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新冠疫情後的新經濟

·3 分鐘 (閱讀時間)

    【特約記者謝維倩編譯】職場中首次出現五代人並肩工作的情況,美國新澤西州的羅格斯大學商學院(Rutgers Business School)的許多教授面臨畢生首次虛擬教學的任務,兩周內把所有課程都放到網上是個挑戰,精通技術的年輕教職員主持了在線視頻會議教程。

    專業實踐副教授萊登(Sharon Lydon)學會將一個線上班級細分成更小的項目團隊。她表示年輕教授在線上教學發揮帶頭作用,他們能夠自如地使用科技,他們的成長過程伴隨著互聯網。

    46歲的萊登去年在商學院35名管理人員的教學課程中,發現員工中幾代人的不同特質,因此她提出一個名為「領導和管理跨代勞動力」(Leading and Managing a Multi-Generational Workforce)的課程,目前已向其他組織的高管開放。

    「5G勞動力」指的是五代人並肩工作,人的壽命延長,他們選擇延遲退休或開始「第二個」職業生涯,往往是因為沒有足夠的養老金。但勞動大軍中數位化技能匱乏,意味著僱主轉而招聘更年輕的員工。

    擁有不同年齡段的員工可能有助於企業盈利,多樣化(包括年齡、性別和其他因素)領導團隊的企業視野更高,在提升創造力以及釋放創新精神方面卓有成效,這也有助於吸引尖端人才,並與各行各業的客戶進行廣泛溝通。

    千禧一代覺得自己在企業中的地位應該比他們現在的地位更高,並希望能夠快速進步。然而,千禧一代可能感覺被不願退休的年長同事阻礙晉升而經常跳槽。

    傑克遜(Eric Jackson)是美國家庭和花園用品零售商Tractor Supply Co的創意副總裁,負責市場推廣。他表示不安於現狀的千禧一代紛紛離開,到其他地方尋求更高的薪資和晉陞機會,導致公司招聘和培訓替代員工的成本大增。

    傑克遜今年在范德堡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歐文管理學院(Owen Graduate School of Management)參加為期兩天的「領導跨代勞動力」課程,原因是他希望能提高員工留任率。他認為如果千禧一代全心投入工作,了解職位所能發揮的影響力,建立社會關係,並看到職業發展道路,他們就會留下來。

    溝通無疑是世代差異最明顯的方面,領導跨代勞動力意味著要設法應對誤解,互動時不要先入為主和陷入刻板印象,最好把每個人都當作一個獨特個體來理解。

    多了解不同年齡段員工的看法,反向輔導(即高管向初級員工學習)可能會有效。在領導跨代勞動力時同理心也至關重要,經理們經常對Z世代無法完成看似簡單的辦公室任務而感到不滿與挫折,例如:正確地填寫寄信地址或使用固定電話,但經理不應急於做出評斷,付出觀察和耐心來糾錯。

    美國的跨世代勞動力,1945年以前出生的人是典型的傳統主義者。這一代人不太熟悉多樣性。 1946年至1964年間出生的人是戰後嬰兒潮時代。

    1965年至1980年間出生的人是X世代,他們是最具創業精神的一代,這一代人創立了谷歌和特斯拉(Tesla)。1981年至1996年間出生的人是千禧世代,他們感覺自己與全球各地的人都是相連的,因此會期望自己擁有國際化的職業生涯。他們也熱衷於環保問題。

    1995年之後出生的人Z世代,他們能夠非常自如地使用科技,由於經歷過金融危機和新冠疫情,他們可能會在經濟上更加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