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者專題—六輕環境難民】煙囪下的「富可敵縣」之路

報導者

報導者獨家授權Yahoo奇摩

文/林雨佑 攝影/ 林雨佑、余志偉 共同採訪/何榮幸、房慧真

今年是六輕營運20週年,麥寮居民的態度從早期熱烈歡迎,到2010年六輕大火時圍廠抗爭,再到近年「廠鄉一家親」密切互動,這條「富可敵縣」之路,麥寮究竟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去年中秋節前夕,六輕廠區入口的「小白宮」廣場鑼鼓震天,鞭炮聲大作,台塑麥寮管理部副總經理陳文仰率領六輕主管,列隊恭迎跨海來台的湄州媽祖。舉香祭拜祈福後,陳文仰對在場的記者強調:「麥寮、六輕都會更順利,尤其六輕在媽祖庇護之下將來會更好,絕對不可能再發生工安事故。」

湄州媽祖車隊隨後轉往麥寮信仰重鎮拱範宮,晚間進入在拱範宮停車場舉辦的三立電視台「超級夜總會」現場。這場由台塑集團贊助300萬元的中秋聯歡晚會,主持人澎恰恰、許效舜在台上賣力演出,台下民眾舉手點歌時也相當配合地盛讚:「六輕來麥寮後,大家都過得很好。」

我們走進拱範宮附近的麥寮鄉公所,過去常常帶頭抗議六輕的鄉公所,現在的氣氛大不相同。民進黨籍的鄉長許忠富用筆電秀出製作精美的PPT,笑著向《報導者》記者強調,他上任至今一年多,提出的各項計畫已成功爭取到台塑集團總共約13億元的贊助支持。

「麥寮已經富可敵縣」,雲林縣政府建設處長蘇孔志的形容,一語道出過去20年麥寮鄉財政從窮轉富的巨大變化。

麥寮預算超過8成來自六輕

台塑六輕自1994年開始興建,1998年投產營運,當時帶來大量工作機會,受到麥寮居民熱烈歡迎。今年,六輕營運已邁向20週年。

冬天的夜晚,雲林沿海鄉鎮人車稀落,寥寥無幾的店家早已拉上鐵門。麥寮街頭映入眼簾的卻是都市的熟悉景象,便利商店密集,連鎖大型藥妝店、各式小吃飲料店林立,人來人往相當熱鬧。

離開麥寮市區,驅車開上台61線西濱快速道路,先感受到東北季風的強勁,隨後看到一支支成排的巨大煙囪不斷燃燒、衝向天空,煙囪口冒出的白煙在夜色竟如此清晰。越往北開,工廠的亮光在漆黑海岸線中更為明顯,西邊的壯觀冒煙景象彷彿一座魔幻城市。

與六輕濃煙一樣直線上升的,還有麥寮的預算與人口。

光從稅收來看,六輕對麥寮鄉的財政貢獻,在1999年僅佔約8%,到2008年已成長到71%。若以民國105年度為例,六輕就貢獻給麥寮鄉地價稅8500萬元(超過九成比例),以及房屋稅2.15億元。再加上約3.4億元的敦親睦鄰專款(電費補助)預算等,六輕繳納的金額已超過麥寮鄉公所年度總預算7.7億元的8成以上。

同樣是在六輕周遭的鄰海鄉鎮,麥寮鄉的房屋稅是台西鄉的49倍,地價稅則是25倍,財政實力差距立見高下。也因為如此,麥寮鄉每年光是社福支出就破億元,令其他鄉鎮羨慕不已。

「雲林縣應該只有麥寮人口在正成長……,麥寮是第四大,斗六、虎尾、西螺,再一年以後就超越西螺了,絕對是第三」,麥寮鄉長許忠富驕傲地說。

攤開鄉公所數據,麥寮鄉在六輕設廠前原本約3.2萬人口,2008年開始成長,即今已有4.5萬人。反觀原本也是3萬多人口的台西鄉,過去20年人口流失、快速凋零,現在只剩不到2.4萬人。這也難怪台西鄉長趙瑞和感嘆:「他們(麥寮鄉)有人、有錢、有地,我們(台西鄉)沒人、沒錢、沒公用地……連新公所前面要蓋個公園都沒什麼錢。」

雲林縣副縣長丁彥哲接受《報導者》訪問時指出,麥寮鄉的學童教科書和營養午餐全都由六輕支付;許多人因為台塑提供的福利,把戶籍遷到麥寮,到麥寮買房子。「麥寮沿海新房子蓋最多,投資之後,看起來是有點帶動繁榮,但是也帶動價格。斗六市一般市區的透天厝三十坪,大概六百萬至八百萬,麥寮也差不多甚至更高。」

