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嚴震生】大國非洲外交:布林肯視訊會議、王毅親自出訪

嚴震生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5 分鐘 (閱讀時間)
US Secretary of State Antony Blinken and staff members participate in a virtual bilateral meeting with Nigeria's President Muhammadu Buhari during a videoconference at the State Department in Washington, DC on April 27, 2021. - US Secretary of State Antony Blinken on April 27, 2021 cautioned Africa to beware of China's growing role as he vowed a greater US commitment in talks with Nigeria and Kenya. (Photo by LEAH MILLIS / POOL / AFP) (Photo by LEAH MILLIS/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日前完成上任後的首次出訪非洲,但並非如3月在與楊潔篪於阿拉斯加會面前出訪日本和南韓,也不是在安克拉治會談後前往布魯塞爾,更不是4月中的意外訪問阿富汗,而是在線上與奈及利亞和肯亞兩國領導人進行會談,另外也與當地公衛及非政府組織討論美國如何協助非洲對抗COVID-19及氣候變遷等議題。

布林肯在與奈及利亞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及外長奧尼亞馬(Geoffrey Onyeama)的視訊會議上,除了討論國際經濟復甦及COVID-19疫情所引起的國際公衛安全挑戰外,也對與奈及利亞和區域相關的重要議題,如該國的安全威脅、區域安全考量、撒哈拉沙漠南緣薩赫爾(Sahel)和查德湖(Lake Chad)地區受到的氣候衝擊,進行交流。

布林肯強調美國與奈及利亞兩國的夥伴關係,建立在同為民主體制的基礎上,強調透明與合作。布林肯堅持美國對多邊國際組織的重新承諾,也肯定奈及利亞在全球議題上扮演的積極角色。布哈里則是感謝拜登總統取消川普總統對穆斯林國家做出的移民限制,以及重新加入非洲國家非常重視的世界衛生組織(WHO),並希望華盛頓將美國的非洲指揮部(AFRICOM),由目前所在的德國斯圖加特(Stuttgart),遷到非洲本土。

在布林肯與肯亞總統甘耶達(Uhuru Kenyatta)和負責外交事務的內閣秘書歐瑪莫(Raychelle Omamo)的視訊會議中,他們重申美肯的戰略夥伴關係,也強調雙方在民主、人權、經貿關係、反貪腐、難民、全球公衛、區域安全及氣候變遷等議題的共同利益。布林肯對於非洲之角索馬利亞總統法馬喬(Mohamed Abdullahi Farmaajo)延長任期可能衝擊到國內的穩定、和政府對抗伊斯蘭青年軍(Al Shabaab)的能力,以及衣索比亞提格雷(Tigray)地區人道救援與人權危機等問題,表達關切。布林肯也肯定肯亞對多邊機制的積極承諾,並表示對肯亞這個非常任理事國在聯合國安理會與美國合作機會的歡迎。

相對於川普任內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在上任一年後才出訪非洲,布林肯這次的視訊會議,即使是「虛擬出訪(virtual visit)」,仍展現拜登政府對非洲地區的重視。相比過去川普以糞坑(shit hole)或茅屋(shit house)污衊非洲,並對許多穆斯林占多數的非洲國家表達極為不友善的態度;這回布林肯強調與奈及利亞和肯亞的夥伴關係,不僅重視雙方共同擁有的自由民主價值,也重視區域的安全議題,這些應是非洲國家所樂見的改變。

而相較布林肯的虛擬出訪(如果我們認爲這是因為COVID-19疫情衝擊下不得已的權宜安排,但他曾親訪亞洲及歐洲),中共外長王毅在過去兩年仍然連續出訪非洲,包括2020年的埃及、吉布地、厄利垂亞、蒲隆地、及辛巴威五國,和2021年的奈及利亞、剛果民主共和國、波札那、坦尚尼亞、及塞席爾五國。

去年1月COVID-19疫情並不嚴重,因此王毅親自出訪非洲,或許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但今年的訪問則是在疫情仍然肆虐情況下進行的,多少顯示北京對非洲的重視程度。不過,中共外長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每年1月第一次出國訪問,目的地一定是非洲,已連續超過30年從未間斷,看來COVID-19也不能終止這項傳統。

更重要的是,美國國務卿出訪的非洲國家,不是民主國家,就是戰略夥伴,通常不會到人權問題嚴重、內戰衝突、或是沒有任何戰略利益的國家。然而,中共外長沒有這樣的考量。如果從過去兩年王毅出訪的國家來看,我們可以主張有與中共一帶一路相關的埃及、吉布地、塞席爾、及厄利垂亞,有重要大國的埃及、奈及利亞和剛果民主共和國,也有礦物及石化資源豐富的波札那、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奈及利亞,及具有傳統邦誼的辛巴威和坦尚尼亞。但人權問題嚴重的厄利垂亞及辛巴威,或是沒有任何戰略價值的蒲隆地,也同樣是王毅出訪的對象。這個對比,可能是美國最需要努力之處。

由於拜登總統年事已高,未來要出訪非洲的可能性不高,美國至少應考慮讓有非洲裔背景的副總統賀錦麗代表他到此訪問。雖然賀錦麗的父親是牙買加的非洲裔、母親來自印度,和非洲的淵源不深,過去擔任參議員時也未曾是外交委員會的成員,但至少拜登似乎在國際事務方面對她給予充分的學習機會及授權,也希望賀錦麗能夠更積極地培養她外交實務的經驗,非洲可以成為她的起手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