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日線時事】土耳其也有比特犬咬傷女童,當地總統怎麼做?

·13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萊拉/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近日,土耳其發生了一件引發全國熱議的社會事件,起因全來自於兩隻性格兇猛、具攻擊性的「比特犬」。

與比特犬攻擊人類相關的事件在世界各地層出不窮,包括去年臺灣也發生過「比特犬咬死 3 歲男童」事件,各國政府皆有其適用及遵循的處理辦法,本文將以土耳其的「阿希耶事件」進行分享,不論是從寵物飼養或者社會議題的角度切入,也許,我們都能從這起事件得到更多的想法與反思。

引發土耳其全國熱議的「阿希耶事件」

2021 年 12 月 22 日一個平凡的午後,位於土耳其東南部加濟安泰普省(Gaziantep)的一名 4 歲女童阿希耶(Asiye Ateş)正如同往常地,在爸爸工作的社區籃球場裡玩耍。玩得正開心時,一旁竟衝出兩隻「毫無拘束」的比特犬,對正在籃球場玩籃球的阿希耶進行一場致命性的攻擊。

遭受比特犬攻擊的阿希耶發出巨大的驚叫聲,引起不遠處一名騎車經過的外送員的注意,這位青年立刻放下講求時間和效率的外送工作,衝進社區籃球場內試圖解救正被兩隻比特犬拖行在地、滿身鮮血的阿希耶。

身受重傷的阿希耶隨後被送往當地的醫院搶救,生命在垂死邊緣徘徊,事發之初警方將 5 名犯罪嫌疑人及一名社區保全帶回偵訊,兩隻比特犬也暫時被送往加濟安泰普市的動物收容所中;而受雇於社區擔任門房,當時正忙碌於打掃工作、無法看顧年幼阿希耶的父親胡賽因(Hüseyin Ateş),趕到醫院、看見女兒的慘狀後,更是自責不已。

幾天後,警方循線發現:兩隻比特犬的飼主正是該社區的管理人員,也就是胡賽因的老闆;便依「故意傷害罪」的罪名逮捕 5 名嫌疑人的其中 3 人──胡賽因的老闆穆斯塔法,以及負責照顧兩隻比特犬的姐妹澤妮普和澤莉哈。

與此同時,下顎骨和顏面神經嚴重受損的阿希耶,依然躺在加護病房中接受治療,她的家人不停地祈禱阿希耶的健康狀況好轉,並希望比特犬的主人將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

至於,這起事件為何引發土耳其全國高度的討論,除了大眾對小女孩的憐憫和關懷,和對飼主未善加看管寵物的憤怒之外,也是因為在事發的隔天,阿希耶的父親竟收到了來自雇主的言語恐嚇並慘遭解雇。

在同時期,失業率高達 11.2% 的土耳其,頓失收入及醫藥費來源的胡賽因在新聞訪問中說出「老闆從不願意幫我投保」的事實,這意味著他無法領取失業救濟金,而全國有將近一千萬人和胡賽因面臨相同的情況──在土耳其,每 10 人就有 3.4 人是在雇主未投保的非法情況下工作,這也是土耳其社會長久以來不斷被忽視的一大問題。

於是,這起「4 歲女童遭比特犬咬傷」事件,便延燒出許多民眾對國內就業問題的怒火:大眾一面檢討飼主不負責任的行為和討論最新的動物保護政策,一面批評土耳其政府遲遲未嚴肅面對的就業議題。

再完善的動保政策,也難敵飼主的不負責任

過去,筆者曾經在〈為什麼伊斯坦堡會成為「貓的天堂」?在這裡,狗兒的生活又是如何呢?──面對流浪動物,我們可以這樣做〉一文中,提及當地對流浪犬的保護政策:

「許多第一次到伊斯坦堡旅遊的朋友都會問我:『街上時常看到流浪狗,牠們的耳朵上都有標記,那是什麼東西?』其實,那正是當地的 TNR(Trap Neuter Return)措施──直譯就是『誘捕、絕育、放回原地或另作安置』,是一種以人道主義為理念,有效減少、管理流浪動物數量的方法。他們捕捉流浪犬,帶回進行結紮手術、施打疫苗,然後再放回原地,如果無法自行生存的,則會幫牠們另找主人照顧牠們。」

除了有積極實行的 TNR 措施之外,伊斯坦堡省的街道上也有飼料車定時、定點、定量地給予餵食,此外,流浪動物若遭遇車禍或身陷任何需要緊急救治的情況時,也有 24 小時的救護專車將其載送至動物醫療中心予以救治,並由專業團隊輪流值班照護,直到康復為止。

