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東協對話30年

·6 分鐘 (閱讀時間)
資料照片:中央社
資料照片:中央社

今年是中共與「東協」(ASEAN)建立對話關係30週年,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各成員國領袖於11月22日共同出席視訊高峰會議,並正式宣布雙方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中共與東協是在1991年開始展開對話進程,1996年發展成為「全面對話夥伴」,2003年再提升為「面向和平與繁榮的戰略夥伴關係」。

中共提升與東協「夥伴外交」的層級,說明中共對這個區域組織的重視,因為它符合中共「周邊是首要、發展中國家是基礎、多邊是舞台」的三個外交戰略布局。東南亞地區攸關中共的周邊安全利益,但區域內國家不願在安全和經濟之間「一刀切」,故中共選擇從經濟利益切入,即運用其經貿實力,參與東協的區域經濟整合。中共目前是東協第一大貿易夥伴,而東協從2019年開始,即陸續超過美國、歐盟,躍升為中國大陸最大的貿易夥伴。

習近平在本次訊視峰會上仍主打「經濟牌」,表示中共未來5年將力爭從東協進口1,500億美元農產品,未來3年將對東協提供15億美元發展援助,以及1.5億劑新冠疫苗無償援助,並加大疫苗聯合生產及技術轉讓。習近平的示惠,對處在抗疫和經濟復甦兩難的東協國家,理應受到歡迎;但中共若企圖藉此擴大外交影響力,也會面臨區域內、外角色的挑戰,尤以美國是中共的最大競爭對手。

美國前總統川普2017年出席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美國與東協峰會4年後,拜登於今(2021)年10月26日首次參加由汶萊主辦的視訊峰會,會中宣布撥款1.02億美元,加強美國與東協的戰略夥伴關係。拜登刻意從美國的印太戰略,凸出東協10國在區域的核心作用,希望加強雙方的合作。而眾所周知,印太戰略的主要目標就是制衡中共。

值得注意的是,擔任「七國集團」(G7)主席國的英國,也於11月22日宣布,將於12月10日在英國利物浦(Liverpool)召開的G7外長會議,首次邀請東協成員國參加,泰國、印尼和馬來西亞已同意與會。

英國在二戰前於東南亞擁有巨大影響力,現在則是配合美國重返該地區,明顯的是,英國透過「澳英美聯盟」(AUKUS)積極參與印太地區事務,邀請東協參與G7,旨在消除東協成員對於「抗中」的疑慮,因為東協內部對AUKUS有不同的看法,如印尼及馬來西亞擔心挑起區域軍備競賽;菲律賓作為美國的長期盟友,則樂見AUKUS的組成,新加坡則希望AUKUS能為東協和平及穩定做出貢獻。

身為東協成員的緬甸,本次沒有出席視訊峰會。中共是緬甸的親密盟友,在緬甸過去數十年遭制裁和國際孤立期間,中共是少數提供緬甸經濟和外交支持的大國。緬旬於今年2月政變後,中共曾遊說東協各國邀請緬甸軍政府領袖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參加今年10月下旬舉辦的高峰會,但遭到東協拒絕;緬甸本次再度不得其門而入,被認為是中共的一項外交挫折。

值得注意的是,菲律賓雖為美國盟國,但菲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近年頻頻對北京示好,企圖在中美對抗中,坐收漁人之利。然而,11月16日發生2艘菲律賓補給船前往南海仁愛礁,對駐紮該地的軍隊進行補給任務時,遭到中國 3 艘海警船以水砲驅離並阻攔補給作業。杜特蒂稱此場衝突讓他「感到厭惡」,並忍不住在視訊峰會上當面對習近平嗆聲。杜特蒂此舉獲得美國撐腰,美國在衝突爆發後立即發表聲明,警告中共的行動是 「危險的、具挑釁性、不合理的」,並揚言將履行對菲國之「共同防禦」條約承諾。

此外,中共對東南亞政策面臨的另一個重大挑戰是日本。由於日本軍國主義二戰時留下的陰影,日本戰後小心翼翼地推動與東協成員的關係。同樣基於經濟和安全利益,日本從未忽視東南亞的地緣價值,所謂「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FOIP),最早就是由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提出,重點即擺在亞太地區。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今年10月底出席東協領導人線上會議時強調,日本將把印太變成自由開放的「和平之海」視為與東協的共同利益,並強烈反對「有國家挑戰基於法治的自由開放海洋秩序」。一般認為,岸田此言是劍指中共;岸田亦提及香港及新疆的人權問題,並刻意強調臺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

為配合美國的「抗中」政策,日本今年已多次與美國在南海進行雙邊或多邊聯合軍演。11月20日,兩國首次在該地區舉行有空軍支持的水面和水下艦船行動兼容性演練。本次反潛演習反映出,美日皆有意深化兩國的防務合作。日本希望藉此重整軍備,促使美國支持日本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就在中共與東協對話30週年的時刻,越南總理范明政(Pham Minh Chinh)於11月22日訪問日本,成為岸田文雄上任後首位訪日的外國元首;越南國防部長潘文江(Phan Van Giang)則於11月23日與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在日本防衛省舉行會談,會談中岸信夫聲稱,「日本和越南兩國的安全保障環境愈發嚴峻動盪,在東海與南海地區,企圖依仗力量單方面改變現狀的情況愈發嚴峻」。岸信夫呼籲越南進一步強化與日本的合作,言下之意就是為了對抗中共。

越南雖與中共存在領土爭議,但也理解在地緣關係上,無法排除中共的巨大經濟支配力,故越南拉攏日本,目的就是為了稀釋中共的影響力;而日本也會將日越合作的模式,運用到其他東南亞國家,即藉基礎建設、國際援助、經貿合作等項目,擴展日本在東南亞地區的戰略布署。

東協成立的宗旨,除了加速區域的經濟成長、社會進步及文化發展外,其次就是促進區域的和平與穩定。但面對中美的戰略競爭,東協恐怕很難置身事外。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報】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