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王信】懸崖撒手盡速補過

·律師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律師

高端通過二期安全性解盲,目前正在討論是否以橋接法跳過第三期,直接讓全民施打,這是重大醫學倫理問題。

高端是次蛋白技術,採用第一代COVID-19病毒株,對第一代COVID-19可能有效。但是第一代COVID-19隨著兩岸200萬台商來往,早已在2019年年底進入台灣。我國以吹牛防疫(vaunted defense,TIME雜誌對台灣防疫政策評語)天天加零,卻發生彰化、北榮總篩出萬分之八、多人出國確診等證明已經感染,已經感染第一代COVID-19的人,需要小心的是變種COVID-19。

目前在台灣肆虐奪命的乃是變種COVID-19,確定有Alpha變種病毒(原稱英國變種病毒),有沒有其他變種無法確定,也有醫師推測已出現台灣變種。連衛福部都已承認「和莫德納及輝瑞BNT比起來,高端難以應付會突變的新冠病毒」。陳培哲院士也評論「次蛋白技術不是不好,而是太慢」。而莫德納和輝瑞BNT,歐盟已發布報告,對於變種病毒仍有大概打八折的效果。

COVID-19已經流感化,一直變種,每年要打新一代的疫苗。歐美已經在研究針對變種的第二代莫德納、輝瑞BNT,美國的次蛋白技術Novavax也已改採變種病毒株,改做第二代。這樣的變化速度,而我們的第一代高端還沒進入三期,要取得國際認證顯有困難。

我國對第一代COVID-19非常輕視,採購以三大國際疫苗中最便宜的AZ為主。衛福部聲稱是在2020年12月付訂金訂購2000萬劑,直到今天,全球已出貨22.6億劑的情況下,台灣取得72萬餘劑,落於肯亞106萬劑之後,加上日本施捨的124萬劑,我們才拚過肯亞,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台灣18歲以上人口有1944萬左右,一人兩劑我們需要4000萬劑,國際疫苗採購不足,就是強迫第十類以外的人去打高端。

物資不足,由中央分配,許多人都知道高端沒有做第三期實驗,搶著依附權力,想辦法打國際疫苗。網軍製造假新聞,一般老百姓討論,卻可能被當謠言罰300萬,這樣我們已經完全是共產黨了。

台灣人值得國際認證的疫苗,疫苗選擇權乃是人權,無法像先進國家般提供多種國際疫苗選擇就是政府失職。搶打國際疫苗的百姓沒有任何錯誤,求生本能而已。我會想盡辦法讓我的家人打上國際疫苗,實在不行我會去美國打輝瑞BNT。

歷史將會評價高端事件,國際疫苗慢一天進來,每天都有人病逝,我國政府要如何面對400多位染病而死的公民(註一)?

註一:雖然現在確定死亡數為411人,然因為過去沒有普篩,實際確診死亡數字可能比公布的多,可能以流感或快樂缺氧為死因。

我國2019第四季,發布當季流感死亡人數大增為56死,其中應該有COVID-19。從2019年底至今,到底多少人因COVID-19而死?確數已難估計。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