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業女強人照顧憂鬱症家庭 咖啡機成壓垮她的稻草

Yahoo奇摩(新聞)

文/施沛琳
出處/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中心【憂鬱和信仰】                                                  

「……第一大願……第十二大願……。」讀完「藥師瑠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珊妮循例接著回向給家人:「佛光注照本命元辰……普願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薩道。」頓時,她的心情舒坦許多。在前後兩次憂鬱症發病至今,這本經文陪伴她無數個夜晚,也讓她體會出:要自己先靜心沈著,才能幫助別人祈願。

要求完美種下因

學廣告出身的珊妮在一家知名國際連鎖速食店擔任門市經理,公司一切以業績為考量,要求門市經理每天回報三次業績量,若沒達到目標就得緊急提行動計畫。為了衝業績,完美主義的珊妮自動選擇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門市,以作出亮眼的成績,即使休假日或出國度假,她不是親自回店裡追蹤就是透過手機掌握門市的營業狀況。求好心切的珊妮,不斷地要在老闆面前呈現最棒的自己。

別人都說珊妮是工作狂,也確實是的,不僅工作如此要求,平時待人也都是一個只為別人製造生活情趣的人。例如她和老公雖然都在工作,她卻會在下班前先買好老公愛吃的食物、喜愛的泡泡澡香精球、啤酒,放好洗澡水等著老公回家,然後共進晚餐,再聽喜歡的CD。

因此當她得到憂鬱症時,周邊的人全都儍住了,認為平時這麼開朗的珊妮,怎麼可能會變成那樣?

珊妮回憶起得到憂鬱症的那段時間,坦言:「除了要求完美,那段時間其實還有好幾件事影響了我,我卻不自覺」。二00五年年初,長期感情失和的父母,離婚了。從珊妮小時候就有的印象,父母老是吵架,每次吵完父親門一甩就離家數天,而母親長期失眠,常擔這個心、擔那個心的,再加上後來母親罹患憂鬱症又伴隨妄想症,和母親相處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由於和父親解不開的結,最終,他們在步入老年之際分手了,面對家庭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對於珊妮來說,也只有承受了。

另外,她和老公雖然感情一直都很好,不過那段時間老公辭掉工作,轉而自立門戶,準備自己當老闆,而為了周轉資金,老公把家裡的積蓄全部砸進去,家裡的開銷全靠珊妮一個人獨撐,儘管在連鎖速食店的經理待遇不差,且她又額外經營網路商務,但一下子變成宛如「單薪」家庭的狀況,自己要扛起家計的那份責任,在緊湊繁忙的工作之餘確實還是成為了她的另一種負擔。

本來一直認為自己會得憂鬱症是突然間的事,但事隔三年了,回想起那一段日子發生的種種事,一面要照顧爸媽,又一面要工作,她幾乎忘了自己是如何熬過。珊妮回憶當時的情形:「大約在發病前兩、三個月時,生理上其實已呈失調狀態,皮膚粗糙,但我只是覺得每天為什麼有做不完的事,那陣子,我常常一天只睡三小時,整箱提神飲料放旁侍候,常感覺背痛、嘆氣、沒有笑容。」這時候的珊妮卻開心地笑了,「我想,當時已有徵兆了,只是不自知而已。」

失序的生活

二00五年的夏天,那天艷陽高照,陽光滿滿地灑落珊妮的房間,但她還在賴床。鬧鐘響了幾次,過了三更才就寢的她勉強起身,伸一伸懶腰,打了一個呵欠,顯然沒有睡足。

「我需要提神!」心裡想著,珊妮走到流理台前準備泡咖啡。頓時,不知怎的,好像發生什麼事似地,她在台前站了好幾分鐘,呆呆地望著台上的咖啡機,她突然不會做這件每天早晨都做的事了。「咦?咖啡,要怎麼弄啊!」她大叫了一聲,但老公已出門,沒人回答她;她開始大哭。

之後拖著似醒非醒的腦子與身子,這兩個器官好像沒辦法結合在一起,珊妮根本不知道最後她是如何鎖上家門走出去,開了車,往辦公室一直駛去。到了辦公室門口,正準備刷上班卡的那一剎那,她停止了腳步,站在門外,一動不動地,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只是腦子裡一片空白,就像早晨在家中一樣,她又嚎啕大哭起來。「我不要上班!」重複了幾遍,彷彿被媽媽強迫帶著去幼稚園的怕生小孩那樣,一直哭一直喊。

同事見狀,立刻通知她老公前來將她帶回家,接著接到消息的姊姊也趕來。大家問她:「妳怎麼啦?」珊妮不語,就是哭、哭、哭,然後說「我不要上班!」。

當時的珊妮不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情,只是覺得不快樂,「心裡總是想著:無論如何,咬著牙也要撐過去!」對於生命她並沒有放棄,也沒有過自殺念頭。但隨著時光推移,從那一天睜開眼竟然對於生活上必要的動作完全失去功能後,症狀愈來愈嚴重,當老公和姊姊不在家時,她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甚至躲在衣櫥,珊妮說:「那時候的我,連媽媽家也不回,每天不是關在衣櫥裡,就是躲在臥房的角落哭。」

深刻的體悟

終於,三個月之後,她崩潰了!有時她抓起一大堆藥丸往肚裡吞,有時灌上清潔劑,取來美工刀往手腕一割;每一次企圖想要結束生命,都讓老公或前來照顧她的姊姊手忙腳亂地將她送醫。

