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阿布】每一天都是一幅畫 都要賦予生死以赴的價值

抗癌藝術家
健康大補帖

作者為抗癌藝術家

有一幅畫,原本要留白的,但我坐在死亡的甜甜圈上完成,它的價格是……

2013年,應該是要在花蓮東華大學,跟著藝術與設計學系的同學們一起舉行畢業展。

無奈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我差一點就在那一年從人生畢業。

2013年的5月,是畢業展的日子,我卻還在台北榮總,做手術後的化學治療。

同學們知道,我的願望就是與大家一起畢業,於是,貼心的為我在展場牆面留了一個位置。

讓我能夠掛上一幅自己的作品,然後與大家一起展出。

這幅畫,是橫跨發病前與發病後的時間。

創作的那段期間,惡性腫瘤已經在我的骨盆深處逐漸長大,腫瘤包覆著神經讓我無法久坐在一般的椅子上,除了坐在馬桶上,或許就跟一些椎間盤突出的病人一樣,需要坐一種叫做甜甜圈的椅墊。

那時候的自己不知道有賣這樣的椅墊,只知道坐在馬桶上會比坐在椅子上還要舒適。

當時的自己一個人住在校外的租屋處,於是,我索性直接把我的畫具搬進去廁所,然後,就在馬桶上坐畫。這一幅畫,就是在那個時候完成。

你可能會問我,為什麼沒有去看醫生?

但那種半夜會被痛醒,痛到你懷疑人生痛到讓你爆哭的疼痛指數,怎麼可能沒有看醫生?

可是,不論我怎麼看,醫生就是找不出真正的原因。

那時候,我還是個學生,儘管疼痛,但還是要把自己的本份給做好。

為了不讓自己一學期的努力功虧一簣,於是在大三下學期的後半段,每天幾乎無法好好休息睡覺,半夜痛醒了,就去沖熱水,有功課要做,就把畫具或筆電直接帶進廁所。

也就這樣,走完了那一學期。

這幅畫作,後來在畢業展出時有位畫室老師想要購買,但他願意支付的價格,不到我的最低願意售出價格,一來一往後沒有達到共識,就這樣作罷。但我知道,我的畫作,不是不好,而是還不到它真正的使命。這時候,不要勉強,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等待。

後來,真的如我所說,它在一次的骨肉癌協會義賣中,我捐出了它,賣了萬元的好價格。

這個費用,全數捐給了協會,代替我,幫助更多跟我一樣的病人。

後來我又畫了許多畫,每一幅,都可能是最後一幅,所以,每一幅都要賦予--生死以赴的價值。如果你湊巧擁有一幅,記得它和你拚死都不願留白的的夢想一樣,無價!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