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接遷離

·2 分鐘 (閱讀時間)

林惠真:別窮到只剩下電
詹順貴:健康藻礁誰重要

「三接遷離」正方代表為東海大學教授林惠真(右),反方代表為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左)。(中選會提供)
「三接遷離」正方代表為東海大學教授林惠真(右),反方代表為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左)。(中選會提供)

記者戴淑芳∕台北報導

針對第二十案「三接遷離」二十四日舉行第三場意見發表會,由台灣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林惠真對上環保署前副署長、環境律師詹順貴。

林惠真強調藻礁是世界唯一的地景生態「不希望未來窮到只剩下電」;詹順貴則認為,三接外推可兼顧多元價值,即使被批背叛環保也在所不惜。

林惠真指出,藻礁是由藻類生長死亡後堆疊而成,孔隙提供許多生物生存,藻礁附近有珍貴白海豚、柴山多杯孔珊瑚、紅肉ㄚ髻鮫等生物,被國際認定為東亞第一個希望熱點,與澳洲的大堡礁、日本的琉球海岸同等級,第二十案是台灣公投史上第一個關於保護環境的公投提案,可以視為做為世界公民重要的提案,告訴大家台灣有珍貴的地景生態系,而台灣有責任有決心保留下來。

林惠真表示,不論原方案或替代方案,有工程就會有不可逆的影響,三接設計會讓鯊魚等生物不得其門而入,甚至有類似彈珠檯上「鯊魚走迷宮」情況。

尤其原方案與替代方案皆是在礁體狀況最好的區域,三接外推只是開發單位急救章、止痛藥式的提案,無法正視真正的藻礁破壞的問題,尤其如橋墩也會破壞棲地,而四公里海堤有三百零三個籃球場大小沉箱破壞,壓到底部的棲地、生物無一倖免。

「不希望未來窮到只剩下電」,林惠真認為,台灣有九成的自然海岸被破壞,此次公投正是海洋國家的補考題,為了電的開發到底要犧牲到多少程度,這不是與經濟與環保,也不是環保與環保的選擇,而是價格與價值的選擇,重點在於無論原方案或外推方案都是破壞藻礁,值得用更好的方式留下。

詹順貴則表示,環保議題也要思考減煤、減空汙,自己經過審視後,支持外推案已可以兼顧多元環保價值,否則,若三接遷離導致為了北部的用電,包括中火、興達可能因為電力調度而無法降載,讓中南部民眾都要忍受空汙,甚至核二、核三延役下面對核廢料夢魘,政府要如何跟居民說,「你的身體健康沒有藻礁生態系重要?」因此,「被罵背叛,我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