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鎮壓慘無人道》年輕人失明、滿身彈孔 醫生崩潰譴責:竟朝女性陰部開槍

英國《衛報》8日獨家報導,根據對伊朗各地醫護人員受訪的說法,伊朗安全部隊鎮壓反政府抗議活動時,經常持霰彈槍射擊示威女性身上的重要部位──臉、胸部和陰部。那些私下替示威者治療的醫生指出,他們發現女性傷者的身上受創部位,往往與男性不同,男性更常見腿部、臀部和背部中彈。

《衛報》(The Guardian)指出,中部省分伊斯法罕(Isfahan)一位醫生說:「我遇過一名20歲出頭女性患者,陰部被2顆子彈射中,另有10顆彈丸卡在大腿內側。這10個顆彈丸很容易取出,但陰部內的子彈是很大的挑戰,它們埋入她的尿道和陰道口之間。」

「陰道感染的風險很大,所以我讓她去看一位值得信賴的婦科醫生。患者說,事發當時她正在抗議,然後有大約10名安全部隊人員圍成一圈,朝她的陰部和大腿開槍。」這位醫生說,由於目睹這些創傷,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痛苦,「她的遭遇也可能發生在我女兒身上。」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他們想毀了這些女性的美麗」

就像緬甸抗議活動發生過的情況,伊朗政府當局也威脅醫生不准替抗議人士治療,所以許多傷者只能偷偷摸摸就醫,或自行想辦法在家治療。面對如此危險的情況,里海南岸馬贊達蘭(Mazandaran)的一名醫生說,她有時只能關燈替病人進行手術,取出彈丸,「還有許多女性傷患羞於去醫院,而在家裡治療,這非常危險。」

伊斯法罕的受訪醫生認為,安全部隊攻擊女性的重要身體部位,代表「他們想毀了這些女性的美麗」。其他醫生則指控,民兵部隊「動員隊」(Basij)志願軍未遵循當局的防暴指南,例如若有必要,應朝腿部開槍,避免重傷民眾。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德黑蘭附近城市卡拉季(Karaj)的一名醫生說,安全部隊「向女性的臉部和私密部位開槍,是因為他們有自卑情結,想通過傷害這些年輕人來擺脫他們的性情結。」

醫護人員向《衛報》提供的照片顯示,有些示威者全身都被所謂的「鳥彈」擊中,布滿被彈丸衝擊、密密麻麻的鮮紅傷口。伊朗安全部隊使用的霰彈槍子彈是無數顆塑膠或金屬製的小彈丸,近距離擊中也很難穿透肉體,但子彈嵌入體內難以處理,傷口呈現無數個小洞與燒灼傷。

國際特赦組織(AI)武裝與軍事行動資深危機顧問卡斯特納(Brian Castner)表示,《衛報》獲得的照片顯示,這些傷口大致符合「鳥彈」攻擊的特徵,但由於霰彈槍的子彈都是呈發散角度射出,很難僅從照片判斷出刻意瞄準身體的哪些部位。他補充指出,有幾張照片顯示傷者被較大顆的子彈擊中,這種彈丸可用於獵殺鹿等大型獵物,擊中胸部或頭部的話恐怕會導致喪生。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厭女政權引爆全國性示威

參與反政府運動的一些人士認為,伊朗當前政權如此厭女,安全部隊針對女性重要部位施暴並不令人意外。伊朗1979年伊斯蘭革命之後,掌權什葉派就將其對伊斯蘭律法的解釋入憲,強制要求女性戴頭巾。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彰顯伊斯蘭國家的特徵,也是對前代王朝實施現代化政策的反擊。

伊朗當局想證明伊斯蘭政教合一的道路正確無誤,只有伊斯蘭法律和以此為基礎的伊朗憲法,才能保障人民的權利。因此它致力於保衛伊朗「免受外國文化入侵」,要求提高宗教意識,加強對「宗教犯罪者」的監督和懲罰,其中當然包括執行「正確戴頭巾」的要求。

2021年,更加專制保守的萊希(Ebrahim Raisi)總統上任後,增設新增數千名道德警察,加強街頭巡邏,逮捕敢於無視宗教律法的婦女。今年7月該國慶祝「頭巾端莊週」時,婦女舉行集會抗議,公開摘下面紗。不久之後,道德警察宣布將使用人臉識別技術來逮捕「罪犯」。

2022年9月,伊朗女子阿米尼(Mahsa Amini)因未戴頭巾,遭伊朗「道德警察」活活打死,引爆抗議怒火(AP)
2022年9月,伊朗女子阿米尼(Mahsa Amini)因未戴頭巾,遭伊朗「道德警察」活活打死,引爆抗議怒火(AP)

2022年9月,伊朗女子阿米尼(Mahsa Amini)因未戴頭巾,遭伊朗「道德警察」活活打死,引爆抗議怒火(AP)

