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日線時事】日本炸雞意外成為疫情受災戶?

·8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張卉青 Olivia/奧莉放送株式会社

說起台灣美食,香雞排、鹽酥雞等一定會出現在名單上,但即便在國內已經享用過許多這類食物,到訪日本的台灣人還是會來一份「居酒屋的雞唐揚」或是「超商的雞排」。

所謂的雞唐揚,就是我們所熟知的「日式炸雞」,有別於台灣的炸雞,日式炸雞沒有五香粉的撲鼻特殊香味,反而是更著重醬油、大蒜、薑、味醂的調和,樸實的調味反而成為日式炸雞的一項賣點。

吸滿以醬油為底的雞肉塊,在高溫油鍋裡卡滋卡滋作響,醬油與蒜頭結合的香氣不斷從油鍋裡散發出來,原本粉嫩色的肉塊隨著高溫油炸,外層裹上的麵衣轉變為金黃色的外衣,從聽覺、味覺甚至到視覺,無不挑逗著飢餓中的食客。

這一塊又一塊炸得金黃酥脆的炸雞,從冷凍食品、外賣的便當、超市裡的熟食區,到家庭的餐桌上無所不在,成為日本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道菜。如此誘人的美食,卻在這波疫情當中成為了受災戶──炸雞居然開始出現供應短缺的現象。

為什麼炸雞在日本出現供應短缺危機呢?

首先,我們要先回歸並了解日本炸雞在整個日本社會的特殊地位及背景。

日本唐揚協會的誕生

熱愛日本的你,來過日本無數次,吃過日式炸雞 N 百次,但或許從來都不知道日本有個「日本唐揚協會」。該協會於 2008 年誕生,經歷 2 年的努力,於 2010 年 12 月取得社團法人的身分,以「一般社團法人日本唐揚協會」(日本炸雞協會)為名正式成立。

協會的宗旨是:希望透過協會的力量,把炸雞的知識及其美味傳遞到世界的每個角落,因此也製作了「炸雞地圖」,讓喜愛炸雞的饕客可以透過地圖尋找在地美味。此外,為了讓更多人能夠製作出好吃的炸雞、甚至達到可以販售的水準,也會定期舉辦「炸雞師檢定」。同時為提高討論度,也會每年舉辦「炸雞大賞」。

此外,該協會營運還受到許多食品大企業的贊助,像是伊藤火腿、SUNTORY、日清 SOUP、伊藤園、J-Oil Mills、Nichirei Foods 等知名企業,可見其營運上還是有一定的規模及指標性。

既搞笑又充滿「炸雞愛」的宣傳影片

除了比賽活動,該協會更於 2020 年 12 月在官方 YouTube 頻道釋出一支名為「KARAAGE WARS」(中譯:炸雞戰爭)的影片。片中還請到日本女生偶像團體 SKE48 的成員大場美奈參與演出。

影片主要描述日本政府頒布了《炸雞禁止法》,並成立炸雞取締本部來取締販售炸雞或是偷吃炸雞的市民。男主的老家本身是炸雞店,自己特別熱愛炸雞,法令頒布後在各大餐廳都吃不到炸雞,於是身心靈絕望到谷底,被一位穿著西裝的陌生男子帶到一間酒吧。男主打開厚實的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又一座、堆得如小山般的炸雞堆。酒吧裡的男女,各個一手拿著一杯像是檸檬沙瓦的調酒,一手拿著金黃色的炸雞,開心地聊天。

男主內心渴望炸雞的心情在這一刻瞬間爆發,拿起竹籤開始吃起這一顆又一顆被炸得酥脆金黃的炸雞。不料,正當他津津有味地品嚐炸雞時,突然聽見急促的腳步聲,轉身回頭一看,一名身穿套裝的女性帶著幾名警察及取締人員──她就是炸雞取締本部的部長。

不願就這樣被取締的男主,用盡全身力氣與部長抗衡,大聲說道:「所謂的炸雞,不僅僅是炸物而已。炸雞讓我們情緒高漲,是讓人生有味道的終極國民美食!」

而形象影片裡男主所說的這段話,或許身為台灣人的我們會有點匪夷所思,但仔細閱讀一下日本的統計數據後,或許你的疑問會減少許多。

疫情下炸雞銷量更好?榮登國民美食

2020 年 8 月日本食品公司 Nichirei Foods 進行了一項關於炸雞的網路調查。

調查顯示在 29 項熟食當中,在可以複選的情況下,炸雞的得票數為 72.4%,毫無懸念榮登喜愛熟食排行榜冠軍。此外,調查的人口當中有 90% 的日本民眾表示喜歡炸雞,說是日本國民美食也絲毫不為過。

