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協議:各國想從談判中得到什麼

·7 分鐘 (閱讀時間)
以色列的F-16I"風暴"戰鬥機。
以色列的F-16I「風暴」戰鬥機。

奧地利在周一(11月29日)開始重啟一項旨在阻止伊朗獲得核彈協議的談判。但該協議涉及到許多國家的利益,他們相互競爭的野心使成功的希望變得渺茫,喬納森·馬庫斯(Jonathan Marcus)寫道。

自從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5月放棄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即JCPOA)以來,該協議就處於「維持生命」狀態,這種說法已經司空見慣。

本周可能確定這份協議是否被宣佈死亡,或者至少可以挽救一些東西來阻止新的中東危機。

有關談判的正式會議將在維也納舉行,參與者包括伊朗、俄羅斯、中國以及所謂的歐洲三國——英國、法國和德國。

最初的協議是由於西方國家擔心伊朗的最終意圖,即伊朗即便不明確發展核武器能力,也要成為所謂的「入門」國家——擁有所有製造核武器技術知識和資金,並在其選擇的時間裏將這種能力付諸實踐。

以色列和美國認為這是不可接受的。儘管協議在任何意義上都不是完美的,但許多人認為這是最好的選擇——或許可以為與德黑蘭發展更積極的關係爭取時間。

它限制了伊朗的研究項目,並將這些項目開放給聯合國核監督機構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執行更嚴格的國際監督。與此同時,許多與核有關的對伊朗的經濟制裁被取消,以此作為回報。

這份協議還能重生嗎?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資深核不擴散專家馬克·菲茨帕特里克(Mark Fitzpatrick)表示,由於距離最後期限的時間較短,以及伊朗自起草以來取得的進展,這份協議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有用。

「更重要的問題是,這項協議總體是否仍然有用。答案是肯定的,特別是對於它所需要的增強驗證措施。」

讓我們來分析一下參與這場好戲的各個國家想從來日的會談中得到什麼。

伊朗

伊朗最高精神領袖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
伊朗最高精神領袖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

對德黑蘭來說,一切都是為了解除制裁。公平地說,伊朗在很大程度上遵守了協議的條款,是華盛頓單方面退出的。

因此伊朗希望解除所有制裁,關注點在美國能否兌現承諾。

德黑蘭釋放出的信號出現混亂。一些聲明表明,他們不反對重返協議,但肯定不會將會談範圍擴大到導彈或其地區的活動。他們還希望獲得底線保證,即如果他們重返協議,那麼該協議將約束未來的美國政府。

只有到那時,他們才會討論重返機制。但後一種需求根本不可能滿足。美國的體制不是這樣運作的。

所有來自德黑蘭的牴觸情緒都很強硬。但他們會讓步嗎?

國際危機組織伊朗項目主任阿里·瓦伊茲(Ali Vaez)說:「新的伊朗談判團隊可能會進行艱難的討價還價,雖然這樣假設是一種安全性賭注,但很難預測他們除了最高要求之外,有沒有靈活性來適應美國(對履行協議)半途而廢。」

美國

美國沒有參加此次會議,但其在維也納的官員將密切關注會議。拜登政府認為,今年早些時候有其他國家參與了該協議的談判,正朝著與德黑蘭達成諒解的方向發展。

華盛頓支持恢復協議,並希望伊朗的新總統在適當時間裏重返協議。不過,華盛頓似乎嚴重誤判了德黑蘭的情緒。

但要撤銷伊朗在過渡時期取得的進展有多容易呢?如何分階段恢復協議?

美國官員也明確表示了他們的底線——拜登總統不會支持伊朗獲得核武器,如果談判失敗,美國還有其他選擇。

以色列

這裏離維也納很遠,但陰影籠罩著談判進展。

以色列和伊朗是宿敵,德黑蘭不承認以色列的生存權。許多以色列人認為伊朗的核計劃對他們的生存構成了威脅。

以色列已經與伊朗及其在敘利亞的代理人深化了戰爭,即便並未宣戰。以色列還在最近幾周擴大了空襲範圍。

意大利總理納夫塔利·貝內特(Naftali Bennett)措辭強硬,強調他的國家將在伊朗問題上「保留行動自由」,無論維也納會談的結果如何。

他說:「以色列不是簽署協議的一方,以色列也不受其約束。」

這樣說沒錯,但長期以來,人們對以色列的核協議一直持矛盾態度。這一官方說法與特朗普總統的說法相呼應,但許多防務專家認為,該協議有助於限制伊朗的行動,並推遲可能發生的戰爭。

也許還有人相信這一點。但是伊朗利用這段時間取得了重大進展,以色列根據伊朗的行動、而不是言辭來判斷伊朗。

以色列的立場意味著,與拜登團隊之間可能會出現緊張關係。許多以色列官員認為,拜登團隊渴望不惜一切代價與德黑蘭達成協議。

Donald Trump
Donald Trump

美國的海灣盟友

許多曾經堅決反對協議的美國海灣盟友已經悄然改變了主意。正如瓦伊茲所說,「伊朗的海灣阿拉伯鄰國已經意識到,協議不完美總比沒有好」。

「最大的壓力不僅沒能限制住伊朗」,他說,「還在該地區釋放出更具侵略性的伊朗,海灣阿拉伯國家被困在伊朗和美國之間的交火中。」

由於華盛頓現在的戰略重點更多是放在中國而不是中東,其許多盟友現在認為,重新制定協議可能符合他們的最佳利益。

歐洲三國

將與伊朗進行談判的五個國家都希望伊朗能夠全面執行協議,同時有必要解除美國的制裁。

歐洲在與伊朗高級官員舉行的一系列會議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使談判進展到這一步。的確,在特朗普執政期間,歐洲在維持協議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但是,歐洲人和美國人現在在大方向上是一致的;尤其是法國人一直熱衷於強調,與伊朗的新討論必須從6月以前的接觸開始,目的是迅速恢復協議的執行。

法國外長勒德里安最近警告德黑蘭不要採取任何「虛假」的談判立場。

中國和俄羅斯

中國和俄羅斯與西方有著共同的目標,都希望看到協議重新生效,並避免該地區出現新的危機。

但它們與美國的關係和與歐洲的關係截然不同。莫斯科和北京都意識到華盛頓對中東的關注正在下降,兩國在該地區尋找自己的利益,這在某種程度上使它們對德黑蘭的關注更加敏感。

伊朗當然渴望與這兩個國家走得更近。

去年9月,伊朗被接納為上海合作委員會成員,這是一個連接俄羅斯、中國、幾個中亞國家、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區域組織。

這被伊朗人視為「向東看」(Look East)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以使自己擺脫美國和西方的糾纏。

這與俄羅斯和中國希望建立更加多極化世界的願望相吻合;本質上,美國在全球的實力受到了限制。因此,如果形勢變得艱難,伊朗最終將尋求莫斯科和北京的支持。

伊朗核設施核查人員
伊朗核設施核查人員。

有沒有中間路線?

似乎沒有人對達成協議非常樂觀。

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的馬克·菲茨帕特里克說,考慮到伊朗的要求不切實際,重返協議似乎不太可能。

他還說,一些國家認為,用軍事行動視為阻止伊朗接近核彈是唯一剩下的選擇。但也可能有一條中間路線。

「美國和伊朗可能會尋求『以少換少』的安排,放鬆一些制裁,以換取對鈾濃縮的限制。」

儘管協議有缺點,但它也有好處。一個對核沒有保證的中東會比之前危險得多。

喬納森·馬庫斯(Jonathan Marcus)是英國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戰略與安全研究所名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