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等生看到攝影機會緊張 《削瘦的靈魂》先用手機拍暖身

祁玲
·2 分鐘 (閱讀時間)
朱賢哲(左)訪談七等生(右)的畫面,由後者的女兒劉小書協助拍攝。(目宿媒體提供)
朱賢哲(左)訪談七等生(右)的畫面,由後者的女兒劉小書協助拍攝。(目宿媒體提供)

紀錄片《削瘦的靈魂》以去年10月辭世的國家文藝獎得主、作家七等生為傳主,一窺他備受爭議的人生經歷與創作軌跡。該片導演朱賢哲長期拍攝紀錄片,獲獎無數,曾以《養生主:臺灣流浪狗》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也以劇情片《白蟻:慾望謎網》 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監製楊順清表示,很喜歡《白》 片的孤絕況味,「有七等生的影子」,加上朱賢哲個性謙卑、溫暖和堅定,能給作家安全感,才選擇由他執導。

巧的是,朱賢哲20年前便因工作之故、認識七等生的女兒劉小書,多少拉近雙方距離。劉小書原不認同拍攝紀錄片,後來反而推薦不少受訪者給朱賢哲,有時還親自幫他拍攝,最後更入鏡受訪。

劉小書建議先用小型攝影機和兩支手機幫忙拍,朱賢哲負責和七等生聊天,如此過了半年,才改大型攝影機。朱賢哲說:「期間我嘗試帶過一次,但七等生看到不熟悉的人和攝影機變得很緊張,講話像上課,很無聊。」

片中很多訪問七等生的畫面都用手機拍攝,一場七等生老友去他家拜訪的戲,朱賢哲雖不在場,不過他先前放了一台專業錄音機和小型攝影機給劉小書,才未遺漏重要事件。

接案前,朱賢哲沒有讀過七等生作品,為此他先讀精選輯,《我愛黑眼珠》《灰色鳥》和《精神病患》這幾篇令他大為震撼。開拍前又花好幾個月讀完七等生作品全集,每天60頁,邊讀邊做筆記,「若不懂七等生的小說,很難與他對話。」

朱賢哲於2018年2、3月去七等生家,劉小書也從那時起幫忙拍。那時七等生剛動完第二次刀,身體很虛弱。朱賢哲密集訪問,每次與七等生聊天兩小時,有時才聊1小時,作家就累了,於是朱賢哲便和劉小書繼續聊。

七等生的作品《我愛黑眼珠》,朱賢哲看了之後大為震撼。(行人出版社提供)
七等生的作品《我愛黑眼珠》,朱賢哲看了之後大為震撼。(行人出版社提供)

紀錄片《削瘦的靈魂》將於3/19日上映。


更多鏡週刊報導
交片後竟重做動畫 朱賢哲拍紀錄片不計成本
女兒說:不要給他看 七等生「不干擾創作」無緣見紀錄片
學生當監製 老師拍片超支薪水照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