日本人到底有多愛炸雞?其實走一趟超市就可以感受到。各大食品廠牌為了搶攻炸雞市場,光是炸雞專用的炸粉就有數十種,甚至有炸雞專用的食用油。最近日本吹起「台灣熱」,還推出了台灣炸雞排粉。此外,冷凍區及熟食區的炸雞種類也是琳瑯滿目。

這項調查當中,還有一項內容能令人感受到日本人對炸雞的熱愛,那就是 2020 年度的炸雞總銷量(包含冷凍食品)上看 400 億個以上。比起 2019 年的炸雞消費量 250 億個,整整上升 167%。此外,有高達 77.9% 的人表示有在家吃到炸雞,並且過去一個月內吃過冷凍炸雞的人數比是去年的 130%。

而可以得到這樣的調查結果,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受疫情影響。在外出用餐人口下降的情況下,在家用餐的人口相對提升,使得冷凍炸雞的銷量也跟著大幅成長。

仰賴進口雞肉的隱憂,浮上檯面

炸雞因疫情銷售大幅提升,讓許多食品業者荷包賺滿滿,但卻在今年開始出現供應短缺的現象。主要原因是日本的炸雞除了使用國產雞肉以外,也有進口國外的雞肉。《朝日新聞社》就於 9 月 28 日發表了一篇文章〈疫情為何讓炸雞斷貨?進口國泰國感染擴大 炸雞停產 價格也上漲〉。

文中提到包括「素之味冷凍炸雞」以及「7-11 炸雞棒」都出現暫停販售的公告。而最大的主因是雞肉進口國──泰國──近日疫情從 8 月開始以每天 2 萬人感染的速度暴增,雞肉工廠生產線遭受打擊,在供需不平衡的情況下,雞肉進口價格上漲。根據農林水產省的資料顯示,日本國內的雞肉供給有三分之一仰賴進口,冷凍食品當中的加工雞肉有 6 成來自於泰國。

不僅是超市及超商紛紛供應短缺,就連日本知名連鎖平價義大利餐廳 Saizeriya(薩莉亞)熱賣的烤辣雞翅都以雞翅供應短缺為由,在沒有調整價格的情況下,將原本的一份 5 支改為 4 支。如此改變確實也讓消費者深刻感受到雞肉上漲的實情。

雖然食品大廠紛紛表示 11 月會恢復正常,但眼下離疫情完全緩解還有一段路要走,是否恢復正常供貨仍然是未知數。然由於日本年輕人在聖誕節有吃炸雞的習慣,若這波供應短缺危機持續延燒到 12 月,消費者恐怕得搶限量炸雞,或是多花幾張鈔票購買了。

而在此事件還未爆發前,或許身在台灣的我們都不曾注意過日本的雞肉市場是如此仰賴國外進口。其實,日本雞肉除了從泰國進口,也仰賴巴西的雞隻,因此這次的風波也讓巴西進口的雞隻價格上漲。短期之內該如何解決這個雞肉短缺危機,除了尋找其他適合的進口國外,或許呼籲消費者以其他食材代替雞肉是更直接的方式。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國民美食的短缺危「雞」:2020 日本「雞唐揚」總銷量超過 400 億個!如今卻意外成為疫情受災戶?》,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一場人與病毒的戰役,揭開日本長久以來的「社畜文化」弊病
把「西式」文明裝入「日式」餐盤:日本庶民美食「飯咖哩」與「牛鍋」演變史

作者簡介:

張卉青 Olivia,一口兒化音的中文,總被誤認是來自對岸的中國,卻是土生土長的台灣高雄人。 旅居日本,以寫作、採訪、翻譯工作為傲,長期關注日本社會議題。 大學時代曾受日本政府邀請前往 NHK、讀賣新聞社等媒體機構交流, 也曾參與日本外務省「絆計畫」前往日本 311 災區探訪,並與友人將訪日經驗編撰成書,名為「絆隨」。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