9月13日,德黑蘭22歲女子阿米尼(Mahsa Amini)因為違反頭巾法而被道德警察逮捕。16日,她離奇死亡,疑似拘留時遭毆打,當局卻宣稱她的死因與心臟病有關。年輕女孩只因頭巾沒戴好就慘死,讓伊朗民眾悲憤不已,也引爆該國近年來最大規模的反政府抗議。

男女老少上街要求「正義、自由、不要強制頭巾」,婦女在公共場合摘下頭巾,挑釁地揮舞著;她們披頭散髮,把頭巾扔進火堆,一邊剪掉長髮辮。面對安全部隊的暴力鎮壓,他們共同死守街頭,甚至呼籲推翻這個伊斯蘭共和國政府。

德黑蘭當局一再將騷亂歸咎於「境外勢力」,並稱有「恐怖分子」殘害了數十名安全部隊人員。這種說法與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的聲明相矛盾。OHCHR指出,迄今為止已有300多名伊朗人在鎮壓行動中喪生,包括40多名兒童。

雖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已於11月24日通過決議,譴責伊朗壓制和平抗議示威者,並表決成立一個調查團,調查伊朗當局涉嫌侵犯人權的鎮壓行為,但調查人員不太可能被獲准進入伊朗。

伊朗惡名昭彰的「指導巡邏隊(Gašt-e Eršād),外界通稱道德警察或宗教警察(Fars Media Corporation@Wikipedia / CC BY 4.0)
伊朗惡名昭彰的「指導巡邏隊(Gašt-e Eršād),外界通稱道德警察或宗教警察(Fars Media Corporation@Wikipedia / CC BY 4.0)

伊朗惡名昭彰的「指導巡邏隊(Gašt-e Eršād),外界通稱道德警察或宗教警察(Fars Media Corporation@Wikipedia / CC BY 4.0)

彈丸嵌入眼球 一場示威導致千人失明

伊朗外交部尚未針對《衛報》此篇報導作出任何回應。《衛報》採訪了10位替示威者治療的醫護人員。他們說,這些年輕人不分男女,眼睛中彈的案例特別常見,嚴重傷勢恐造成永久傷害。據悉,9月抗議爆發至今,已經成千上百人眼睛中彈、失明,有照片顯示彈丸嵌入傷者眼球。

德黑蘭一名外科醫生說,路過的人都可能會遭殃。他治療過一名25歲男性,只是行經抗議人潮就被擊中臉部與雙眼,現在患者幾乎失明,只能感知光線跟亮度。最引起關注的案例是,失去右眼的阿巴斯港(Bandar Abbas)女學生蘭杰什(Ghazal Ranjkesh)。上個月,蘭杰什在她的Instagram表示自己回家路上遭到槍擊,「我右眼看見的最後一個畫面是,那個人朝我開槍時的微笑。」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現在已有400多名伊朗眼科醫生呼籲關注這可怕的事態發展,有可能是蓄意讓抗議者失明。一位眼科醫生說,他看過一名20歲男性的X光片顯示,頭部和臉部總共被18顆彈丸擊中。

「我很生氣,看著他們痛苦,我的眼眶泛淚。眼睛是人體最敏感的部分,想到這些傷患都很年輕,餘生都必須忍受這種視力障礙,得有多麼痛苦,」他說,「我從同事那裡聽到很多類似案例,最近的抗議活動中,眼睛受傷的案例更多,超過1000個案例。」

英國外科醫生哈奇森(Iain Hutchison)表示,伊朗失明傷者的照片顯示「人們近距離被霰彈射中雙眼,造成嚴重的永久性視力損傷或失明。」他說,人們照理來說應該會閃避衝著眼睛而來的攻擊,「他們當下可能是被按住、動彈不得,無法將頭移開」。

2022年9月,伊朗女子阿米尼因未戴頭巾被捕後死亡,觸發全國大型示威。(AP)
2022年9月,伊朗女子阿米尼因未戴頭巾被捕後死亡,觸發全國大型示威。(AP)

2022年9月,伊朗女子阿米尼因未戴頭巾被捕後死亡,觸發全國大型示威。(AP)

當局知道示威者需要接受治療,因此加強了對醫院眼科的監控。一名醫生說,上個月底,他發現有新的維安人員進駐在眼科急診室外,「任何進出的人都要出示身份證,我第一次在醫院看到這種情況。」

在遭到強力鎮壓與封鎖的庫德族城鎮,藥品與醫療資源極度匱乏,人們不得不私下運送藥品以治療傷患。庫爾德人權活動家曼蘇尼亞(Soran Mansournia)說:「我們這邊的傷員人數非常多。每天都會聽到消息,因害怕被捕而沒去醫院的傷者死亡。」

更多風傳媒報導

更多相關新聞
衛報:伊朗安全部隊朝女示威者開槍 鎖定臉、胸部與下體
鎮壓頭巾革命 伊朗首度處決抗議者
頭巾革命遍地開花 伊朗最高領袖遭胞妹罵「專制」
年度英雄 伊朗女性頭巾革命 楊紫瓊獲選指標人物
伊朗解散「道德警察」平民怨 示威者:愚弄大眾