舉例來說,居住在伊斯坦堡的最初 3 年內,我便撥打過 4 次「153 專線」,請動物救護專車前來載送因車禍而受傷的流浪貓犬(很可惜,依然有不少肇事逃逸的人存在),救護團隊平均 10 分鐘內會抵達現場,在進行簡單的資料和聯絡方式登記之後,隨即將流浪動物載往動物醫療中心救治。

這一切,都源起於 10 多年前土耳其推行的動物保護法律。

西元 2004 年,土耳其政府通過第 5199 號《動物保護法》,當中明文規定所有動物生而平等,應享有不被剝奪生活和自由的權利,因此,全面禁止對動物的拘捕、虐待和撲殺;各地市政當局也須負起照顧流浪動物之責,使其得到最佳的保護,並免於各種可能的傷害──土耳其自此告別上個世紀撲殺流浪犬的黑歷史,成為當時世界上唯一將「動物安樂死」非法化的國家。

然而,當年所訂定且看似完善的第 5199 號《動物保護法》,隨著時代的演變和思想的變遷,其實存在著諸多不符時宜的疏漏,例如:合格的寵物店可展示並販售貓犬,非暴力的動物訓練和演出也未被禁止,更沒有將具高度攻擊性的犬隻等危險動物可能對民眾造成的傷害考慮在內,進而制定相關的預防辦法及配套措施。

因此,土耳其大國民議會於 2021 年 7 月 9 日,通過第 7332 號《動物保護法與土耳其刑法修正案》,除了加重 5199 號原有的行政罰鍰和刑事處分,也增訂對肇事逃逸者、動物馬戲團和海洋哺乳動物演出、飼養特定危險犬隻者、棄養寵物者的行政罰鍰;人口達 7 萬 5 千人以上之市政單位有義務建立或增建動物收容所,並編列相關資源及預算;該法生效一年後寵物店不得再展示及販售貓犬,僅有政府許可之合格繁殖場得以進行交易。

其中,關於飼養包括比特犬在內的數種危險犬隻,政府給予法律生效日前已飼養的飼主 6 個月的時間為家犬進行結紮,並持相關文件向農林部申請登記。未來出門飼主必須攜帶登記證,為家犬戴上防咬罩並繫上牽繩,且不得進入人口密集之公共場所、兒童遊樂區及公園,違者將被處以一萬一千里拉(折合台幣約 2 萬 3 千元)的行政罰鍰,而犬隻也會被沒收並送至動物收容所安置。

就在一切制度漸趨完善之時,許多飼主為逃避結紮所需支付的費用,還有未來將面對的種種不便以及隨時可能面臨的行政罰鍰,乾脆直接棄養比特犬⋯⋯有人把牠們帶到陰暗的廢棄地下室,有人讓牠們孤單地遊走在街上。

咬傷女童的比特犬的飼主,是否就近「棄養」了比特犬,還有待查證;即使沒有棄養的行為,也能確定他們並沒有按照法律所要求的「限制」來讓兩隻家犬進行活動,最終釀成這場嚴重危害幼小身軀和心靈的意外。

不幸的是,在「阿希耶事件」發生後,土耳其各地竟陸續傳出類似的危險犬隻攻擊事件,民眾認為這是因為有更多不負責任的飼主,在看見事情的嚴重性和出門遛狗時可能被指指點點,而做出不理性的棄養行為,也有部分民眾訴求政府應當嚴謹管控那些正流落街頭的危險動物。

對此,近期為土耳其國內疫情和經濟困境兩頭燒的總統艾爾段,也針對「阿希耶事件」向各省的市政當局鄭重呼籲一番。

面對正反聲浪,土耳其總統依然展現強勢作風

由於「阿希耶事件」牽動了土耳其民眾的「孩童」、「動物」和「民生」等 3 大敏感神經,使得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ğan)不得不正視其嚴重性及後果,在事發的 3 天內便火速回應相關問題;總統的回應一出,立刻引來正反兩極的聲浪,而唯一不變的是,他長久以來所堅守和展現的強勢作風。

以下整理艾爾段總統的回應、作法和各界的正反意見:

一、派送醫療專機助阿希耶轉診至安塔利亞省(Antalya)接受手術、致電慰問阿希耶父親和家人、發表「小阿希耶聲明」:

支持者紛紛表達對總統和衛生部的感謝,祈禱小女孩身心的創傷盡快康復;反對者認為總統和衛生部只是以阿希耶做「一場秀」,利用民眾的憐憫之心,提高未來選舉的支持度。

阿希耶的父親胡賽因則表示:「他們為我們租了一架飛機。整個國家為我們動員起來,我們唯一的孩子在國家對我們伸出援手時活了下來。」

二、呼籲地方政府將街道上的流浪動物全部送到乾淨和安全的收容環境:

這項呼籲的立意看似良善,但明顯違反動物保護法律中「所有動物生而平等,應享有不被剝奪生活和自由的權利」和十多年來當地不拘捕動物的友善精神,除此之外,也會造成各地動物收容所極大的負擔,持反對意見的人遠多於支持者;支持者僅表示,帶走會攻擊人類的危險犬隻即可,但反對者認為此舉依然限制了動物應享有的生活自由。

面對反對聲浪,艾爾段總統則強勢地回應:「你有看見我們的女孩阿希耶的臉嗎?」並表達出增建動物收容所的決心。

三、許諾胡賽因一份擁有良好環境的工作:

或許是大眾普遍能夠體會生活之不易,多數人對這件事表達支持的態度,認為協助胡賽因得到一份新工作,是重建受創的阿希耶一家最重要的一步;僅有少數人批評政府治標不治本,即使救了一個家庭,外頭還有千千萬萬個家庭,得獨自面對工作保險和失業救濟的問題。

「我們如何對待人類,就如何對待動物」

很巧地,上個週末,在朋友扎拉家裡,我們也聊起同起事件的相關議題。

那天,天未亮時我已經抵達扎拉的家裡,準備一起做早餐。

在喝著扎拉準備的黑咖啡和等待烤箱裡的馬鈴薯烘烤時,平常熱衷觀察時事的扎拉問我:「萊拉,妳知道最近爭議極大的『比特犬和流浪動物』事件嗎?」

當時這篇文章已經寫到尾聲,還沒做出總結的我回答:「我知道,是那位 4 歲小女孩被比特犬咬傷,現在全國都在議論飼主的責任和流浪動物該何去何從,也帶出許多社會問題的爭議事件。」

見我對這件事有所追蹤和看法,扎拉興奮地表示:「原來妳也在關心這件事!」

「最近養成閱讀土耳其語新聞的習慣,而前段時間這則新聞不斷地出現在新聞頁面上,」我接著說,「其實幾天前我已經針對此事寫了一篇文章,從涉及的各層面、角度切入談論,現在只剩下總結的部分⋯⋯也許我們可以從妳,身為一位土耳其公民的角度,發表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作為文章的總結?」

「我很樂意分享看法,讓自己的聲音也能被聽見。」扎拉十分驚訝而開心地說著。

現年 27 歲,喜愛動物,目前在法國 École 42 於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分校從事教育導師工作的扎拉,對該議題表示:「我認為所有飼主,不論是飼養哪一種動物、危險與否,都應該盡到身為一名飼主的責任:也就是,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照顧家裡的寵物,提供牠們充足的食物和安定的環境,這意味著絕不棄養牠們;而到住家以外的公共場所散步時,則應當管教好自己的『孩子』,不攻擊他人是最基本的,應該沒有人會放任自己家的小孩跟路人大打一架吧?」

「那麼,妳對總統所說的,要把街上的流浪動物全部遷移至所謂『乾淨、安全』的動物收容所這項極具爭議的作法,有什麼樣的看法?」

扎拉繼續說:「我覺得在討論動物的事情時,首先,我們得先調整自己的視角,當人類有辦法把動物當作一個人平等看待時,才有資格討論這一切。我的想法很簡單,我們如何對待人類,就如何對待動物。每個人都享有居住和生活的自由,那為何動物們不行?試想,如果因為少數的人類『犯罪』,而把全部的人類都逮捕進監牢裡,不是一件荒謬的事情嗎?那我們為什麼要對動物做這種奇怪的事?」

扎拉表達完自己的想法,便起身去煮第二壺咖啡,她也很想知道,讀完這篇文章的讀者們對這件事情有什麼樣的看法?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土耳其「比特犬咬傷 4 歲女童」事件全國關注——為何民眾對總統的「善舉」褒貶不一?》,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零安樂死」是動保的一大步,但卻是災難的開始?

為什麼伊斯坦堡會成為「貓的天堂」?在這裡,狗兒的生活又是如何呢?——面對流浪動物,我們可以這樣做

作者簡介:

萊拉,座標土耳其伊斯坦堡右岸,有一隻貓和一個老公。大學主修社會學,後專注於文化觀察與旅遊文學,目前不務正業的從事歐洲、中東及北非市場開發與客戶關係管理相關工作,最喜歡的還是寫換日線文章,分享土耳其日常生活和穆斯林社會文化。拿破崙曾說:「如果世界是一個國家,它的首都一定會是伊斯坦堡。」那麼,我就站在伊斯坦堡,徜徉在伊斯蘭與西方價值共存的歐亞混血國度,寫下土耳其的美與愁。此地喧囂無比,可是我們平靜地生活。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