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失溫路倒遊民唯一的回憶:我養的蠶會吃茉莉花葉子!

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健康大補帖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某個下雨的寒夜,救護車送了一位路倒遊民到急診室來,蓬首垢面、衣衫襤褸的他,身上卻沒有異味,生命徵象不穩,檢查發現是身體失溫加上營養不良所致,經烤燈加溫及點滴輸液後,他悠悠醒來,一張歷經風霜卻不失堅毅的臉孔從散髮間隙露了出來,約莫四十多歲年紀。

社工師問他的名字,他神色遲疑了一下,「我好像姓盧,名字我忘記了!」又問了家庭狀況及住址,他一概回答不記得了,社工師只好問他,「那你有沒有什麼記得,可以告訴我嗎?」他說了一個故事。

他小時候很喜歡蠶,從巿場買回來幾隻小小蠶寶寶就可養出一大堆可愛的蠶。蠶寶寶剛出生時又小又黑,如果不蠕動看起來就像小小的黑色線頭,牠們不斷地在桑葉上來回啃囓,不一會兒,一片片桑葉就只剩下較粗部份的葉梗了。牠們吃得多當然大得也多,必須在飼養的紙盒底部舖上衛生紙,並且要不時更換,但更換時要小心審視分辨,以免將剛出生的蠶寶寶當成大便清理掉了。

蠶寶寶愈來愈大,食量也跟著大了起來,冰箱裡的桑葉愈來愈少,外出尋找摘採桑葉的次數變得頻繁,蠶寶寶身上的顏色也開始起變化,從最初的黑色,慢慢變成深灰色、淡灰色,最後完全變成白色,那是一種很單純無雜質的白色,只有眼睛部份是兩個小小黑點,還有就在每一節腹部上都有個小小而淡淡的黑色。

每一雙蠶都被他養得肥嘟嘟,摸起來軟軟胖胖的,沒有一個人敢抓,只有他一點也不怕,每次下課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心愛的蠶寶寶有沒有長大,有沒有開始吐絲,算算今天結了幾個繭,把繭拿起來搖搖看,拿到光亮處瞇眼看看蛹開始羽化了沒,蠶繭有沒有開始破洞,羽化的蛾有沒有順利破繭而出,蠶蛾總共產下了多少卵,還要防止螞蟻的大舉入侵,忙得不可開交。

後來他父親生意失敗,要將好不容易白手起家購買的二層透天厝賣掉,以償還龐大債務。這間房子是他父親所買的第一個房子,也是他有生之年所買的唯一一間,這是當年他與母親結褵辛苦多年後,為了給母親及他一個真正屬於他們自己的家,省吃儉用攢下的錢所買下的。

這間兩層樓的透天厝,樓下是租給兩戶人家,他們自己則住在二樓,頂樓還簡單加蓋一層,成了小朋友遊戲的場所,有撞球檯、乒乓球桌、籃球架、玩具軌道車,夏天時還會擺上充氣游泳池嬉戲消暑。他們居住的二樓,格局有客廳、廚房、衛浴間及三間房間,客廳有當時尚屬奢侈的彩色電視、音響,廚房有全套現代的用具,衛浴間有不算小的白色浴缸,房間的彈簧床則舖上漂亮床單。

不過,這些東西因為房子的變賣將隨之成為過去式,雖然有些東西跟著搬到租賃的房子,但已然失去了原應有「家」的意義,他們剛始了流浪的日子,有時因為積欠太久房租,成為房東眼中的「奧客」被迫搬家,租過一間又一間的房子,過了一段不算短的遷徙歲月。

搬家前幾天,所有東西都已陸續打包完成,大部份都由父母親包辦,他只負責整理自己的東西而已,由於未來的不確定性及可能空間的窄小,己不容許他再養那些已是「多餘、累贅」的蠶寶寶,被迫不能帶走牠們。為了送走蠶寶寶,他向同學朋友詢問認養的意願與可能性,有欣然同意的,也有勉強同意的,也有斷然拒然的,不過總算送走不少的蠶寶寶,但實在太多了,還是有些送不掉的。

為了打包搬家的東西,他已經有些疏於照顧蠶寶寶了,冰箱裡的桑葉也所剩無幾,無法供那些還留下的蠶寶寶吃到明天,但想到搬家在即,他無暇也無心再去尋找桑葉,看著這些蠶寶寶努力吃著桑葉的模樣,他突然心生不忍,牠們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與未來,也完全不知道牠們即將被丟棄的事實。

他們家位在那區透天厝的邊間,旁邊沒有其他房子,而是種了一大片茉莉花田。那天天氣還算晴朗,他捧著裝著蠶寶寶的盒子,走到茉莉花田中央,左瞧瞧右看看,選了一株枝葉繁盛的苿莉花,小心翼翼將蠶寶寶放在葉面上,一隻又一隻,全部放完後,他蹲伏在旁邊,看著一隻隻蠶寶寶慢慢地蠕動將身子移到葉緣,但因為茉莉花的葉面較為光滑,有些蠶寶寶一不慎就失足跌落乾灰的泥土地,沾染了一身灰塵,他將牠們輕輕地拾起放在手掌心,用手指輕輕拭去及吹去牠們身上的灰塵,才再將牠們放回葉面上去。

他在那兒看了多久,他也不知道,等到所有蠶寶寶都已經能適應葉面的狀況且不再滑下來,並且開始吃起茉莉花葉後,他才轉身離開,那時已近傍晚時分,他抬頭看到天際已全部被染成橘紅色了。雖然他不時回頭望,但視線隨著夜色的降臨愈來愈不明,他再也無法看到那株茉莉花上的蠶寶寶了。

往後到搬家的前一天,每天他都會去看蠶寶寶生活的情況,好像適應得不錯,也都願意吃茉莉花葉,但仔細數一數發現蠶寶寶少了,著急地往地上找,卻沒有發現蠶寶寶蹤影,往鄰近幾株苿莉花翻找,也沒看見任何蹤跡,地上卻也沒有任何因活不了的蠶寶寶屍首,他始終想不透那些蠶寶寶到底跑那去了。

之後,他們就搬家了。他幾次偷偷回去看蠶寶寶,每看一次,蠶寶寶的數量就少了一些,依然找不到蹤跡,像是憑空消失一般怎麼找也找不著,他猜想會不會是牠們迷了路,找不著回家的路,因為這棵茉莉花不是那個牠們生活了許久的「家」,牠們一直不斷要往遠方去找到回家的路。

一天夜裡,外面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淅瀝淅瀝不停下著,打在窗櫺上發出低沈的嗡鳴聲響,毫無停歇的樣子,他被吵得睡不著覺,起身趴在窗枱上,看著窗外漆黑的夜色,粗糲的雨絲直直從無止盡的天際往下無情竄射,所有街道景物已成模糊一片,像一幅嚴重沾暈開來的水彩畫,已分辨不清原來的筆觸與風景,所有的一切都亂了調,不復追憶。從那晚後,他不再回去看那些蠶寶寶,但他一直記得那天頻頻回首卻尋不找牠們蹤影的畫面,久久無法忘卻釋懷!

說完後,他說想喝養樂多讓社工師去幫忙買。在回急診路上,社工師想著要通報社會局協助處理,只是這位遊民已不知去向,匆忙離去的地上遺落一張滿是皺折的黑白相片,有一個胖胖的嬰兒坐在一對男女間笑得開心,背面寫著「給我最親愛的兒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