不過,在屢次自殺、送醫的過程中,卻讓珊妮有了一些體會,尤其在第一次發病期間的最後一次自殺,珊妮被送到醫院時,她被安置在重症急救區。當時她躺在床上被急救了一整夜,當神智稍微清醒後,她聽著院外救護車不停響著,望著身旁被推進來的傷病患者,有車禍昏迷不醒人事的,有突然腦中風送進來的,病人在喊痛,家屬哭嚎著……。珊妮心中感觸深刻:「大家都想活,為何我可以活,卻想死?」這一刻,讓珊妮真的覺悟,不應該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敞開心房

當珊妮剛發病時,由於自己和老公的母親都是憂鬱症患者,大家都很清楚如何處理了,但珊妮基本上是排斥就醫的。因此當第一次家人覺得她有狀況時,是姊姊與友人架著她到醫院的。「我不想活了,幹嘛要看醫生!」珊妮大喊大叫。她的心裡滿是不甘心,每看一次醫生就回家抱怨一次,說了各式各樣的理由,這個醫生不好,那個醫生怎樣的……。

直到遇見她的主治醫師,他的診療方式通常會根據病患個人不同的背景用藥。記得那一次醫師讓他們在畫紙上畫畫,主題是人在雨中撐著傘,珊妮畫的是狂風暴雨,一個人在地上爬,傘掉在旁邊。醫師替她分析:「妳的壓力太大,身邊又缺乏保護者。」

醫師向珊妮說:「妳太會偽裝自己了!」珊妮每次在醫師面前就全身發抖,自覺是透明人,面對醫師她感到害怕,怕被看穿一切。但也不可諱言地,她覺得醫師具有專業能力,令人信服。因此配合醫師的治療半年後,她覺得康復了,也認為有病就一定要找醫師,除了藥物,也要配合其他的心理治療。

二00五年年底,距離她初次發病半年後,珊妮認為自己已經康復而自行停藥。「毋寧說這是假象,事後想來,我認為應該只是恢復工作與社交能力而已。」珊妮為自己安排了一些活動,她去當憂鬱症防治的志工,參加讀書會。一天,在觀賞完一支闡釋「心想事成吸引力法則」的光碟後,她痛哭一場。「原來,種種的情緒都是自己造成的,這支影片讓我的想法從此改變,知道如何學習另一面的思考,也更深深體會到,發生任何挫折,沒人可以幫助你,只有你自己。」

這種感覺讓她想起作家張德芬說過的一句話:「試著去祝福別人,但勿試圖去改變別人。」珊妮的體會是,是否能打開自己的心才是重要,別人只能站在協助的角色,像她的家人雖然對她不離不棄,但真正能走出去的是靠自己。

家人的支持也非常重要,老公過去總是被她照顧得周全,但自從珊妮發病,老公忙裡忙外地小心呵護她,「我覺得他好可憐,實在不忍心周遭的人因我而辛苦,很深刻的是,老公後來完全變了一個人,工作狂的他現在會撥時間陪我。」在這樣的過程中,珊妮覺得,一旦罹患憂鬱症,家屬一定要和病患接受家族治療。

相信念力與奇蹟

雖然在第一次發病的那段期間,老闆讓她留職停薪,親友相繼關心她,同時就醫服藥,「藥物是補充那個時期生理上缺少的部分,心理上的垃圾並未完全清除。」她笑著說:「要轉換觀念,才能找到讓自己痊癒最快的點。」

這期間,宗教的力量給了珊妮很大的支持。記得她第一次發病兩個月後開始有自殺的念頭時,家住台中的大姊南下高雄探望她,當時大姊把一本《藥師佛》經書送給了她,「這本經書是我從很小時就看她隨身帶著的,當她把經書放到我手上時,那種感覺很溫暖。」她躺在床上,大姊開始教她如何念,從此她每天大約花一個半小時念經,同時也買了翻譯本詳讀其含意。

藥師佛是祈求健康的經書,也能讓人心想事成,珊妮強調她並非因著要獲得某一種益處才念經的。然而,說也奇怪,當她第一次念經書時,竟然心生安全感與信賴感,「讀完後就感受到這本大姊供奉的佛書是可以保佑她的,覺得菩薩可以保護她,而不憂鬱。」這種感覺促成她繼續讀經,大約不到一個月時間,她每天固定時間捧著經書,情緒漸穩定,憂鬱症病情開始獲得控制。

其實,讀經的同時,珊妮不僅回向給自己,也回向給親人好友。她更感受到,「當念完經書裡的『回向偈』要回向給他人,要為別人祈求願望時,可是如果自己的心情不先ok,心裡不踏實的話,如何去幫助別人?」珊妮指著藥師佛經的回向文說。

「信仰的力量給你一股心想事成的力量,會念這本經書,是因為你相信它,而有了這樣的念力,就會達到你所想要的目標。善的循環,真心相信,所以奇蹟就真的發生了。」珊妮繼而說:「真的,只要你真心相信,冥冥之中就會有一股力量幫你解決一切的!」

珊妮認為與憂鬱症為伍要先敞開心胸,下定決心要讓自己好起來,就一定會好。「看事情的角度、與人相處的心態都要改變;要先改變自己,才能去克服這個麻煩的病。」她強調。

從洗滌身心靈的方面來看憂鬱症,珊妮建議:在「身」的部分,要先以醫師開的藥物改善長期失眠的問題;「心」必須透過專業的心理諮商師,判斷問題發生在什麼地方,並學習紓壓之道;「靈」則透過宗教力量安定自己的心、不感到煩惱,會有一股力量在暗中保護自己。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