六輕大火後  鋪天蓋地的「敦親睦鄰」

近年六輕與麥寮的關係看似水乳交融,但僅僅在7、8年前,六輕與麥寮的關係仍高度緊張。

對麥寮人來說,2010、2011年過得非常不平靜。那段期間,六輕廠區工安問題連環爆,大小火警不斷發生,上千位在地居民圍廠抗議,要求六輕全面停工並解決工安問題。

當時正值六輕五期擴建環評與國光石化設廠的敏感時期,雲林縣長蘇治芬怒嗆中央,強烈反對六輕五期擴建,並北上在行政院外下跪,要求政府比照美國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對六輕進行工安總體檢。麥寮地方領袖也一致將炮口對準六輕,在地民意沸騰,對於六輕的不信任達到頂點。

根據2010年進行的民意調查[1}對於當時六輕回饋地方的措施和做法,感到滿意的只有2成,有高達6成5不滿意;同意「六輕對社區、經濟發展、就業和所得有所貢獻」只有3成;有高達8成居民認為六輕的回饋無法弭補其所帶來的損失;近5成認為六輕的回饋是「非常不利」或「利不及弊」[2}

[1}邱榮輝,〈六輕計畫地方回饋措施〉,2010,《六輕計畫總檢討會議》。
[2}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中國科技大學,2010 ,《六輕計畫對鄰近 地區之社經影響》

麥寮出身的東海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許甘霖分析,這顯示有不少居民認為,六輕帶來的損失是回饋金無法彌補的,但也可以解釋成「不滿意,就是要更多」。

在社會壓力下,台塑六輕的態度也出現180度大轉變,開始進行各式各樣的「敦親睦鄰」。

原本六輕「回饋」麥寮鄉每「戶」每個月293元的電費補助,大火之後,一下子提高到每「人」每個月600元。只要設籍在麥寮,每人一年可領7200元,這筆經費全部由六輕提供的「敦親睦鄰」項目(去年全鄉約為3.4億元)專款專用。

除了俗稱的「回饋金」之外,台塑集團並提供麥寮鄉弱勢家庭早餐、學校營養午餐、學童課業輔導、交通車;急難救助金(生活補助金10萬元以下、喪葬補助費5.5萬元以下);低收入戶年節禮品、獨居老人關懷計劃、老人共食食堂;農漁民的農業技術輔導;以及麥寮鄉每村每年200萬元的經費和清潔人力。

台塑集團的長庚醫院雲林分院,每年提供麥寮、台西鄉民免費健康檢查。再加上大火前就有的生育補助、獎助學金、社團經費和垃圾處理等,六輕「敦親睦鄰」的範圍可說是從出生到死亡,學生到農夫,從吃飯到燒垃圾通通包。

除了這些固定補助外,台塑六輕在地方上花錢出力的還有修建學校、鋪路造林、各種硬體建設、大小活動贊助、廠鄉促進會志工等,不勝枚舉。台塑集團宣稱,至今已投入超過一百億元以上的敦親睦鄰經費[3}

[3}許素惠、張朝欣,〈六輕幫燒垃圾 麥寮、台西免操煩〉 ,《中時電子報》,2017年5月2日

2013年,台塑集團更放下身段與拱範宮、麥寮鄉公所合作,首度盛大舉辦「廠鄉一家親」活動,由台塑企業總裁王文淵親自出馬,率領一級主管在台塑麥寮管理處(俗稱「小白宮」)廣場迎接開山媽祖鑾駕,著古服、遵古禮為媽祖賀壽,象徵六輕與麥寮的互動關係進入嶄新階段。到了2017年的「廠鄉一家親,萬人迓媽祖」活動,參加人數超過兩萬人,已達到四年前的二倍。

而六輕與麥寮地方領袖的關係也更加密切,例如拱範宫現任主委張克中,就是六輕的包商。2017年張克中與王文淵共同召開記者會時,還曾同時以主委身分感謝六輕贊助拱範宮修繕經費3000萬元,並以包商身分肯定六輕對於工安與環保的重視[4}

[4}許素惠,〈地方企業互信 翻轉麥寮有目共睹〉,《中國時報》,2017年4月16日

2013年,台塑集團與拱範宮、麥寮鄉公所合作,首度盛大舉辦「廠鄉一家親」活動,由台塑企業總裁王文淵親自出馬,率領一級主管身穿古服在台塑麥寮管理處(俗稱「小白宮」)廣場迎接開山媽祖鑾駕。(攝影/吳逸驊)
2013年,台塑集團與拱範宮、麥寮鄉公所合作,首度盛大舉辦「廠鄉一家親」活動,由台塑企業總裁王文淵親自出馬,率領一級主管身穿古服在台塑麥寮管理處(俗稱「小白宮」)廣場迎接開山媽祖鑾駕。(攝影/吳逸驊)

