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日語交雜做訪問!黃胤毓拍出一期一會的台灣人故事《綠色牢籠》(中)

·4 分鐘 (閱讀時間)
《綠色牢籠》導演導演黃胤毓專訪
《綠色牢籠》導演導演黃胤毓專訪

雖然是新導演卻是台北電影獎入圍常客,黃胤毓導演的兩部紀錄片《海的彼端》和《綠色牢籠》在北影都取得了入圍的好成績,《綠色牢籠》更是在 2021 年第 23 屆台北電影節獲得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最佳聲音設計」、「最佳配樂」以及「國際新導演競賽」的入圍肯定。顯然電影在聲音上的成就,獲得了評審的高度青睞。導演黃胤毓透露片中主人翁「橋間良子」只會講台語和日語,而這兩個語言對導演來說都不是問題,過程中就都是與阿嬤台日語交雜做各種聊天!

《綠色牢籠》劇照
《綠色牢籠》劇照

黃胤毓導演笑言:「比起關心我們會不會把拍好的片子給她看,老人家更在乎的是『我們什麼時候去找她聊天』?我會講台語,阿嬤看到我都很開心,很像是孫子去找阿嬤的感覺。」關係建立以後,導演就是擔任一個好的聆聽者的角色,看阿嬤今天想到什麼、想講什麼?都任她發揮。

阿嬤幾乎是少數留在當地、見證了沖繩西表礦坑歷史的台灣耆老。以細觀台日歷史的角度來看,若非是黃胤毓導演去定期探視與紀錄橋間良子的此生回憶,那麼《綠色牢籠》裡這一段台灣人在日本的故事可說是錯過不再,甚至或恐將永遠消失在世界上了。一期一會,自然可貴。

《綠色牢籠》前導海報
《綠色牢籠》前導海報

但若說到「怎麼選擇受訪對象」這一題,黃胤毓導演又顯得有他的堅持:「不論是《海的彼端》或《綠色牢籠》,裡面的主人翁確實都是我在 2013 到 2014 年在日本所展開的 150 位台灣移民調查中,所選出來較感到興趣、也能代表歷史的個案。」導演傾向選擇看似單一單純的尋常人物,但背後卻能被挖出蘊藏的複雜社會歷史故事、人的變遷。主角同時要有強大的影像魅力,不論是人格、講話方式、甚至透過一部片的時間內、可以讓觀眾認識到他們極其複雜的人生觀和態度。「符合這些特質、故事又有代表性的,才會被我挑選進來,成為紀錄片主角。當然也有拍到不少個案是拍著拍著就放棄掉的人。」黃胤毓導演如是說。

「我喜歡跟拍攝者之間維持著純粹的關係,像是純粹的交朋友,拍他們自然的生活裡的樣子。」如果一個導演不喜歡自己的被拍攝者,黃胤毓導演認為電影其實會比較難拍下去。

《綠色牢籠》導演黃胤毓與被攝者路易斯
《綠色牢籠》導演黃胤毓與被攝者路易斯

海的彼端》是台灣的農民把鳳梨和水牛帶進沖繩的故事,而《綠色牢籠》則聚焦在台灣人到日本當移工的辛苦歷史,「我想用這兩部片去解釋台灣人在八重山的兩條重要主線。」巧的是,兩部電影中都出現了一個反差感超強的「年輕人角色」。《海的彼端》是片中主人翁阿嬤玉木玉代玩band的孫子(台灣人移民日本八重山的第三代玉木慎吾,SHINGO☆);而在《綠色牢籠》中則是一位跟阿嬤租房子的美國青年男子,金髮碧眼,卻操著流利的日語。移民是黃胤毓導演電影一直以來的主題,而兩部電影中皆放置了阿嬤之外的年輕人角色,既有強烈的「祖孫對照」、又有微妙移民文化展現在人身上的觀察趣味。

《綠色牢籠》導演黃胤毓
《綠色牢籠》導演黃胤毓

▶延伸閱讀:《綠色牢籠》導演導演黃胤毓專訪(上)◀

河瀨直美嫡傳台灣新銳導演!黃胤毓《綠色牢籠》證明台灣導演也能拍出世界級(上)

▶延伸閱讀:《綠色牢籠》導演導演黃胤毓專訪(下)◀

竹筍情是最愛!大膽拍出幽靈畫面具現人與人的連結《綠色牢籠》台灣移民日本題材電影創新意(下)

※歡迎加入Y!電影粉絲團,接收更多Movie訊息!

※全新單元「追劇咖」,讓你防疫在家不無聊!手機用戶請點「線上戲劇」或「線上電影

movie_id:1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