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果出任務2》危機入市跌破眾人眼鏡 侯佑霖入主燦星旅「先算賠多少」

新頭殼newtalk |陳佩君 專訪報導
·4 分鐘 (閱讀時間)
藍眼淚現在不只在馬祖,台南也看得到。   圖:亞果遊艇集團提供
藍眼淚現在不只在馬祖,台南也看得到。 圖:亞果遊艇集團提供

[新頭殼newtalk] 武漢肺炎疫情重創觀光業,在產業最慘淡時刻,亞果遊艇董事長侯佑霖危機入市,收購燦坤集團旗下的燦星旅遊,引發各界關注。他接受《新頭殼》專訪時霸氣表示,「如果沒有疫情,我不會買!」並表示他在入主燦星旅時,早就先算好「要賠多少....」。

入主燦星旅 危機入市

台灣擁有得天獨厚先天條件,四面環海擁有豐富海洋資源,看準海洋無限商機,侯佑霖成立台灣第一家豪華遊艇集團亞果遊艇,以提供遊艇船位租賃、遊艇和帆船買賣等多方位服務。

自亞果轉虧為盈後,侯佑霖發現一些問題必須克服,若要跨大遊艇企業,相關資源必須有所整合,不能僅單一發展,「我是做海上的,下了船就不會了,人到機場接送也不會,訂的房間也比人貴!」為了提供客人陸上需求,提供更完整服務,讓產業一條龍整合,他在今年收購燦星旅,並於6月擔任董事長。

近來營運每況愈下的燦星旅,此時又受到疫情衝擊,台灣旅行業正逐漸步入寒冬之際,燦星旅前景雪上加霜,一般而言,沒有人會有勇氣砸錢收購,不過,侯佑霖跳脫一般人思維、逆向思考,霸氣說道「如果沒有疫情,我不會買!」

這番話引起記者好奇心,他接續說,疫情爆發後,旅行業全部回到立足點,大家都跌到底了,6家上櫃旅行社,「燦星旅是跌最少的,因為本來就很慘,且員工也最少,相較其他公司幾百、幾千人,我們才80幾個人」,受到疫情影響,他認為這時更是重新整頓時機,趁機會把系統做好,小而美化,再搭配海洋休憩,重新出發。

一般而言,商人買公司就是要賺錢,侯佑霖卻是先算要賠多少錢,他憶起談價錢過程,燦星本來要賣他1億元,但他和對方說,「5000萬你要留著讓我賠」,最後成功談妥以5000萬元入主燦星旅,他希望每個月維持賠100、200萬就好,在明年他也備好3000萬「賠錢」,「我已經看到後年初...」;並非近利短視,侯佑霖眼光看得遠,是那還未浮現的無限商機。

亞果登興櫃 董事捲入洗錢疑案影響股價

亞果遊艇7月1日以每股30元登錄興櫃,首日盤中股價飆漲至103元,看似即將起步的亞果,卻爆出金主、新力旺國際控股集團總裁,同時為亞果董事的莊周文捲入洗錢案,雖然還未定罪,仍重創亞果股價,持有29%股權的新力旺,在亞果的2席董事也辭職試圖止血;亞果並發聲明澄清,亞果營運正常、業績穩健成長,並主動揭露資訊,保障投資人權益,新力旺集團與亞果遊艇集團,屬於各自經營事業體,並無參與亞果遊艇集團營運策略事項,個別股東的私人事務,對公司財務及業務並無任何影響,不造成公司財務損害,也無損害全體股東及會員的利益。

雖然股價受到牽連,侯佑霖不諱言莊周文對亞果幫助,他感嘆說,創立亞果初期相當辛苦,原本想說賠1、2億收掉就好,但後來發現這是社會責任,若沒有把遊艇碼頭做起來,台灣將永遠失去這麼漂亮產業;他提及,2016在友人牽線下認識莊周文,周本來是想買艘船,後來想想「投資亞果什麼都有,又做會員、又當股東,好像也不錯」,最後決定投資亞果;接著,有股東在理念不同下退出,莊周文再買下來,從18元,到增資的24元持續認買。

「莊周文在海洋休憩產業投入很多錢,如同把錢投入海中,不求回報!」侯佑霖提及,莊喜歡海,也認為這個產業台灣一定要發展,而台南安平在亞果遊艇投資後,地價上漲、碼頭工作的年輕人薪水也跟著提升。

侯說,亞果沒有政府國發基金,創投未投資,也沒和銀行借錢,都是靠私募,親戚朋友幫忙,雖然這次事件傷到亞果,但他也要替莊周文說話,「莊把錢投資台灣,不是掏空台灣,有些人想把錢拿到國外,莊是想辦法把賺的錢拿來台灣!」

遊艇產業是社會責任「並未掏空台灣」 向政府喊話盼相挺

侯佑霖喊話說,亞果現在是興櫃,要力拼上櫃,政府不該以有色眼光看待,他強調,亞果是建設台灣,並非掏空台灣,「大家都在投資生技,最後什麼都沒有」,相較於亞果,在土地上做建設、有自己遊艇,還能讓民眾參觀,這些都是實的,期盼政府多多支持遊艇遊憩產業。

亞果遊艇董事長侯佑霖。   圖:亞果遊艇集團提供
亞果遊艇董事長侯佑霖。 圖:亞果遊艇集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