的衍生出課題,是有它綜融探究的必要。

基本上,2018年3月的台灣剛剛步入「高齡社會」之際,到了2019年6月的老年人口卻是已經逼近15%,可以預期的是只會加快到來的「超高齡社會」,彰顯出來:臺灣一地的老化趨勢,已經是糾結包括個體的己身、集體的家庭以及整體的社會,以成為一項鋪天蓋地且難以善後的人口海嘯現象,就此而言,關乎到迎老、恤老、養老等等的各項抗老戰役,要如何就其戰略、戰術以及身心靈各個範疇,以進行整全多層的對治規劃,這何嘗不是突顯是當前幾乎是束手無策的對峙窘境,冀此,積極應對以將老化問題提升到國家安全層級,那麼,逐鹿中原的各個總統候選人,務必是要審慎應對於決戰百千日之後的「超高齡社會」到來;連帶地,對於長期照顧機構所數及其可供進住人數的成長情形,更是需要進行通盤的檢視、討論。

誠然,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顯示:隨著老年人口的逐漸增加,長期照顧機構的所數及其可供進住的人數,也隨之成長,像是去年(2018年)年底的長照機構所數和可供進住人數,分別為1,079所及57,736人,已經是較2011年的年底,分別增加69所與10,498人,這多少指陳出來機構老化性質的養護照顧,成為了長照多元主義底下一項漸次重要的夥伴關係,連帶而來的相關變遷指標,像是實際進住的比率首度突破八成;長照機構的布建則是以新北市最多(計214所);至於,就不同的機構類型考察而言,這其中罹患長期慢性病且需要醫護服務的老人為其照顧對象的「長期照護型機構」,係以在彰化縣最多(計13所),但是,生活自理能力缺損需他人照顧的老人,或是需要鼻胃管、導尿管護理服務需求的老人為其照顧對象的「養護型機構」,則是以新北市最多(計210所),最後,失智照顧型的長照機構則是僅有台北市1所,諸此種種顯現出來:除了是進住率、縣市別以及機構類型等個別變項的次數分配外,欠缺對於『長期照顧機構』的圖像勾勒與資料勘查,這也讓長照的變革工程和策進作為,呈現無計可施且一籌莫展的發展景況。

准此,在生育率持續下滑的情形底下,預計今年(2019年)的人口自然增加是有可能轉為「負成長」,即時是加計平均每年會有1.2~1.3萬人的社會性增加數量,但是,台灣一地也會在2021年之際,達到人口「零成長」的無增長窘境;連帶地,以不到7年光景的「超高齡社會」及其難以逆轉的「少子女化」的趨勢,這也讓諸如『永恆少年』(從小就被父母過分寵愛,造成日後長大無法獨立或是過於依賴父母)、『貧困世代』(因學貸、勞動環境惡化,陷入一輩子貧窮的困境)、『斜槓青年』(用「斜槓/」來區分不同的身份或職業)、『單身寄生族』(年輕人選擇在家裡白吃白喝的啃老現象,進而形成晚婚或不婚)、『尼特族』(不就業、不升學或不參加就業輔導,終日無所事事的青年族群)、『繭居族』(生理毫無異常,卻是足不出戶、逃避社會的一群人)、『麥難民』(象徵性地購買一杯咖啡之後,就以顧客身份在餐廳內留宿過夜)、『佛系男』(經濟不穩定男性更嚮往自己獨處,認為女朋友是不需要)、『夫源病』(中高齡男性患者的配偶也有身心失調的問題,而且原因都和對丈夫的不滿有關)、『下流老人』(收入少、存款少、可依賴少的老人)、『多死社會』(死亡人數不斷爬升導致臨終場所、火葬場需要排隊的人數眾多以及死亡之前各種醫療和長照資源的大量耗用)以及『無緣社會』(隨著單身世代人口的增加,人與人的關係變得日漸淡薄)的人身指稱,將會逐一地應驗在您、我有生之年的變遷社會之中。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