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楊鈞池】安倍訪問中國之分析─從日中發布聯合宣言觀察日中關係的變化

楊鈞池高雄大學政治法律學系教授
全球話視野

作者為國立高雄大學政治法律學系教授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預定在本月25日至27日訪問中國,並於26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舉行會談。這是日本首相時隔7年正式訪問中國,上次訪問中國的日本首相是民主黨的野田佳彥於2011年12月率團訪中。安倍首相從2012年12月再次擔任首相以來,雖然有前往中國參加國際會議的經驗,這次卻是安倍首相在第二次執政後首次正式的訪問中國。

根據媒體的報導,本次高峰會議將針對北韓非核化、北韓綁架日人問題的合作,以及雙方在東海的矛盾等問題,進行敞開心胸直率的交換意見;更值得外界注意的是,雙方將針對中國「一帶一路」經濟圈構想在第三國的合作交換意見。由於今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條約」生效四十周年,雙方是否簽署日中第五份文件也深受關注,但可能性不高。

日本媒體曾報導,日本政府內部曾經評估,由於習近平主席已經鞏固了其體制,安倍也連任總裁,兩國內政安定局面,正是解決東海問題的契機;不過,日方也判斷,中方會提出主權聲明而造成第五份文件的重大難題,還不如採取慎重的態度。

日中之間有四項政治文件,分別是:

(1)1972年9月29日簽署「日中共同聲明」,這份聲明又稱為「日中關係正常化」(日中恢復外交關係)聯合聲明;

(2)1978年8月12日簽署、同年10月23日生效的「日中和平友好條約」;

(3)1998年11月26日的「日中共同宣言」,這份宣言是當年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訪問日本時發表的「建立致力於和平與發展的有好合作夥伴關係的聯合宣言」;

(4)2008年5月7日的「日中共同聲明」,是中國前領導人胡錦濤任內訪日時簽署的「全面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的聯合聲明」。

儘管日中關係多次起伏,這四份政治文件,還是分別說明了日中面對不同時期國際關係之雙邊關係的基本架構或特性。

不過,1998年(「日中和平友好條約」20週年)江澤民訪問日本時,當時中方不斷要求日方在「共同宣言」中記載類似日本對南韓明文道歉的文字,而這項要求被日方予以拒絕。「日中共同宣言」雖然順利發表,可是日中關係從此之後變得相當敏感。特別是2001年起小泉純一郎擔任首相的5年期間,中方往往以小泉首相參拜靖國神社而提出強烈批評,這段時間的日中關係的確惡化。2006年安倍晉三擔任首相後,隨即訪問中國並提出「戰略互惠關係」倡議,日中關係略有舒緩,2008年胡錦濤訪問日本,利用2008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條約」30週年的時機,簽署第四份文件「全面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的聯合聲明」。

然而,什麼是「戰略互惠關係」?日方的官方說法,大意是「日中兩國共同負有對亞太區域及世界和平與繁榮的重大責任,日中兩國際需攜手、加強合作,為解決區域和世界所面臨的諸多課題作出貢獻,以回應所被寄予的期待」。中方的說法,大意是「願同日方繼續本著以史為鑒,面向未來的精神,遵循中日四個政治文件各項原則,維護政治基礎,深化互利合作,妥善管控分歧,推動中日關係長期健康穩定發展」。

然而,2006年安倍提出「戰略互惠關係」倡議,以及2008年簽署第四份文件之後,日中關係並沒有想像中的順利。2010年中國國內生產總額(GDP)超過日本,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兩國雙邊關係有了更大幅度的變化。例如,日本內閣府每年發表的外交輿論調查中,從2010年起,對中國印象不加的日本人一度躍升7成。2012年日本政府宣布尖閣群島國有化後,中國激烈地反日行動,造成日中關係持續冷淡。

安倍首相2012年再次擔任首相之後,在日中關係方面,安倍個人想要回到「戰略互惠關係」倡議,但是在客觀條件上完全沒有機會,一直到2017年。

2017年,北韓在這一年之中多次試射彈道飛彈以及試爆氫彈,對日本產生相當大的威脅與麻煩,安倍首相除了不斷與美國川普總統重申兩國同盟關係以及共同施壓與制裁北韓之外,日本也嘗試透過俄羅斯或中國來施壓北韓。而中國與美國在經貿議題上的嚴重衝突,也促使中方考慮加強與鄰國的友好關係,因此,今年,2018年,日中關係終於出現不同意涵的互動過程。5月,中國李克強總理正式訪問日本;7月,日本眾議院議長大島理森率團訪中,進行兩國國會交流;8月2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出席新加坡東亞合作外長會議後召開聯合記者會;8月10日,上海師範大學原訂邀請外國學者專家參加慰安婦國際研討會被中方外交部下令取消。10月12日,日中共同宣布,安倍首相接受李克強總理的邀請,正式訪問中國。

日中關係似乎不會這麼容易或這麼快速度地回復到「正常狀態」或「穩定狀態」,「美國之音」中文網站上有一篇評論報導,提到「(日中雙邊)有效管控分歧」,這是比較精準的用語;不過,這也是安倍首相積極希望建立的「戰略互惠關係」。因此,日中第五份政治文件可能不會在本次安倍訪中期間來加以完成,雙方應該還會持續進行溝通,明年習近平主席訪問日本,也許會有機會的。當然,國際關係的演變才是最終決定是否有第五份政治文件的關鍵因素。

更多論壇文章
台灣現在還不夠宗教自由嗎?
制度殺人—為何台鐵宣稱司機關閉ATP?
花蓮人的歸鄉路 為何這麼辛苦?
孩子怒吼可能不是挑釁,而是試圖爭取認同
柯市長你以為台北市政府是客運公司喔?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