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名貴養生品」花膠帶給小頭鼠海豚的滅頂之災

·6 分鐘 (閱讀時間)

小頭鼠海豚(vaquita)生活在墨西哥海域,是地球上最瀕危的海洋哺乳動物。在非法捕撈競相逐利的殘酷現實中,小頭鼠海豚的生存受到嚴重的威脅。科學家們估計,在野生環境下存活的小頭鼠海豚可能只剩下不到12隻。

海洋探險家雅克-庫斯托(Jacques Cousteau)稱科爾特斯海(也稱為加利福尼亞灣)為「世界水族館」。

這個地方最為寶貴的生物之一是一種銀色、大眼睛猶如熊貓眼一樣的鼠海豚。但是,由於非法捕撈另一種受保護的物種——石首魚(totoaba),小頭鼠海豚的日子可能已經屈指可數了。

石首魚是一種身型和小頭鼠海豚一般大的魚,它曾經是人們餐桌上的美味,直到瀕臨滅絶被列入墨西哥的瀕危名單。

加利福尼亞半島上的沿海城鎮聖費利佩(San Felipe)的漁業聯合會主席拉蒙·佛朗哥·迪亞斯(Ramón Franco Díaz)回憶說:「我們在60年代和70年代曾經捕撈過石首魚。然後,中國人提著裝滿美元的行李箱來了,買走了我們的良心」。

中國客戶想買的是石首魚的魚鰾,即魚肚,是魚身體裏保持浮力的器官。

在中國,石首魚鰾被認為具有藥用價值而倍受推崇,儘管這種說法毫無科學根據和證明。

根據非政府組織地球聯盟國際(the Earth League International )說法,10年份的幹魚鰾在中國可以賣到每公斤85,000美元。儘管在如此高的利潤中,聖費利佩的漁民只賺了很小的一部分,但在這個貧窮的地區,捕撈被稱為「海洋可卡因」的石首魚的生意已經蓬勃發展。

弗朗哥·迪亞斯先生說:「有些漁民對這種違法行為趨之若鶩,以至於在光天化日之下,你可以看到他們的非法漁網和捕撈的石首魚。」

在捕撈季節,每天下午都有一輛接一輛拖著漁船的小卡車從鎮上公共海灘的混凝土滑道上倒車,駛入大海。這些漁船大多沒有執照,船員使用的漁網可能給小頭鼠海豚帶來滅頂之災。

「在墨西哥非政府組織鯨魚保護館(Museo de la Ballena)工作的維拉麗亞·唐斯(Valeria Towns)說:」流刺網可能有數百米長,10米高。它們在水中就像一堵牆」。

為了保護小頭鼠海豚,海灣上游地區禁止使用任何流刺網。然而,這種網具被廣泛使用,即便是持有大比目魚或對蝦捕撈許可證的漁民也在使用。網目大小隨捕獲對象而變化,對小頭鼠海豚來說最危險的是用於捕撈石首魚的大孔流刺網。

唐斯女士說:「海洋哺乳動物不容易從這些網中解脫出來。小頭鼠海豚就這樣落入了漁網。」

聖費利佩灣沿岸,在面積超過1800平方公里的小頭鼠海豚保護區內(Vaquita Protection Refuge)理論上所有商業捕魚都應該被禁止,保護區內還有一個更小的區域禁止任何捕撈。

非政府組織「鯨魚保護館」支持少數有意放棄使用流刺網的漁民,並提供資助幫助漁民養殖牡蠣作為替代捕撈的生計。鯨魚保護館也是在保護區內清除流刺網的非政府組織之一。

但這項活動使當地人和生態保護人士之間的緊張關係升級。

2020年12月31日,一艘漁船與國際非政府組織「海上牧者」(Sea Shepherd)的一艘大型船隻相撞後,一名漁民生命垂危,另一名漁民重傷。

撞船事故的原因和經過雖然各執一詞,但在聖費利佩發生了暴亂,非政府組織「鯨魚保護者」的一艘船就停靠在當地。

唐斯女士說:「他們要燒掉我們的船」。她當時正在海上測試不影響小頭鼠海豚的漁網。「當我回來的時候,其他使用這種替代性漁具的漁民在保護我們的船,他們告訴暴亂的人說,『這艘船不跟你們作對!不要燒掉這艘船』」。

「鯨魚保護者號」這才逃過一劫,只是窗戶被砸壞了。墨西哥海軍就沒能躲過這場暴亂,海軍的一艘巡邏艇在港口被燒燬。

現在,雙方雖然達成停火,但情況仍瞬息萬變。墨西哥海軍說,它將繼續巡邏並從保護區移走漁網。但幾乎沒有非政府組織參與了。「鯨魚保護者號」正在等待重新工作的許可,而「海上牧者」在事件發生後再也沒有回到聖費利佩灣。

拿著槍的瘋子

有罪不罰和執法不力,這些都可能是幾十艘捕撈石首漁的船從聖費利佩的海灘出發進入保護區的原因。

拉蒙·佛朗哥-迪亞斯說:「沒有任何一個執法部門阻止他們。如果你敢接近他們,他們會給你一顆子彈。有組織犯罪已經偷走了科爾特斯海」。

一位曾捕撈石首魚的漁民說:「以前你需要留意風和海,現在你必須留意很多帶著槍的瘋子在海上。」

12月31日的暴力事件成為國際頭條新聞,並使聖費利佩灣成為關注的焦點。

現在,墨西哥政府正在考慮一些建議,這些建議可能會讓漁民滿意,但卻會激怒那些擔心小頭鼠海豚滅絶的保護主義人士。

其中一項建議是取消石首魚的瀕危物種地位。另一個是使已經在保護區進行的其他捕撈活動合法化。

海灣上游探索可持續性發展的政府工作隊的伊萬·裏科-洛佩斯(Rico López)說:「我們希望建立不同的捕魚區,捕撈不同種類的石首魚和蝦。」

「保護區範圍巨大。如果在那裏遵守捕魚禁令,漁民們的生計就沒有辦法維持。因此,我們必須朝著捕魚合法化的方向發展。」

墨西哥政府還分發了3000個不會傷害小頭鼠海豚的安全捕魚網。但漁民們抱怨說,這些漁網使他們的捕獲量減少了80%。

洛佩斯先生說:「我們必須想辦法增加產量。我們正在尋找替代方案,但我們必須說服這裏的人們,如果他們不參與決策,我們想什麼辦法都不會成功。」

那麼有沒有辦法既能保護這種珍貴的哺乳動物又能確保當地人的生計呢?在聖費利佩,石首魚非法貿易、有組織犯罪的涉入以及經濟單一造成了惡性的組合。另外,當地還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傳統漁業文化。

維拉麗亞·唐斯向聖費利佩那些無視小頭鼠海豚的瀕臨狀況、拒絶改變的漁民家庭發出呼籲說:「如果一個地方有人把某個物種都滅絶了,那麼誰還會願意買這個地方的產品啊。」

在本季對石首魚的任意捕撈之後,她覺得小頭鼠海豚還能繼續生存到明年嗎?

「當然!希望總是要有的。要不是還抱著希望,我根本就不會在這裏繼續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