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如何一躍成為「能源暴發戶」?

換日線Crossing

作者:孫超群/歐亞前線

武漢肺炎肆虐下,各國經濟活動幾乎停頓。化石燃料產能過剩,急速貶值,乏人問津,令能源安全不再是迫切的議題。

事實上,早在疫情之前,能源爭奪已在國際政治中漸漸褪色。例如美國出現頁岩革命,近年晉身最大產油國,因此美國理所當然地不再視資源豐富的中東為戰略首要目標。

以色列也是值得參考的例子。以色列建國後,除了四面楚歌,資源稀缺也成為國家發展的障礙。雖然以色列的軍力遠勝鄰近的阿拉伯國家,但論資源,前者實在望塵莫及。能源安全即國家安全,以色列極依賴外國進口能源,加上面對區域的緊張政治氣氛,此方面飽受威脅。

但是,近十數年以色列受惠科技發達以及加上運氣,發現了用之不盡的氣田,頓時由區內資源最貧乏的中東國家搖身一變,成為「資源暴發戶」。初時發展能源事業不太成功,但最後守得雲開見月明。究竟這 70 年間以色列如何歷經高低起伏?

建國之初:能源產業成就有限,區內政治動盪成致命傷

以色列於 1948 年獨立建國,立即面對第一次以阿戰爭。雖然大勝,但對四方受敵的新生國家來說,穩定發展為當務之急,要達此目的就要確保能源安全。

以色列先天條件不足,資源貧乏,因此當時十分努力勘察資源,鼓勵國內能源產業發展。1952 年,以色列頒布了《石油法》,規管在岸及離岸氣田油井勘察及油氣生產,發牌予油企進行與能源相關之商業活動,成立政府機構以提供在此方面的技術支援(例如以色列地質物理研究所及以色列地質調查所等等),同時亦對能源公司徵收較寬鬆的稅率。

在政府推動下,1950 至 1960 年代開始發現油氣資源。1955 年,以色列首次在國土發現石油,於沿海平原南部發現 Heletz 油田;兩年後亦在 Brur 及 Kokhav 地區發掘了油田。因此,Helez—Brur— Kokhav 油田成為了當時主要的產油油田。天然氣方面,以色列在 1958 年於猶大曠野南部 Zohar 地區,1960 年於 Kidod 及 1961 於 Kannaim 發現氣田。

雖然以色列在此期間不斷發現新資源及持續勘察工作,由 1950 年代初至 1990 年代末探索了約 450 個勘察井,卻難以發現可用資源,或發現的油氣田能源蘊藏量少得可憐,因此以色列在這段時間的能源產業發展不太成功。

在立國初數十年,以色列除了在勘察資源沒突破進展之外,區內政治風險為以色列能源安全構成負擔。前後 40 年,以色列與鄰近阿拉伯國家先後經歷了多次大型戰爭及衝突,當然其中有危也有機。

以色列在 1967 年六日戰爭中橫掃千軍,從埃及手上佔領了加薩地帶及西奈半島。至 1971 年為止,以色列國內生產石油量達到頂峰,能夠自給自足,就是因為西奈半島蘊藏極豐富的石油。

可惜好景不常,經 1973 年贖罪日戰爭及 1978 年大衛營協議後,以色列逐步歸還這塊肥肉給埃及,意味著以色列失去雄厚的石油來源,打擊甚大。縱使在 1970 年代親美伊朗政權巴列維王朝與以色列關係不錯,更成為後者的重要石油進口來源,然而隨著 1979 年爆發德黑蘭革命,巴列維王朝倒台,甫上台的伊朗時任最高精神領袖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立即切斷向以色列出口石油。幸好,以色列預期伊朗政局動盪,已未雨綢繆,預先建立半年的石油儲備,才免受威脅。

區域動盪令以色列的能源供應變得不穩定,侷限其發展長遠且可持續的能源策略。直到 1990 年代後期,以色列國內能源事業才見起色,主因是當時以色列改變政策,加速產業私有化,開放外資油企進入國內市場勘察及開發油氣田。自那時開始,在市場冒起的國內外能源私企有美國諾貝爾能源(Noble Energy)、以色列公司 Delek Drilling 及 Avner Oil Exploration 等等。他們在勘察化石燃料上取得成果。

1999 年,這些油企於亞實基倫(Ashkelon)西海發現諾阿(Noa)氣田,此為以色列首個發現的離岸天然氣田;又在 2000 年於諾阿氣田附近發現瑪麗 B(Mari-B)離岸氣田。由此,以色列政府日益重視天然氣,欲加快產業發展,於 2002 年在能源部下設天然氣局,更於 2004 年正式生產瑪麗 B 氣田的天然氣。總體來說,在 1990 年代末至 2000 年代初,以色列在能源上開始自食其力。雖然離自給自足甚遠,但無疑是循正面方向發展。

另一有利因素,就是以色列與埃及達成能源合作。自大衛營協議後,埃及成為首個與以色列簽訂和平協議的阿拉伯國家,關係雖時好時壞,但整體上四平八穩。在雙方各取所需下,終於在 2005 年簽訂了 15 年的天然氣供應協議,在 2008 起埃及每年向以色列出口 17 億立方米天然氣,使以色列接近 6 成天然氣供應來自埃及。

