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百年變局中的變與不變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一、百年未有之變局

習近平總書記曾在2017年12月28日在出席中國大陸2017年度駐外使節工作會議時,首次提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論斷,到了中共制訂《十四五規畫》和《2035遠景目標綱要》時,明確提出中共因應「大變局」的指導原則,歸納而言就是要能「識變,應變,求變」。其中「準確識變」是首要原則,識變有錯則應變必誤,錯誤應變,則變亦無用,那麼中共的變了什麼,不變的又是什麼?

二、國際政治變局與中共之變

國際之變始於全球化,加速於科技創新,表現為中美競爭。面對三大變數,中共應變表現為:

第一個是自我「革命式」的改變:70年末,鄧小平領導中共抓住國際格局「變化」戰略機遇,透過「經濟建設」的需要和全球化的變局一起催速中國的變局。

第二個是向敵人學習的改變:中共建政之初是「一面倒」,倒向社會主義的策略,然而從與美國簽訂《上海公報》到建立邦交,再到全面開放,公費赴美,中共幾乎是毫無保留地向敵人「自主地學習」。「學習」一方面是中華民族的學習,至2021年大陸文盲率已降為2.76%,擁有大學程度人口為2.183億人,達到15.4%以上。另一方面是中共中央也同時重視學習,除了幹部學歷明顯變化,另外中共中央團體成了「學習型組織」,以至於改革開放之後,中共中央的決策始終可以穩定地引領中國的發展。

第三個是敢於對敵鬥爭的改變:大陸經過「自主地學習」了40年,雖然黨內外都出現崇洋媚外,懷疑社會主義的聲音,但是中共中央對西方,尤其是美國帝國主義企圖「和平演變」中國的陰謀十分警惕。所以楊潔篪的說法,只是大陸民心認清美國之後的自然反應,也是中國人平視世界結果。從變化角度看,這是中共自改革開放以來,進行的一次「否定之否定」的「再變化」,所以外界會感覺到此時的中共既有毛澤東革命,也有鄧小平的改革,此時是再一次向社會主義蛻變的階段,準備進入「社會主義現代化」階段。

三、國際社會之變與中共之不變

2020年新冠病毒帶來全球性新的變化,隨著疫苗的使用和病毒的變種,世局又有了新的發展,人們出現「『真相』偏執狂」的依賴和「後民主」的制度,表現出「民主骨鬆症」的變化。中共的應對之方是不變。

第一、面對不確定的未來,《十四五規畫》和《2035遠景》提供了努力可即的奮鬥藍圖,穩定社會,於是大陸充滿著未來性、期特性的氛圍,自然「新冠症候群」的現象就不顯著。

第二、面對後真相的分裂,中共加強、加大對網路科技的管理。習近平強調,「網際網絡已成為輿論鬥爭的主戰場,要敢抓敢管,敢於亮劍,對網絡意見領袖,要加強教育引導。」當然引起人權、自由的爭論。目前看來,中共的管理也許內容和技巧上比較生硬,但方向是應當的。因為政府管理是人民查證「後『真相』偏執狂」的唯一依據。

第三、面對「後民主」的制度困擾,中國共產黨在2013年底就明示了中共政治改革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簡而言之,在治理體系方面提升,以防西方社會「民主骨鬆症」的弊病。

總之,中共在處理「後」時代的「不確定性」和「不可捉摸」的變,採用的是有原則的「變」,在「識變」和「明辨」的基礎上「不變」。

四、新民本主義的社會主義

中共百年成就非凡,應得自將政體調整為「新民本主義的社會主義」,如今的中共已然實現了百年黨史上孜孜不倦追求的國際地位,更是中華民族在近代史上夢寐以求的自尊和自信的高度。如果立足中共百年黨史上的前60年,不論是中共黨員或是非黨員,恐怕都很難想像到40年後的現在。而這些驚人的變化其基礎是中國共產黨識變、應變,有所變有所不變的精確把握。(作者為銘傳大學兩岸研究中心主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