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版 #BLM:巴勒斯坦殘疾人士遭以色列警方射殺

換日線Crossing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換日線阿拉伯 

星期六早晨,來自巴勒斯坦的 Eyad al-Halak 如往常一樣,提著要倒掉的垃圾出門,前往特殊照護中心學做菜──不久前他第一次為父母做了沙拉,因此對這課堂充滿期待,總是比開課時間早到。然而那天他始終沒有到達目的地,也再也無法到達──因為在這段路上,警方對他開了槍,讓他當場中彈身亡。

為什麼他會被警察盯上呢?

根據以色列警察的聲明,當天一名男子手持與槍相似的可疑物,還戴著手套,被駐紮在耶路撒冷獅子門附近的同僚發現,所以上前要對他進行盤查,但這名男子沒有配合且開始逃跑,才向他射出「保護社會秩序」的子彈。

對此,見證整個過程的 Abu Hadid 卻有不一樣的陳述:她表示 6 年來 Eyad 都沿相同路線去複診,要接受自閉症的相關輔導,可是當天警察卻無故喊他是「恐怖份子!」並對他進行追捕,一開始射傷了他的腿,讓他嚇得躲進附近垃圾場,不過很快地被三名員警找到。儘管 Abu Hadid 分別用阿拉伯文和希伯來文朝他們大喊:「他是殘疾人士!我是他的陪同人。」長達快 5 分鐘,但其中一名警官還是扣動了 M-16 步槍,打中 Eyad 的腰部,造成內臟和脊椎受損,並因失血過多死亡。

羅生門般的證詞讓所有巴勒斯坦人都感到悲傷與憤怒,數千名巴勒斯坦人替 Eyad 在周日舉行了緬懷葬禮,住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則分別在台拉維夫、海法和被佔領的東耶路撒冷等要城靜坐抗議。

黑人人權議題延燒到以、巴,以色列境內罕見出現示威

Eyad 的事件很難不讓人聯想到美國黑人 George Floyed 之死,全美 #BlackLivesMatter 示威的火苗影響著在另一大陸上的巴勒斯坦人,名為 Amir Marshi 的學生告訴《Middle East Eye》:「遊行的(巴勒斯坦)人很快將兩者的死亡進行對照,因為他們的死亡都和種族歧視有關,這兩個國家都該為過度執法而受到譴責。」

在以色列首都台拉維夫的示威活動中,群眾除了訴求「警察不應對阿拉伯人、衣索比亞人和黑人有過激的預防性行為」外,同時將 George Floyde 生前的最後一句話:" I can’t breathe " 當成標語,拿來反對右翼政黨提出的《新冠肺炎法》──這項法律將進一步擴大警察的權限,包括在沒有公文的情況下進入民宅執行任務,其目的「據稱」是為了在疫情期間限制民眾隨意造訪他人。

儘管總統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表示法規還需更多討論,但不少輿論仍擔心出現其他類似法規,並成為政府未來任意搜查他們名單上「恐怖份子」的藉口──Eyad 死後,家中就曾受到全面的檢查。

對此,以色列國防部長 Benny Gantz 罕見地於政府會議中道歉:「我們為這一事件感到非常抱歉。我相信這個問題將很快得到調查,並得出結論。」警察在事後的聲明裡表示:「警察和邊防隊的工作是一項複雜的工作,會涉及做艱難的決定,警察每天都冒著生命危險在保護以色列⋯⋯希望大眾在調查結果出來前不要妄下結論。」

相比其他引起加薩與西岸地區抗議活動的死傷事件,以色列官方這次如此小心處理議題,與美國的人權運動造成的影響多少有關。畢竟這不是今年第一起以色列軍警誤殺巴勒斯坦平民,也不是巴勒斯坦人發起的第一場示威(被佔領的西岸地帶和加薩經常有類似活動)但在以色列境內爆發示威的情況並不普遍,讓這次的抗議格外受矚目。

Eyad 之死背後:連年的侵犯與衝突,釀成草木皆兵的情緒

喬治華盛頓大學媒體與公共事務系的助理教授 William Youmans 告訴《半島電視台》:「自佔領開始,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暴力是一直存在的總體政策,每個巴勒斯坦人都被視為『可疑人士』。」