可惜依賴愈深,傷害就愈深。2011 年阿拉伯之春,埃及政權變天,透過革命上台的穆斯林兄弟會敵視猶太國度,終使兩國關係破裂,亦對以色列天然氣進口帶來沉重打擊。時任總統穆爾西(Mohamed Morsi)政府調查以埃天然氣協議,控告埃及前石油部長法赫米(Sameh Fahmy)及商人薩利姆(Hussein Salem)密謀以低於市場格價售賣埃及天然氣給以色列,令國家損失數以億計美元。在以埃關係緊張下,革命翌年埃及切斷對以色列出口天然氣,重演 1970 年代末以伊關係的劇情。

過度依賴進口天然氣所帶來的傷害,令以色列決心開發及生產國內能源,達成能源自給自足。

重新出發,一躍成為「能源暴發戶」

其實在阿拉伯之春爆發前一兩年,以色列發現了兩個天然氣蘊藏量極豐富的氣田,成為國內能源安全和區域能源格局的轉捩點,改變了以色列的命運。2009 年 1 月,諾貝爾能源再次聯同 Delek Drilling 等油企,在海法(Haifa)西面的海底發現塔馬爾氣田(Tamar),其探明儲量達 2,400 億立方米;次年在塔馬爾氣田以西 30 公里發現利維坦氣田(Leviathan),這油田蘊藏的天然氣量更進一步,近 6,000 億立方米。

加上周邊的小氣田,這段時間以色列發現的天然氣量總共超過 9,000 億立方米。若不出口的話,這意外之財足以供應國內天然氣超過半個世紀(根據能源部的數據,2019 年以色列國內天然氣用量約為 110 億立方米)。

以色列離岸天然氣田一覽。圖/以色列能源局
以色列離岸天然氣田一覽。圖/以色列能源局

在勘察資源上獲得巨大成功後,以色列立即發展這些氣田,不但滿足國內天然氣需求,更把它們出口到鄰近阿拉伯國家。埃及切斷對以色列出口天然氣翌年,塔馬爾氣田已迅速地投產,向國內市場供應天然氣。

以色列出口天然氣的首個目的地是約旦。在 2014 年,以色列和約旦溴業公司(Jordan Bromine Company)及阿拉伯鉀鹽公司(Arab Potash Company)達成天然氣合作協議,由 2017 年始對約旦每年出口天然氣;到了 2016 年,諾貝爾能源與約旦國家電力公司(NEPCO)簽署 15 年的天然氣合約,由 2020 年起每年對約旦出口利維坦氣田天然氣。

以色列向鄰近資源短缺的約旦出口天然氣,乃為雙贏局面。其後同樣出口天然氣到埃及,可謂風水輪流轉,坐擁不少天然氣資源的埃及竟然要進口以色列的貴價天然氣,是為了就阿拉伯之春時切斷天然氣供應的舊帳達成和解。2018 及 2019 年,由美國及以色列組成的油企聯盟與埃及私營公司 Dolphinus Holdings 達成天然氣合約,由 2020 年至 2034 年這段期間出口 850 億立方米天然氣到埃及,總值 195 億美元。

時至今天,以色列已大大減少依賴進口能源,能源自給自足率明顯提升不少。國際能源署(IEA)的數據顯示,在 1990 年以色列只有 3% 的能源來自國內,其餘 97% 能源來自進口;但到了 2018 年,國內生產能源佔整體能源供應大躍進至 31 %,進口能源則佔約 69 %。最新數據未能覆蓋利維坦氣田的供應量,相信現時比前年的 3 成還要高。

1990 年至 2018 年以色列能源主要組成。圖/國際能源署
1990 年至 2018 年以色列能源主要組成。圖/國際能源署

在以色列的能源結構轉變中,我們亦可看出以色列努力走向能源自給自足的大趨勢。在 1990 年,以色列約有 77 % 能源消耗來自石油產品、20 % 來自煤,其餘來自可再生能源。在 1990 年代以色列石油及煤的來源較集中,參考國際貿易數據網站( The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大概超過一半石油來自俄羅斯及埃及,但到了千禧年以後,石油來源轉為亞塞拜然及哈薩克等裏海國家;至於煤方面,由那時至今基本上主要來自南非、哥倫比亞及俄羅斯。

到了 2018 年,以色列的能源結構有明顯轉變,石油類產品、煤、天然氣分別貢獻 38%、20%、39% 的能源用量,可再生能源則維持 3% 左右。2017 年時石油來源已分散至英國、瑞士等歐洲國家及俄羅斯等等。隨著自家生產的天然氣崛起,天然氣漸漸取代了石油,以色列能源部更揚言在 2025 年之前完全取代煤炭。 

作為一個小國,以色列能夠慢慢實踐能源自始自足,擺脫周邊緊張地緣政治及資源稀缺的困局,主因是發現足以用上半個世紀的化石燃料。從確保能源安全,進而保障國家安全。天然氣成為造王者,又是未來被廣泛使用的較環保燃料,使以色列在能源上無後顧之憂,必定對其國際政治戰略產生深遠影響。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從確保能源安全,進而保障國家安全──以色列如何一躍成為「能源暴發戶」?》,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曾經獨霸能源市場,如今喪鐘已響起?是誰對 OPEC 發出「死亡威脅」?
伊斯蘭國領袖為何擁抱恐怖主義?答案或許和「監獄」有關


作者簡介:

孫超群 現為 The Glocal 研究員。世界很大,卻只對歐亞大陸地緣政治、伊斯蘭與恐怖主義感興趣。評論文章散見於港台多個新聞平台。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火車襲警案被告一審無罪,司法精神鑑定的問題在哪裡?以防疫之名行監控之實?中國「健康碼」決定你的人身自由
投資日本更難?看日本在後疫情時代的外資管制
罷韓危機和市長賭徒困局—求教「韓學大師」胡幼偉
沒有金正恩的北韓 不利東亞安全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