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大槍擊案4》反亞裔暴力 美國外交政策的惡果

·3 分鐘 (閱讀時間)

【苦勞網特約編輯陳韋綸/綜合編譯】

「美國確實存在種族歧視與仇外情緒。去年,美國最位高權重的人——前總統川普,將亞裔美國人當作代罪羔羊,他的支持者需要為了散播仇恨負責。」——美國副總統賀錦麗

美國總統拜登、副總統賀錦麗、前總統歐巴馬等民主黨領袖,都在亞特蘭大槍擊案後公開發言譴責,國務卿布林肯也表示「美國不容反亞裔仇恨暴力」。然而,進步派期刊《國家》雜誌(The Nation)直指:美國本土反亞裔暴力的根源,是美國外交政策與在各地發動戰爭的惡果。

推動韓半島和平的女性團體「Women Cross DMZ」執行董事克里斯汀·安(Christine Ahn)等作者在《國家》雜誌的文章中指出:布林肯發言之際,正值他與國防部長奧斯丁進行亞洲之旅。布林肯警告中國:美國將會反擊中國的「威脅與侵略」,奧斯丁警告北韓美國已經做好「今晚開戰」的準備。

克里斯汀·安等作者認為,鷹派的外交辭令,直接助長美國本土的反亞裔暴力,更反映美國以支配與武力為核心的亞洲政策。美國永無止盡的戰爭,需要將亞洲人「去人性化」作為支持。

例如,因為美國拒絕菲律賓獨立而在1899年爆發的菲律賓-美國戰爭,至1902年戰爭結束時,共計有2萬多菲律賓士兵戰死,20萬名平民死於饑荒與疾病。戰爭期間,美國將菲律賓人描繪為「需要被文明拯救」的人民,合理化這場殖民戰爭。

又或者越戰導致了超過1百萬名士兵以及2百萬名平民被殺害。1968年,美軍在美萊村屠殺超過500位村民,其中也包括女性與孩童。美軍犯行包括槍殺、手榴彈攻擊、肢解、焚村,甚至是集體強暴。阿拉巴馬大學歷史系榮譽教授瓊斯(Howard Jones)揭露美軍將越南人民貶低為泯滅人性的「越共」(Gooks),並將女性與孩童描述為「潛在的戰鬥人員」。

911攻擊事件後,美國國會通過《愛國者法案》,穆斯林被視為「恐怖份子」,8萬名來自阿拉伯國家移民必須前往國安部門登記,並且遭遇紐約市警察與聯邦調查局(FBI)的密集監視、騷擾。

歐巴馬時代的「重返亞洲」策略,明確將中國定位為「敵人」,在亞太地區增加海軍部署,企圖包圍、抑制中國。川普稱中國「威脅世界」,對中國進口貨品祭出3,500億美元關稅制裁,並且進一步在亞太地區重新部署中程核子飛彈。拜登延續川普的對中強硬立場,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Austin)亦稱中國是「步步逼近的威脅」。

川普在疫情期間的種族歧視言論,對於美國本土反亞裔仇恨暴力,無疑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然而,正如越南裔作家阮越清所言:只要兩大黨持續在外交政策上操弄反亞洲言論,美國本土的反亞裔仇恨攻擊就不會有消失的一天。

亞特蘭大槍擊案1》美國反亞裔暴力是如何煉成的?

亞特蘭大槍擊案2》亞裔女性淪仇恨攻擊主要受害者

亞特蘭大槍擊案3》亞裔女性的種族化與情慾化歷史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潛艦侵北極!俄烏邊界增兵 普欽再展擴權野心
「兩個非常討厭的亞洲人」收據引眾怒 老闆道歉了
戰狼外交踢鐵板 駐土大使被召喚使館推特被灌爆
醫療能量快飽和 柬埔寨總理下令新冠肺炎患者居家治療
俄國忙維穩 TikTok未配合遭重罰近百萬台幣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