根據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OCHA)的數據,2019 年以色列部隊在被佔領的西岸和加薩地帶,殺死至少 132 名巴勒斯坦人、2018 年為 296 人,而過去 10 年來,在被以色列佔領的巴勒斯坦區域中,有 3,408 名巴勒斯坦人被維安部隊殺死,不過當中僅有 5 名相關人士被定罪,定罪率不及 2%。因此 Eyad 的堂兄 Mansour Abu Wardieh 接受採訪時說:「如果他們(以色列官方)得出結論,認為軍官出於『自衛』而向他開槍,我們也不會感到驚訝。」反映出對以色列當局的不信任。

隨著納坦雅胡在競選以色列總統期間拋併吞西岸,年初又與美國片面簽署《中東和平計畫》,要求巴勒斯坦「永久性解除武裝」等一連串作為,使雙方衝突一觸即發。儘管以色列內部的左翼團體和非政府組織曾對巴勒斯坦人權、土地佔領等議題進行小規模示威,然在半數民意偏向併吞的情況下,他們沒有得到更廣泛的支持,並成為當局指責造成社會騷動、挑起對立的箭靶。

「人權」只是政治博弈、品牌利益的籌碼?

從去年阿拉伯世界爆發的多場抗議,美國在伊拉克境內刺殺伊朗將領,到沙烏地與俄羅斯間的石油競賽,都讓區域對立不斷升級,也因此讓巴勒斯坦成了鎂光燈外的議題。期間為巴勒斯坦人發聲的阿拉伯國家領袖,只有約旦國王 Abdulla II,他在納坦雅胡重新組建政府後嚴厲地表示:「如果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瓦解,將會發生什麼?該地區將出現更多的混亂和極端主義。如果以色列在 7 月份真正吞併西岸,將導致與約旦的大規模衝突。」

而英國女歌手 Dua Lipa 在聲援 #BLM 期間,分享了抨擊以色列軍隊的貼文,並寫道:「雖然每個人都在談論人權,但這是每天在巴勒斯坦發生的事情」──雖然事後雖迅速下架,但這篇貼文還是讓她受到以色列媒體的譴責,甚至倡議禁止她的歌在電台播放。

與此同時,美國長期聲援巴勒斯坦的組織 Within Our Lifetime(WOL)點名冰淇凌品牌 Ben and Jerry──這間公司以對氣候議題、川普的言論、LGBTQ 社群敢言聞名,對於 #BLM 活動也發出聲明譴責白人至上主義──但自 2011 年在以色列取得特許營業權開始,一直稱以色列非法占領區為台拉維夫以南,因此使 WOL 主席 Nerdeen Kiswami 說出重話:「Ben&Jerry 只是想將黑人解放運動商品化⋯⋯當他們繼續支持以色列來助長白人霸權時,他們怎麼能聲稱反對白人霸權?」

以、巴議題與種族問題盤根錯節,非從單一事件便能解讀全局,但是「當一條狗的死亡,比巴勒斯坦人的死亡能引起更多的憤怒時,這就是錯誤的。」以色列人權協會獎得主 Gideon Levy 在評論 Eyad 事件和近期衝突時寫道:「當以色列人繼續貶低巴勒斯坦人的生命,而同時又聲稱想要保護猶太人神聖的生命時,就不會有任何政治解方出現,」因為沒有平等,就沒有和平。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看不見的世界】巴勒斯坦殘疾人士遭以色列警方射殺,掀以巴版 #BLM》,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從「我會改變世界」到「我無法呼吸」──喬治.佛洛伊德之死
「別再說巴西沒有種族主義!」5 歲黑人男童墜樓,是否能讓社會認清真相?

作者簡介:

「換日線阿拉伯」粉絲專頁成立於 2017 年 7 月 22 日,為換日線第一場以阿拉伯世界為主題的實體講座──「台灣女孩在中東:顛覆新聞裡的阿拉伯」之延續,致力於提供阿拉伯世界的各式資訊──包括旅遊心得、文化介紹與時事評析等,並以專文、圖片、影片、數位策展等方式呈現,祈願能成為專業人士與對此一主題有興趣之讀者們,共同分享、交流的平台。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川普的領導問題:不願團結人民的總統趁陳時中還在神壇上該做的事:永續的全民健保
給「報復式罷免」玩家的入門指南
釣魚台變登野城尖閣,台日友好?
北韓的文攻武嚇,川普買不買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