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福伯人生最後的黃梔子花回憶

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健康大補帖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福伯用虛弱的聲音告訴兒女,「我想回家!」福伯即將走到人生盡頭,原本昏迷的他突然清醒,回家是最後的心願。在兒女陪伴下,救護車載著福伯回到了那個住了超過半世紀的日式平房裡,他靜靜躺在床上,此時外頭下起了一陣大雨,潮溼的空氣中嗅得到一股濃郁卻不失淡雅的味道,這場雨將空氣徹底洗過一次,去除與過濾了原本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餘味與雜質,讓人的嗅覺感官清新了起來。

福伯下意識地輕閉眼睛、大口呼吸享受這難得的香氣,味道顯得更加貼近,一叢叢偌大的黃梔子樹錯落在下過雨的青草地上,枝頭綻放著朵朵黃白色的花,映著雨築成的簾幕,形成一幅生動的立體油畫,好不美麗,他尋找腦海中的過往記憶,那屬於黃梔子花影像的回憶流轉著。

福伯童年所住村落前方就是一大片梔子花田,未到開花時節,大片低矮樹林成了小朋友們玩抓迷藏的最佳場地,草長長一些便是絕佳的掩蔽,樹林裡簡直像個迷宮,枝椏高低錯落,穿越其中一不小心就會被撞到頭或絆倒,當鬼的總是無法順利抓到人,只好聲東擊西喊話抓到人了,鬆懈大家的心防,或者乾脆躲在某一暗處,誤以為可以出來成功達陣,那知卻正好落在當鬼的人手上。

樹林也是建置秘密基地好所在,幾個小朋友搞小團體,各自打造屬於他們自己的秘密基地,最好是找一處幾株黃梔子樹長得特別茂盛,枝椏盤錯連結形成一個天然的頂蓋,既可遮陽也能擋雨,如果幾株黃梔子樹剛好圍成一個圈,就再好不過了,一個超完美的樹洞穴,將其中一方向的草壓倒踩平,成了進出的天然門戶,出來之後再將之扶直,完全看不出是個出口,真是帥呆了。

那座黃梔子樹林也是一處避難場所,每次負氣都發誓要離家出走,但一走到村子口就發慌不知所措,只好往回走進那片熟悉的樹林,像孫悟空逃不出如來佛手掌心一樣,然而至少是一個因逃避可以獲得稍事休息的好處所,功課沒寫、飯沒有吃完、打了弟弟妹妹、犯了錯不承認又頂撞等等,一些芝麻綠豆大的小事都成了「少年維特」的「大煩惱」。

不過,避難後的下場通常都不太好。說老實話,大部份都是自己走出樹林的,到了夜晚,樹林裡黑的嚇人,一聲聲狗吠貓叫,增加恐怖的氣氛,加上又累又餓,身上被蚊子叮得全身包,賭氣的義無反顧一下子像洩了氣的皮球,走出來後原本以為父母或長輩會像電視演的一樣,滿頭滿臉的汗水與淚水,將你抱個滿懷,不斷地向你對不起,真實的情況卻恰恰相反的。

「猴死囝,你再躲啊,你最好不要給我回來,一定要給你教訓教訓,讓你知道你父(母)不是好惹的。」回家後不免討來一頓打,又是跪又是頂臉盆,哭到累了又要被罰不准吃飯,餓到肚子咕嚕咕嚕叫,突然眼前出現一碗沒啥配菜的飯,「快吃吧!」一句敦促的話讓眼淚噗哧掉了下來,沒想到平時討厭的米飯,此時比任何山珍海味還美味,二三口就將一大碗飯扒完,還用舌頭將碗內的肉汁舔個精光,仍覺意猶未盡。

有時覺得無聊,也會到林子的草地躺下,望著藍天白雲,夏日涼風徐徐吹來,眼皮不知不覺沈重了起來,在燥日的午后打了個舒服的盹。當然也不全然如此好眠,有時睡意正濃突然感到身上一陣刺痛,全身左扭右動醒了過來,才發覺原來睡在螞蟻窩旁邊,牠們一見到肥肉當前,奮不顧身傾全巢而出,看能不能將這個龐然大肥肉搬回巢穴,無奈這塊大肥肉是塊有長腳還有感覺的肥肉,見狀早已逃之夭夭了。

到了花開時節,黃梔子樹會開始結上一個又一個個綠色花苞,花苞以螺旋狀層層內捲,捲成一個質地堅硬的花苞體,形狀像是蠟燭上的火炬,隨著愈來愈成熟,深綠轉為淺綠,再褪色為米白,米白顏色出現時,花苞逐漸往外微微舒展,此時已有淡淡的清香在清晨時分擴散,突然某一天清晨,花朵便完全舒張開來,點點露珠晶瑩剔透地停駐在花葉間,好似一朵朵米白的玫瑰,綻放在黃梔子花樹的枝頭,花香更加濃郁了,為夏日的風增添了幸福的氣息。

這個時節也是樹林主人農忙的時刻,農婦戴著斗笠,再繫上一方大花巾,手上套上袖套,腳上踩著雨靴,身上則斜揹著一只大竹簍,趁著天色微亮之際,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她們不斷往上伸手摘採樹上已開滿樹的梔子花,約莫九點時分,地上已滿滿一簍又一簍,之後再將這些香味四溢的梔子花肩挑到巿集販賣,據說是被拿去製作成染料。

農婦忙,小朋友也忙,她們早上忙,小朋友則忙下午。中午放學吃飽飯,便偷偷跑到梔子花樹林裡,左顧右盼看主人在不在,身高不夠高,只好邊跳邊伸手摘採,一直等到口袋滿滿才心滿意足離去。回到家後,從書包拿出一本一本課本,將黃梔子花瓣一瓣一瓣摘下,翻開書本至某一頁,將四瓣花瓣排成蝴蝶狀,再將花蕊取下,成了蝴蝶的觸鬚,最後才把書本閤上。時間一久,米白色的花瓣因為失去水份,轉成有些深濃的咖啡色,上面出現了絲絲縷縷的紋路,蝴蝶顯得更具象了。有時摘太多了,將剩餘的花朵放在鉛筆盒內,一打開來,淡淡而素雅的味道撲鼻而來,鉛筆香香的,橡皮擦也香香的,有一種快樂的情緒在教室裡蔓延著。

物換星移,福伯童年時的村落變了樣,黃梔子花樹林也早已不見蹤影。

清晨時分,大雨方歇,一朵盛開過的梔子花從庭院的樹梢掉落,落地化為春泥,福伯安詳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走了!

一場雨、一種味道,勾串起往日的回憶,或許往日的景物早已消失,但當時留存下來的影像,卻只是暫時收納在記憶深處的某一角落,不曾遺落。這一場雨,這一種味道,讓福伯找到了童年的回憶,屬於黃梔子花的幸福記憶!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姚文智的下巴夠不夠低?
新北市出現強烈柯P外溢效應
給蔡總統英文的一封公開信
李家同教授,為下一代的生存想想吧!
首長選舉應是「選擇題」 而不是「是非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