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進入中盤廝殺

·3 分鐘 (閱讀時間)

磨合許久的中美元首峰會終於敲定,習近平與拜登定於北京時間11月16日上午舉行視頻會晤,這是拜登上台將近1年來與中國領導人的首次「面對面」的會談。

2010年,當中國GDP首次超過日本躍居全球第二之後,理論上,中美就雙雙掉入了老大老二矛盾的「修昔底德陷阱」,從而展開了一盤以全球為範圍的中美世紀大博弈。

開局階段,美方的布局從歐巴馬的重返亞太開始,繼之以川普的印太戰略,並輔之以美日印澳四方架構、五眼聯盟;中方則應之以一帶一路、亞投行及RCEP。雙方棋路,美方側重於從大海洋對中方進行大包圍,中方側重在亞歐非大陸上圍出大空間,雙方落子有板有眼。

與此同時,美方在川普上台之後,開始從貿易、產業及科技三方面對中方發動攻擊,並輔以香港牌、新疆牌、台灣牌等「打入」手段,中方倉皇應戰,稍嫌被動,中美大棋局進入「中盤」階段,短兵相接。

從川普到拜登,中美雙方中盤糾纏5年,目前盤勢中方已漸居上風。今年以來的形式變化尤其明顯。中方連續在3月18日阿拉斯加、7月26日天津、10月6日蘇黎世及10月31日羅馬交手時下了步步進逼的四手好棋,讓美方及拜登高度期待的兩國元首峰會遲遲未能敲定,然後終於在被迫釋放孟晚舟及國安顧問蘇利文罕見承諾美國以往對華政策的錯誤之後,才獲中方同意舉行一場不是真正面對面的視頻會議。

對博弈形式的變化進行解盤並不困難。一、比氣勢。打從進入新世紀以來,中美兩國的運勢就一直是中長美消,這樣的勢頭在可預見的將來都不會改變。博弈一如打牌,氣運很是關鍵。

二、當然更關鍵的是比實力。實力比的是方方面面,包括經濟力、產業力、科技力、軍事力、太空力等等,明眼人都知道,中方在幾乎每一個領域都趕了上來,到了可以跟美方平分秋色的地步,甚至以前3個力作為基礎的軍事力及太空力方面,時不時出現的新突破已給美方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

三、比困擾。美方當下在債務及物價面臨很大麻煩,全球只有中國或能助其一臂之力;至於中方,科技封鎖難不倒,高關稅不痛不癢,美國最終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四、比籌碼。美方手中的4張牌,打新疆牌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打香港牌打得灰頭土臉,自己捲了尾巴走了;南海牌是最先進的核潛艦在深海中撞了山;只剩一張台灣牌,但又相當凶險,很難打。另一方面,中方的籌碼是時間、是實力、是決心。

五、最後一個,也是也最重要,比弈棋者,也就是比領導人。拜登上台不到1年,聲望已掉到40%以下,川普摩拳擦掌,勢將捲土重來。拜登2022期中選舉、2024連任之路均岌岌可危;屬下團隊矛盾時現,尤其在對華政策上。

與拜登相反,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了第三個歷史決議,進一步強化鞏固了習近平的歷史定位與權力地位,也為明年二十大繼續擔任黨籍國家的領導人做好了鋪墊。在這樣的形式下,試問拜登這盤棋要怎麼下下去?(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