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狗,請抓走好嗎?」──談校園犬隻的再思考

政事觀察站

作者:郭子維(國立東華大學華文系碩士生)

 

(圖片來源:wikimedia)
(圖片來源:wikimedia)

今年六月,發生了兩件與大學校園犬隻有關的新聞。

其一是在文化大學。由於陽明山流浪狗增多,連帶文化大學校內也出現不少流浪狗追逐人車的事件。新北市動保處表示,犬隻增多的原因,有一大部份是來自民眾的棄養。

即使文化大學的社團「尊重生命社」已盡力照護犬隻,甚至自籌經費替狗施打疫苗與結紮,但依然難以完全掌握犬隻的狀況。於是當人狗產生衝突時,「尊重生命社」便成了學生與居民的眾矢之的。

另外一件事發生在屏東大學內。校方為捕捉闖進室內的校狗「小狼」,使小狼情急之下,從高樓一躍而下,墜樓身亡。

校方對此表示,「由於小狼進入建築物,並有傷害人的行為,不得已才派人追趕,希望將其引導到室外,造成意外與悲劇,並非學校的本意」。但有學生認為,「莫非沒有更好的辦法?」正因校方使用網子、軟管等進行捕捉的方式過於粗糙,才導致小狼過度驚嚇。

以上兩起事件,都是校園裡犬隻與人發生衝突的個案。雖然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中小學,將「校園犬」視為將浪狗納入校園的可行方案;也有不少校犬已融入教學之中,成為學生生命教育的正面案例,但校園犬的問題,仍不時引起爭議。

尤其在大學,校地面積多半較大、且屬半開放空間,雖目前多數學校皆有學生社團擔負起照顧校園內犬隻的責任,但衝突還是無以杜絕。「校園中應該容納狗的存在嗎?」似乎始終是個難解的課題。

 

東華大學:為人狗衝突舉辦公聽會

以筆者就讀的東華大學為例。東華一如多數大學,有學生自發組成的「敖屋福利社」,是個長期關注校狗,並照護、追蹤犬隻的社團。可是持續進入校園半開放空間的犬隻、甚至被民眾刻意帶至校園棄置的幼犬,都一再加劇社團的壓力。

此外,由於狗在校園自由行動,亦無法避免犬隻結群,狗群並隨機盤據某個校園區域,當陌生人車經過時,往往就會本能地追逐甚至嚙咬。每當發生這類事情,社團就成了首當其衝被指摘或究責的對象。

因此,針對流浪狗問題造成的紛擾,東華在五月左右曾發布公告信,徵求各方對此問題提出意見。學校想兼顧各方的聲音當然立意良善,但是否如此一來就真能找出一個多數人都接受的交集呢?

這件事直至七月中旬的暑假之際,東華大學針對校園犬隻問題舉辦了公聽會,並訂出了《十一點草案》。

然內容值得注意的是,草案中強調犬隻若「行為偏差」,將得以聯絡鄉公所「捕捉移置」。這裡所謂的行為偏差,意指前述犬隻追逐甚至咬傷路人。但如何來定義「追逐」與「移置」的標準?例如只要有人對狗心生恐懼,就可聲稱「被人恐懼的狗」符合行為偏差嗎?後續顯然仍有許多共識有待建立。

此事令人不禁思考,或許我們該反問的是,是否應將「狗該不該在校園」的討論,推至「狗在校園的行為算不算偏差」上?而這個問題,會不會終究只是人們以自我為中心的直覺反應?

 

我們想要的是「共享」還是「獨佔」的空間?

在校園與狗之間,社會與動物之間,甚至文明與自然之間,關鍵其實再再都是「人是否願意將倫理思考,延伸到人以外之事物的問題」。

被譽為美國生態保護之父的李奧帕德,曾非常尖銳地提出:「任何保全環境多樣與美的措施,都是對的;反之任何傷害了環境物種與土地的措施,都是錯的。

李奧帕德超越時代價值觀所下的豪語,無疑宣示了實踐的困難,但這背後對人們所做出的提問,才是真正的重點──「過去人類獨佔這個世界,此刻是否願意共享這個世界?

延伸至社會,或校園驅逐浪狗事件,我們是否亦能做出同樣的提問──「我們是要建立只有『人』的校園?還是願意嘗試共享空間?

「共享空間」這件事,會使以往獨佔空間的人們,有「被剝奪」的不悅感。因此每個人都可以拿怕狗、以及擔心遭狗傷害等事由,來做為捕捉或驅逐校園犬隻最有利的說詞。

無庸置疑的,這種包裝著理性的說詞、全然以捕捉與撲殺做為單一解決的方式,實際上終究是人們對付無力違抗自己的對象,認為只要將之棄至看不見的地方,就「了事」了、「問題便不再存在了」的直覺反應。

不論是社會或者校園,解決流浪動物這個讓人「恐懼、厭惡的事物」,絕非特定群體(例如學生社團)的責任,也並非單靠驅逐就能完滿。只想驅逐的直覺反應,忽視了我們身為人的智慧與力量,拒絕了共享世界的可能性,也忽視了犬隻驅逐後的種種問題。

例如許多人認為,捕捉犬隻與安樂死未必是錯誤的,社會本身就該有不同的單位與專業解決問題。但諷刺的是,此刻政府或民間的動物收容機構,不論環境、資源,都仍有許多困境亟待改善,亦是不爭的事實。那些無法獲得改善的難題背後,是否正是我們習於對厭惡的事物眼不見為淨、最好與己無干所造成的?這是每個人都須反思的問題。

近年來,人們透過許多社會運動,逐漸體會到政治並非特定族群的責任,而是公民的責任;同樣的,動物權利的追求,亦不該只是動保人士的責任,而是所有公民都有責任將倫理拓展至人以外的生命。

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該體認到,公共空間不是人所獨有的空間。儘管捕狗與驅逐曾是多數人的選項,但會不會有一天,我們可以如李奧帕德所說的,將那些我們所厭惡恐懼的事物,也視為環境的多樣與美?

或許這樣的期待只是虛妄,但如果世界終將被水泥覆蓋,能否讓我們在水泥乾涸死去之前,留下最後幾步的足跡……

(圖片來源:郭子維拍攝)
(圖片來源:郭子維拍攝)

 

動物當代思潮」,跨域討論各項動物保護議題,並與國外經驗相互檢證反省,期使台灣「動物保護學」能持續成熟茁壯。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