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秩序的蛻變

石齊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日前提出警告,美國必須和中國針對全球秩序達成新諒解,以確保國際體系的穩定,否則,世界將重返一次大戰前的危險期。他還說,現在情勢比當時更加危險,因為隨著北京在部分領域的茁壯與更先進,美國會發現越來越難與北京進行協商。

中美阿拉斯加會談結束之後,全球都意識到了一個以美國為首、號令天下的世界秩序已告瓦解,新秩序尚未浮現。日本、澳洲、加拿大積極向美國靠攏,俄羅斯、伊朗則堅定站在中國一方,南韓、印度、東盟謹慎表態,歐盟則徘徊在選擇的十字路口,難以下定決心。這正是季辛吉看到的形勢及因此而產生的憂慮。

20世紀二戰結束以來的國際秩序給世界帶來了迄今為止約80年的和平,但這個由美國一手主導建構、旨在為美國最大利益服務的所謂「布列敦森林體系」的世界秩序卻是「成也美國、敗也美國」。

先是在1971年8月單方面毀諾,讓美元與黃金脫鉤,取得了獨占性的印鈔權,走向了美元霸權;繼之在冷戰結束蘇聯解體之後,走向了單邊主義依恃美國強大武力在全球為所欲為,予取予求;與此同時,又以幾乎獨占性的國際話語權,除了美化美國的不仁不義之外,還盡其所能地對所有質疑與挑戰美國的對手極盡妖魔化之能事,為美國霸權搶奪道德高地。然而,這樣的時代終於快走到盡頭了。

首先,美國多行不義,國力耗損過巨,難以為繼;其次,惡行與偽善終難逃天下人耳目,尤其新媒體的蓬勃發展,無異是天下所有醜陋行為的照妖鏡;第三,最關鍵的是,一個原本世界文明大國的重新崛起,雖然才僅僅40年左右,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作為、成績與形象,正在給全球一種迥然不同於以往的強國風範,這對長期以來由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構成了巨大的衝擊,也引起了以美國為首的傳統西方國家強大的恐懼與反擊,這正是季辛吉目睹的現象與憂慮。學者專家也因此積極思考探索,如何才能建構出一個世界新秩序。

學者專家畢竟多數是象牙塔中的書生之見,因為世界新秩序從來不會從理論探索中推敲而出。世界新秩序的出現,從來就必須靠一個或少數大國的綜合實力,及在這一個或少數大國的道德力量及相應的戰略思維與組織能力下應運而生。

季辛吉作為一個美國戰略家,顯然已意識到了這樣的形勢正在形成發展之中:

一、除了綜合實力逼近美國之外,在地緣戰略上,中國也以「亞太新平衡」(RCEP、一帶一路及對東海南海的實際掌握)全面力壓美國的「亞太再平衡」;並在中歐、中俄及中伊關係的發展上為亞歐一體「世界島」的戰略布局進行鋪墊。

二、與此並行的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

三、以提供疫苗及強化聯合國維和部隊等公共產品為中國主張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榜樣。

四、中國自行摸索行之有效,但不強加於別人、只供大家參考的一套體制模式。凡此,均可視為為中國版世界新秩序的一種探索,想必季辛吉已有所感。(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