從抗爭到合作  鄉長:是我收買台塑

大火之後,不只台塑六輕的態度變了,連帶頭抗爭者的態度也逆轉。

當年六輕連環大火時,擔任拱範宮主委的許忠富率眾圍廠抗議。在當時的新聞影像片段中,許忠富拿起麥克風對著群眾大喊:「台塑主管要跟我們講 ,未來要是還有爆炸,我們是要抗爭、還是走遠一點、還是把他圍起來。」[5}其後許忠富連續兩次參選麥寮鄉長,第二次順利當選後,一改過去鄉公所與六輕的緊張關係,想從對立轉成合作。

[5}〈20100727又愛又恨?六輕大火燒出台灣困境!-1〉(2:58~3:08),有話好說,公共電視,2010年7月27日

許忠富說,他上任後花了非常大的力氣,想與台塑六輕接觸,前後奔走一年左右,對方才願意搭理。他跟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說,六輕既然在麥寮創造國家的經濟利益、就業機會,麥寮鄉如果沒有同步發展,六輕就沒有存在的價值, 「發展取代對立、建設取代抗爭。」最後,王文淵才同意他的看法,願意與麥寮鄉共同發展。

「這三年,(六輕)確定有要讓我們使用,差不多13億」許忠富毫不避諱,細數幾個麥寮鄉預定大型建設的場館,六輕談好各要捐贈多少錢,如社教園區、生命館紀念館、生活美學館、婦幼館、音樂廳等,除此之外,六輕還大力支持老人共餐、農業輔導等項目。

被問到如何看待自己從過去圍廠抗議到現在與六輕大談合作,許忠富這樣說,「以前都覺得對台塑好就是被他收買嘛,但我說,是我收買六輕,不是六輕收買我……我如果沒有交出一個漂亮的成績單,大家會對我有誤解,但是我有交出來。」

針對六輕與雲林在地關係的變化,台塑副總經理吳宗進近日接受《報導者》採訪時表示,歷年來台塑用於地方回饋跟贊助公益已達到112億元。他強調,以前居民罵,台塑就花錢,後來台塑改變作法,認為「唯有改善當地人民生活,才能真正共存共榮。」

吳宗進說,建立信任關係最重要,為了農漁業技術輔導,他與許忠富常常見面,「我大概要花三分之一的時間做這部份,我們春節三天都泡湯了,當地春節有活動,我要去辦展售會,幫輔導戶賣產品。」

「我們就是一直做一直做,只要我們有這個誠意,我們一定會得到鄉民的認同。」吳宗進和台塑安全衛生環保中心經理蔡建樑等人指出,台塑對於農漁業輔導戶已做到24小時都有專人服務,在台塑高層王瑞瑜的指示下,今年台塑的輔導戶數還會擴大,挑戰也會更大。

縣議員「推薦」兩百多人進六輕工作

跟許忠富一樣從抗爭者變成合作者的,還有國民黨籍縣議員林深。

2010年7月六輕廠區連環爆時,林深曾和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一起上公視談話性節目《有話好說》,討論六輕造成的環境污染和居民罹癌風險。當時,節目主持人問林深,若可以選擇的話,麥寮鄉親會不會接受六輕?林深回答:「我們寧可選擇健康的身體,絕對不可能再去選擇六輕重工業來設廠……我們寧願不要回饋金……若現在做民調,應該百分之九十都反對六輕設廠,沒人支持擴廠。[6}

[6}〈20100727又愛又恨?六輕大火燒出台灣困境!-1〉(14:08~14:30),《有話好說》,公共電視,2010年7月27日

數年之後,麥寮爆發全國關注的許厝國小遷校事件,林深與許厝國小家長一起質疑詹長權的研究,主張六輕污染不影響學童上學健康,並反對遷校。結果,原本已經遷離分校的許厝國小師生,在去年九月開學時又都回到分校上課。

林深在服務處接受《報導者》訪問時指出,王永慶時代台塑六輕並未落實對麥寮的承諾,「麥寮鄉子弟一定要錄用到百分之二十以上,總裁(指王文淵)願意有心要改善,我們也要給他們機會,優先錄用後來都有落實,」這是他改變態度的重要原因。連結至閱讀更多

延伸閱讀>>>
空氣品質變好了 香港做對的幾件事
台灣空氣到底有多差?只剩台東一個好學生!

★更多追蹤報導
【報導者專題—六輕環境難民】小蝦米對大鯨魚 他們挺身控告六輕
【報導者專題—六輕環境難民】大風吹,吹什麼?吹污染下輪流受害的人
【報導者專題—六輕環境難民】六輕污染為什麼測不到?測到也不算數?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