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再就邊界問題舉行會談 美國稱擔憂中國「恐嚇」鄰國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一名印度士兵在通往拉達克的高速公路上站崗(2020年6月17日資料照片)
一名印度士兵在通往拉達克的高速公路上站崗(2020年6月17日資料照片)

在中國與印度在拉達克(Ladakh)東部地區的邊界紛爭進入第21個月之際,兩國將在周三(1月12日)舉行新一輪軍事會談。

此次會談是繼去年10月雙方舉行會談之後召開的第14輪「軍長級會談」。在高原地區進入隆冬之際,該會談將決定雙方能否在當前對峙地區完成脫離接觸。

但在會談召開前,華盛頓對此發出警告。白宮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表示,美國正在密切監視中印邊界的局勢,並對中國「脅迫」其鄰國的企圖感到擔憂。

「我們已非常清楚如何看待北京在該地區和世界各地的行為。我們認為這可能會破壞穩定……在這點上,我們將繼續與我們的合作伙伴站在一起,」普薩基說。

新一輪談判

據印度媒體報道,此次會談將在東拉達克地區的楚舒勒(Chushul)- 莫爾多(Moldo)會談點中方一側舉行。中國外交部周二(1月11日)也證實了此消息。

「當前,中印邊境局勢總體穩定,中印兩國正通過外交和軍事渠道保持對話溝通。希望印方能同中方相向而行,推動邊境事態盡快從應急處置轉入常態化管控階段,」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

據印度媒體報道,參加會談的印度代表團將由阿寧迪亞·森古普塔(Anindya Sengupta)中將率領,他於近期接任印度駐列城(Leh)的陸軍第14軍總指揮官。

據報道,此次會談的重點將是雙方在溫泉地區(Hot Springs)脫離接觸的問題。

溫泉地區是一片緊鄰實際控制線(LAC)的河谷地帶,位於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和班公錯(Pangong Lake)之間。這是兩國在2020年5月開始的邊境摩擦中,最後一個沒有脫離接觸的主要對峙地點,雙方至今仍在這裏部署兵力。

在去年10月10日舉行的上一輪會談中,兩國不歡而散,談判陷入僵局。

地圖
地圖

印度稱其提出了「建設性建議」,但中國拒絶接受,也沒有提供任何前瞻性意見。中國則表示,印方在會談中堅持「不合理也不切實際的要求」,為談判增加了困難。

去年11月18日,兩國通過外交層面進行了視頻對話,同意將籌備新一輪軍事指揮官會談,繼續推進邊界爭端的解決。

對於此次會談,印度媒體看法不一。印度《經濟時報》(The Economic Times)報道稱,有關邊境糾紛的長期解決方案仍未出現,因此,印度將對此次會談採取謹慎態度,並保持警惕。

《印度斯坦時報》 (Hindustan Times)則在周一(1月10日)援引知情官員的話稱,印度期待在下一輪軍事會談中與中國進行「建設性對話」,以緩和目前的軍事緊張局勢。

在此次會談前夕,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則在一篇報道中引述清華大學專家的話稱,當前中印兩國合作氛圍比第13輪會談前後有明顯改善。

報道稱,與一些媒體渲染的緊張氣氛不同,兩國關係「處在一個穩定、可控的態勢之下」。專家稱,去年12月印度國防參謀長拉瓦特(Bipin Rawat)因空難去世後,中國國防部及時向印方表達了同情和慰問,這為第14輪軍長級會談「營造了一個善意的氛圍」。

持續一年半

印度和中國軍隊在海拔超過4000米的喜馬拉雅山地的爭端於2020年5月5日開始,雙方在多個實控線附近地點持續進行對峙,期間發生多次小衝突。

其中最嚴重的一場衝突是當年6月15日,兩國士兵在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展開的肉搏戰。儘管中間沒有開一槍,但仍造成雙方至少24名軍人喪生。

印度士兵在拉達克地區巡邏(2020年 6月25日資料照片)
印度士兵在拉達克地區巡邏。

加勒萬河谷衝突發生後,兩國在政治、外交和軍事等不同層面進行了多輪會談。2020年9月,中印兩國的外長進行了會面。五個月後,兩國軍隊開始脫離接觸進程。

雙方目前完成了從班公錯、加勒萬河谷以及高格拉(Gogra)地區的脫離接觸進程,但是溫泉地區尚未解決。此外,雙方還在德姆喬克(典角,Demchok)和德普桑(Depsang)兩個地點繼續對峙。

但印度媒體報道稱,中國稱德姆喬克和德普桑的爭議屬於歷史遺留問題,並非當前爭端的一部分。

據估計,目前兩國分別有5至6萬名士兵駐扎在實控線附近的敏感地帶,並部署了大量裝備。

中國一直表示,印度軍隊越境進入中國是造成當前局勢的原因,而印度則表示,中國通過採取單邊行動改變了實控線的現狀。

部署在靠近中國邊境地區的印度軍隊
部署在靠近中國邊境地區的印度軍隊

依然緊張

儘管在加勒萬河谷衝突後,兩國軍隊基本未再爆發致命對抗事件,在多個地點也看似實現脫離接觸,但兩國的針鋒相對並未停止。

印度官員稱,過去幾個月,中國在邊境一側保留了大量軍隊部署。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報道稱,中國還在靠近邊境地區修建了新機場和高速公路,而這讓五角大樓感到擔憂。

在冬季來臨之前,兩國似乎進行了相互警告。中國解放軍在中印邊境進行了實彈演練,並部署了遠程戰略轟炸機,而印度也於11月在拉達克東部開展了空降演習,以驗證其快速反應能力。

據印度媒體報道,印度還計劃在2022年初在旁遮普邦(Punjab)部署首個S-400防空導彈團,能覆蓋中印邊境部分地區。

對抗不僅在軍力部署上。去年12月29日,中國民政部宣佈給目前處於印度控制的有爭議的藏南地區(印度稱阿魯納恰爾邦)的15個地方定名,以進行「標凖化處理」。這引發了印度的抨擊,德里指責北京在「捏造」地名。

儘管2022年新年的第一天,中印軍隊在邊境實際控制線上的多個地點交換糖果,慶祝新年,給邊境的緊張氣氛帶來一絲緩和,但好景不長,中國官方媒體在同日發佈視頻,顯示解放軍在加勒萬河谷展示中國國旗,引發印度的不滿。

1月4日,印度軍隊也發佈了印度士兵在加勒萬河谷舉著印度國旗的畫面。

印度媒體還廣泛報道了中國在班公湖架起一座橋樑的消息。該消息源於一張流傳的衛星圖片顯示,中國疑似在距離實控線30公里的班公湖狹窄處架設了橋樑連接兩岸,以加快解放軍的調動速度。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則回應稱,中方在自己領土上開展建設活動是主權範圍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